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七十六章∶恐慌心境

第一百七十六章∶恐慌心境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如今已經看不見劉開奎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但是此刻房間里卻有一個極為恐怖與詭異的畫面...一個無法移動的男人被脖領處詭異伸出的慘白雙手死死地掰著嘴巴,而嘴巴則早已經被撕裂並張大到了極限,臉上的血液伴隨著一陣陣骨骼碎裂的聲音不停地從男人的身上流下並與下體流出的尿液混合著流淌在了地板上,而在男人的那在早已被撕裂的嘴巴里卻又有一個小男孩在努力的往裡鑽著...男人雖然不能動,但他的身體卻不停在劇烈抽搐著...!!!

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有些類似蛇吞食獵物的景象,期間小男孩就這樣慢慢的順著劉開奎的嘴巴進入了他的身體...最終,當劉開奎的肚子驟然變大的那一刻...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刻...那一直掰著劉開奎嘴巴的慘白雙手竟然瞬間猛地一扯!!!

嘩啦!!!!!

下一瞬間,伴隨著一陣濃烈的血霧!劉開奎的整個身體都不見了!或者說炸裂了,只見無數的人體殘肢與各種人體器官被強大的衝擊力震飛到了各處,同時也漫天飛舞般的飛向了房間的各處!!!

而在滿防的血霧散去後,再一看,整個房間內之前的小男孩以及那雙慘白的手則早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滿房間的人類殘肢與器官...以及牆壁上遍布各處的血液!

不過隨後,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僅僅5秒鐘後,整個房內的空間竟然產生了一陣極不協調的扭曲,不過這種扭曲僅僅維持了幾秒就重新恢復了正常...然而恢復正常後,房內那遍布滿房間的人類血液與殘肢器官等東西...卻在空間恢復正常後紛紛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房間也恢復成了原先的樣子。

就像...剛剛的事...似乎根本就沒有沒有發生過一樣,房間依舊還是那個房間,駱元依舊還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劉開奎不見了...

...............

當第二天一早駱元慢慢睜開眼睛的時候,隨即他就發現牆上的時鐘上所顯示的時間為竟然是6.05分!!!

看到這裡的駱元頓時一驚,同時也徹底從之前的迷迷糊糊的狀態中徹底清醒了過來,將眼睛重新戴上後,他又再一次看向了牆上的時鐘...

我...我居然睡了整整一夜?

這是目前駱元的唯一個想法,因為按照隊長的要求,二人一間房的情況下是要兩個人分別進行守夜的,所以下一秒,神色有些疑惑的駱元就將目光掃向了房間的四周,沒錯,他在找劉開奎。

然而可惜的是,無論他怎麼看,整個房間內都沒有劉開奎的影子,所以接下來一臉凝重的駱元便下了床,隨後又趴在床下將目光看向了床底...

依舊什麼都沒有。

觀察到這裡,駱元有些慌了,在沉默了十幾秒後,他就推開了房門來到了客廳里,當他剛剛來到客廳便看到客廳的其中一個沙發上程櫻正在側身睡覺,而對面的沙發上坐著的何飛卻在叼著一根煙抽著。

其實當駱元剛剛推開房門的時候,感受到異動得程櫻就瞬間清醒了過來,當駱元看到何飛二人的時候,何飛與程櫻二人自然也看到了駱元,所以及接下來何飛先是將即將抽光的煙頭按滅在茶几上的煙灰缸里,隨後對駱元說道「你醒的可真早。」

不過駱元卻顯然沒有興趣與何飛聊天,而是立即神色凝重的對何飛以及剛剛清醒的程櫻二人問道「昨晚你倆一直都睡在客廳的對吧?」

聽到駱元的問題,何飛先是與程櫻對視了一眼,隨後感到有些不安的何飛則點了點頭回答道「恩,是的。」

「那麼你們在夜裡有沒有看到劉開奎出去過?」

聽到駱元這麼說,下一刻何飛就有些大體猜出了些什麼,所以他繼續回答道「沒有,我守夜的時候沒有看到劉開奎。」

至於程櫻也是默默的搖了搖頭,表示他守夜的時候也沒有看到。

得到二人的答覆後,接下來駱元的神色也徹底的慌了起來,於是緊接著他便對二人說道「我昨晚和劉開奎二人商量好了,他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等時間一到他就叫醒我,可是...可是當我醒來的時候卻發現已經大早上了,而劉開奎也已經不見了!」

聽到這裡,何飛心裡頓時一驚!隨即他的心裡就產生了一個莫名恐慌的想法...

{伽椰子居然直接襲擊了清醒著的守夜人!?}

是的,在何飛看來,失蹤了的劉開奎無疑已經凶多吉少了,不過有一點倒是讓他有些吃驚,那就是和之前他想的那樣,鬼是如何在一個人清醒的過程中將其殺死的?而且更讓他不寒而慄的是...他與程櫻二人就在客廳內,如果劉開奎已經被襲擊身死最後屍體被伽椰子通過特殊能力弄消失,那麼...被伽椰子襲擊並殺死的劉開奎為何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一絲的聲音!?

何飛的臉色愈發的難看起來...

...............

靈異任務第二天早晨6.45分...大和魂酒店二樓某總統套房內...

約半個小時後,所有輪迴者都聚集在了客廳里...

一臉恐慌的駱元也像剛才那樣將昨晚劉開奎不見了的事又一次對眾人敘述了一遍,而當駱元的話說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