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七十八章∶重現的死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重現的死人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娜美又慢慢的從玄關走向了客廳...

這時候上杉熊木依舊在神情專註的看著電視,還時不時的端起手裡的茶杯喝一口茶,當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時,上杉熊木則是頭也不回的說道「老婆子,門外的人是誰啊?是不是又是送快遞的坂田?這小子每次來都會打擾我的清凈,真是可惡啊。」

娜美就這樣用她那雙死氣沉沉的雙眼...盯著背對著她並盤腿坐在榻榻米上的上杉熊木...

感受到自己的話無人搭理,所以接下來上杉熊木又是問道「喂喂,我說老婆子你咋不說話呢?難道你忘了回答丈夫的問題是每一個日本家庭主婦所必須要遵守的準則嗎?」

所以說完這句話的上杉熊木便在此刻側身轉過了頭...

然而當他剛剛將頭轉向身後的這一刻,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則是一雙沾滿了血污的手!!!

這雙手瞬間就抓住了上杉熊木的頭髮,然後則用上杉熊木完全無法抵擋的巨力將他的頭朝著地面狠狠地撞去!!!

「啊啊啊啊啊!!!」

隨即上杉熊木就立即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可是目光獃滯的娜美卻依舊露著那雙死氣沉沉的雙眼...並且抓著上杉熊木的頭髮不停地將其腦袋向地面上撞去!

咚!!!

咚!!!咚!!!!

咚!!!咚!!!!

一下...兩下...三下...上杉熊木的慘叫與掙扎也伴隨著這一下下的裝而變得越來越微弱...

當撞到第30次的時候上杉熊木早已徹底沒有了動靜,可是娜美卻依舊抓著其頭髮不停的往地面上撞擊著...

當撞到第40多次的時候,一顆混合著血水的眼球從上杉熊木的臉上彈了出來...

當撞到第100下的時候,上杉熊木的腦袋已經完全爛成了一堆毫無形體的碎肉...

噗呲...!

一道雪白的液體在這一刻瞬間從上杉熊木的那早已碎裂的腦袋上噴射了出來...

是腦漿...

這一刻,手上與身上沾滿了血液的與腦漿的娜美鬆開了手,隨後站起身並朝著廚房走去,而在她的身後卻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黑貓,黑貓則也始終用它那雙散發著綠色光芒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娜美...

最終,來到廚房的娜美將做菜用的菜刀拿在了手裡,緊接著她就將菜刀對準自己的身體狠狠地砍了下去!!!

半小時後...整個廚房裡已經沒有一個人,只剩下了一地的碎肉與各種人體器官以及遍布滿地的血液...

不過,滾落在廚房前腳處的那顆早已經失去下巴的娜美的人頭卻依舊睜著那雙死氣沉沉的眼睛盯著前方...

「喵嗚!」

伴隨著一聲貓叫聲,黑色的貓先是跳到了窗戶上,隨後它則從窗戶上跳了下去...最終消失不見了...

...............

整個白天,輪迴者們都集中在套房的客廳中...直到...

「那個,有誰願意陪我一起去趟廁所啊?」

說這句話的人是張坤,沒錯,中午吃飯的時候他吃了3碗米飯,而且喝了兩碗鮮魚湯,這時候的副作用也終於體現出來了,那就是想去廁所。

「大的小的?」

這句話是張虎問出來的。

張虎的話問完後,一旁的張坤卻是面色尷尬的回答道「額...大的。」

當一臉肥肉的張坤尷尬的回答完張虎的問題並重新將目光望向眾人時,其餘人的臉上都紛紛露出了猶豫以及害怕的神色,甚至有些人乾脆直接轉過頭不在看他的目光。

其實這並不是沒人願意陪他一起去,因為套房裡就擁有廁所,可是讓眾人萬萬沒想到的是,位於套房內的廁所其沖水系統竟然是壞的,如果說小便還能勉強去浴室解決,那麼要是大號的話,那就只能徹底離開房間並去2樓走廊深處的那個衛生間里解決了。

所以當發現其餘人個個都默不作聲後,張坤的表情則瞬間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是的,這種情況他自然明白到底是什麼原因,因為如今誰都不敢冒險,畢竟伽椰子與俊雄太過可怕,早上所談的事情也依舊回蕩在眾人的耳邊,那麼如今誰又有那個膽子敢離開套房並陪他去位於2樓走廊深處的衛生間呢?

當張坤再三懇求無果後,抱著活人豈能讓尿憋死的心態,下一瞬間張坤就好像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似的先是咬了咬牙,隨後他就陰沉著個臉一個人猛的拉開了房門,然後進入了走廊並朝著走廊的深出走去...

而當張坤離開後,何飛則立即將目光看向了趙平並對其問道「你剛剛為什麼用眼神阻止我?」

望著何飛的目光,趙平卻是推了推眼鏡,隨後他便用毫無感情的聲音回答道「為了一個毫無價值的人,不值得讓你冒險。」

趙平的話就這樣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里,資深者們都深知趙平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所以在聽到他的這句話後都依舊面色如常,不過新人錢學玲以及姚付江與駱元幾人則是在聽到這句話後不由自主的紛紛打了個輕微的哆嗦...

尤其是姚付江,雖然那一晚何飛曾經和他說了很多,不過此刻在他的內心深處卻依舊始終敵視著趙平,雖說何飛的話有道理,但是姚付江卻仍舊極度厭惡趙平這個人,在他看來,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而在剛剛趙平又說出了那樣的話,這也不由讓他心中一直壓抑的憤怒慢慢的升溫了起來...同時他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