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八十六章∶趙平的決定

第一百八十六章∶趙平的決定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靈異任務第三天早晨,某公園...

早晨公園裡偶爾有一些晨跑的人在此路過,不過每當他們在某一段路過時,都會發現正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

此刻所有輪迴者全部都集中在公園的一個涼亭里。

沒錯,自從昨晚瘋狂逃離了大和魂酒店後,一眾人便一刻不敢停的連著跑了好幾里路,直到所有人都徹底跑不動了才選擇進入路邊的這座公園裡休息,而且整個夜晚眾人都是在這個公園裡的涼亭內度過的,當然,睡覺也是按照首守夜序來睡的,雖說是戶外過夜,不過幸虧目前這個世界的時間屬於夏季,所以眾人才能夠在外面熬過一夜。

雖說昨晚眾人經歷了極為恐怖的事,但所幸並沒有人員傷亡,但是昨晚伽椰子的襲擊卻給他們造成的震撼與打擊則不可謂是不小,直到現在一部分人都還有些提心弔膽。

早晨的太陽升起後,何飛望著身旁那一個個面露倦意的人們,他的內心則有一些不安,是的,這才剛剛來到第三天,伽椰子襲擊他們的頻率就已經快到如此程度,而且攻擊強度也在昨晚達到了一個讓人感到絕望的程度,那麼可以預料...後面幾天的情況更是會恐怖到一種什麼地步。

忽然一陣腳步聲傳入他的耳旁,何飛知道,那是5分鐘前去買早點的姚付江與駱元回來了。

兩人拎著裝有食物的塑料袋重新回到涼亭後便把早點分了下去,在分食物的過程中姚付江有些驚訝的對眾人說道「沒想到日本竟然也有賣包子的,而且還不少!」

聽到姚付江這麼說,頭上纏著紗布正大口吃包子的張虎撇了撇嘴說道「有倒是有,可惜味道不怎麼樣,這他嗎的日本人吃飯似乎都不怎麼放鹽啊,這包子味道有點淡。」

聽到張虎的話後,一旁正在細嚼慢咽吃著包子的程櫻說道「行了光頭,如今還有命吃飯已經不錯了,你還想怎麼樣?」

眾人都在吃著,然而當錢學玲在拿到包子後卻是皺著眉頭並沒有吃,看到這裡,鄭璇有些關心的問道「怎麼了?為什麼不吃?」

錢學玲的面色有些發白,她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但是接下來鄭璇卻將目光望向了錢學玲的腳...

原來不知什麼時候,錢學玲腳踝處的傷口竟然再一次滲出了血,之前曾經給她包紮用藥了一次,這一次卻是標準的傷口崩裂,纏在腳踝處的紗布也重新滲出了鮮血,難怪如今的錢學玲會如此難受,至於為何錢學玲的傷口會崩裂,她心裏面自然心知肚明,那就是昨晚的一系列逃命才造成了錢學玲的傷口重新崩裂。

當然,注意到錢學玲情況的自然不僅僅是鄭璇一人,在一雙鏡片之下的另一雙眼睛則也注意到了。

早飯過後,鄭璇將錢學玲的情況向著一眾人說了,而且已經說明錢學玲的傷急需藥物,這也讓其餘人有些神色不太自然,這是當然的,目前他們這些輪迴者的包里雖說也有一些簡單藥物以及繃帶,不過卻沒有專門治療扭傷的藥物,這種情況下則需要去藥店購買,雖然錢不是問題不過誰敢去呢?

是的,目前這個問題困擾了眾人,之前去買早點的姚付江與駱元二人之所以敢去買,那是因為公園的門口就有很多賣早點的,距離並不遠,不過...要是藥店的話,可就不知道在哪了。

恰好這時一名晨跑的年輕男子路過,所以鄭璇則趕忙從亭子里走出並將其攔了下來。

望著對方面色有些疑惑的路人,鄭璇先是按照日本的習俗給對方微微鞠了一個躬,接著客氣的問道「打擾到您了非常不好意思。」

對方見是個大美女所以也是微微鞠躬還禮道「額,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隨後鄭璇問道「請問公園的附近有藥店亦或是診所嗎?我的一個朋友的腳扭傷了,不過由於劇烈運動傷口崩裂,所以...」

鄭璇隨後指了指亭子里的錢學玲。

後面的話鄭璇沒說,不過這個年輕人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所以他先是撓了撓頭想了一會,然後對鄭璇回答道「哦,原來是這樣啊,可惜你們所處的位置不太好,橫濱街這裡是沒有診所和醫院的,不過卻是有藥店,但也不算太近,在大古街區往西走距離這裡約有25里路左右。」

「謝謝您。」

「您不用客氣。」

待那名晨跑的路人走後,鄭璇重新回到涼亭內將所獲得消息告知了一眾人,不過當問誰願意去幫錢學玲買葯時,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當中。

這是可以理解的,就目前這種情況下連鄭璇都認為脫離大部隊去二十幾里外的藥店為錢學玲買葯不算是一個明智之舉,這需要承擔的風險太大了,現在已經是靈異任務的第三天了,伽椰子的襲擊已經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快,就好比昨晚就算所有人聚在一起都也已經不再安全了,伽椰子與俊雄依舊襲擊了他們,如果不是最後姚付江在關鍵時刻使用了他唯一的道具驅魔炸彈的話,那麼不出意外,除了擁有瞬移道具的鄭璇自己外,其餘人基本上都死定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單獨一個人脫離大部隊面臨的風險可謂是非常高的。

想通這一點的眾人都沒有說話,鄭璇也知道是什麼原因,所以她只能用無奈的眼神看了一眼如今因傷口而有些面色蒼白的錢學玲,毫無疑問,接下來如果她的傷口得不到藥物的治療,那麼後面她哪怕依舊是能夠堅持行走,可是想跑起來卻是很難做到了。

看著表情有些痛楚的錢學玲,鄭璇微微的嘆了口氣,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