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七十九章∶慘死與線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慘死與線索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一臉驚恐正打算奪路而逃的張坤在聽到這個聲音後,猛然間他就聽出了這個聲音他似乎比較熟悉...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而且他還曾經和這個男人交談過...

所以下一刻正打算逃跑的張坤便轉過了身,果然,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張坤先是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隨後他對其問道「你不在客廳里和眾人呆在一起,你怎麼也過來了?」

男人聽後直接微微一笑的回答道「那是因為我也想上廁所啊,這不,正好陪你一起過來了,兩個人一起也好互相有個照應不是?」

聽到男人的話後,張坤那肥胖的腦袋先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隨後竟又露出了憤怒的表情說道「嗎的,這群人一個比一個膽小,老子想去趟廁所打算找個人陪著去都沒人敢來,一群膽小鬼,看一會老子上完廁所回去的時候是怎麼出言諷刺他們的!」

看著張坤那憤恨的表情,張坤面前的男人則依舊是笑而不語。

接下來二人就一同走進了廁所,廁所很簡單,共分為里外兩間,外間是洗刷間,而裡間左側的牆壁旁是一排的小便池,至於右側則是一間間的隔間,而且是每一個隔間都有一個小門的那種。

當二人來到最裡面的隔間門旁後,正想推門而入的張坤卻是略一猶豫,隨後他就回過頭對身後的那個男人說道「恩...要不這樣的吧,兩個人一起上有些不安全,萬一被鬼偷襲怎麼辦,所以我建議我先進隔間里大號你在外面幫我觀察著四周,一旦發現詭異的情況你就立即喊我,當我解決完之後你在進去解決到時候我在給你把風怎麼樣?」

張坤的建議說完後,男人點頭表示同意。

所以接下來張坤就推開了其中一間隔間的小門然後走了進去,隨後又重新關上了隔間的小門。

脫掉褲子坐在馬桶上,正在解決自身問題的張坤此時臉上無疑露出了舒爽的神色,接下來他卻又忽然想到自己的褲兜里貌似還有一盒中華煙,很快,他便將煙從兜里掏了出來並抽出一根叼在嘴上,不過卻立即發現自己並沒有火機,翻遍了全身也沒有找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丟失了。

不如問問他有沒有火機吧...

想到這裡的張坤隨後便想張嘴對著門外的那個熟人問問他身上有沒有火機,不過...正當他的話即將從喉嚨里發出的那一刻...猛然之間!張坤卻瞬間愣住了,然後他的臉色就瞬間變得一片蒼白!額頭上的冷汗也同樣驟然冒出...同時他全身上下也開始不由直主的打起了擺子...尿液也不受控制般的流淌了出來下...幸虧他現在正坐在馬桶上,否則絕對會尿他自己一腿...

至於張坤為何會瞬間恐懼成這個樣子,那是因為剛剛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沒錯!之前在廁所門口張坤碰到的那個熟人,正是在昨晚已經死了的劉開奎!!!

...............

想到這裡的張坤其額頭上頓時汗如雨下,隨後他便將目光看向了面前隔間的門...因為他知道...如今門外的那個劉開奎...絕不是活人!!!

目前的張坤已經恐懼到了極致,雖然他早已將門上的插銷給插上了,但是這根本就無法解決任何問題,至於原因那是因為他完全不知道門外的劉開奎會何時破門而入,更加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命活著離開這間廁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坤就這樣冷汗直流的待在這個小隔間里,他不敢出去,深怕門一開就會看到劉開奎站在他面前,這時的他有些後悔了,後悔為什麼當初他非要硬充好漢般的一個人來這間廁所呢,如果當時他肯多哀求幾次資深者們,所不定就真的有哪名資深者願意陪他一起去了呢,據說那些資深者手裡個個都有可以對抗鬼的道具,如果當時...

但是世間之事沒有如果,更沒有後悔葯可以吃,如今的張坤就這樣一邊驚恐萬分還一邊滿腦子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然而過了很久,當張坤從之前的胡思亂想中重新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卻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如今已經半小時過去了,可是期間門外卻絲毫沒有發出一絲的響動,直到目前為止亦是如此。

不知怎麼的,張坤的腦海里卻在此時出現了一個這樣的想法...

猶豫再三後,張坤先是重新提上了褲子,看著已經插上的門栓沉默了片刻,隨後他就將小心翼翼的伸出他那隻顫抖的右手打算將門栓打開...

是的,他要看看門外到底還有沒有人...

不過轉念一想,他卻又放棄了,因為剛剛他注意到在門的最下方還有一條很寬的門縫。

為了安全起見,他打算先透過門下的門縫往外面觀察一下,然後在決定是否出去,所以接下來他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然後趴在地上並將一雙眼睛看向了門縫的外面...

不過...當他的目光剛透過門縫看像外界的那一刻...他看到...

此刻...在門縫外...赫然正有一個披頭散髮的鬼臉也在門縫的外面!!!而且那鬼臉上的一雙灰色的眼睛也一直在死死地盯著它面前張坤的臉!!!

並且通過剛剛的視角來看,門縫外的那個鬼臉似乎就僅僅只有一個腦袋!!!

「啊啊啊啊...!!!」

下一瞬間恐懼到極限的張坤就驟然爆發出了一聲語無倫次的尖叫!同時他則也猛地將頭與身體重新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