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九十三章∶不想失去你

第一百九十三章∶不想失去你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如果說從上川縣千里迢迢跑到岩手縣伽椰子依然追來,那麼這件事對於其餘人來說或許是絕望異常,而對如今的趙平來說...除了絕望外,還代表著他之前計劃的破產,是的,其實趙平自從在之前的大雨中見到4個伽椰子分身的那一刻他就隱約感覺到他的計劃或許開始懸了,不過他還仍舊抱有一絲希望,可是在十幾分鐘前看到那一群伽椰子分身的那一刻,他則已經可以確定他的計劃失敗了。

或許是伽椰子無意而為,也或許是荒宅內的伽椰子看出了他的計劃,畢竟這種事真的不好說,作為一個實力遠遠強於絕大多數鬼的伽椰子來說,洞穿他的計劃,然後故意用一群分身來打破他的意圖也並非不可能。

不過目前的情況下這些事他也根本沒有時間多想了,此刻的他自從逃離了公路後,就一直獨自一人神情緊張的在這一片荒地上小心翼翼的前進著,四周雖然很黑,不過他卻並沒有使用手電筒,因為今晚有月亮的照射所以目前的夜色還並沒有達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趙平現在就這樣漫無目地的朝著前方不停地走著,他也不知道要去哪裡,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他一直待在一個地方不移動那麼則絕對不會安全!

...............

嘩..嘩...

伴隨著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此刻錢學玲正走在這篇荒地的草叢中,是的,在之前的逃跑中她與大部隊走散了,這時的她一臉恐慌的獨自走在這四周寂靜無比的荒地上,雖說有月光的照射,不過卻也僅僅只能勉強看清前方的地面而已...

由於她的腳踝受傷,雖然最後上了葯不過在剛剛的奔跑中她的腳踝處依舊是疼痛難當,所以在跑了一會後最終不得不停了下來,慶幸的是之前的那群伽椰子似乎並沒有追來,這也讓她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因我就她目前這種狀態一旦伽椰子追來她是真的在也很難奔跑了,到時候她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她的腳步便也由的加快了一些...然而,正當她睜大眼睛藉助著月光看著前方地面行走的時候,忽然間她的眼角卻隱隱注意到,在他東北方向的不遠處,似乎正有一個黑影正向她移動而來!

看到這裡的錢學玲瞬間汗毛直豎!接著她也沒有多想,而是立即掉頭朝著南面的方向疾步跑去,雖說目前的腳踝很痛,但求生的本能卻硬是在死亡的刺激下讓她咬起牙關跑了起來。

然而下一刻,一個熟悉的聲音卻在她身後的不遠處傳進了她的耳朵里...

「是錢學玲嗎?」

聽到這個聲音後,正在逃跑中的錢學玲猛地一愣,隨後她就停止了腳步並回過頭重新看向了身後不遠處的那個黑影,而黑影似乎也注意到她停了下下來,所以緊接著又在一次喊道「錢姐!你別跑了,是我,我是駱元啊!」

得知那個黑影的真實身份竟然是駱元,這時候的錢學玲那之前提著的心無疑放了下去,隨後她就看到那個黑影也開始大步的朝她走來,而她也是站在原地等待著對方。

啪嗒...啪嗒...

腳步聲越來越清晰,隨著距離的接近那個黑色人影的樣貌也越來越清晰,最終當對方完全站在她面前的那一刻,錢學玲才徹底看清這個人的樣貌...

這人果然是駱元!

看到這裡,錢學玲之前那最後一絲緊張的神情也完全消失不見了,她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對面前的駱元說道「啊...原來是駱元啊,你...你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不過來到錢學玲身前的駱元這時候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然而錢學玲卻依舊自顧自的對其問道「對了!你有沒有看到趙平啊?當時他可是和咱倆一起逃入這片荒地的,我建議咱倆還是找找,最好能找到他!」

是的,這是錢學玲目前內心最真實的想法,畢竟她只是一個女人,而是女人就會在危險的情況下對男人產生一種依賴感,尤其是她這種幾乎毫無保命能力的女新人,在她的印象中,趙平這個人雖然比較陰冷似乎也不太討眾人的喜歡,不過對她則還是不錯的,之前她腳踝剛受傷的時候就是趙平將她背入的酒店,後來趙平竟然又冒著極大地風險一個人單獨去給她買葯,回來時還被女鬼襲擊受了一身的傷,能夠為她做真么多這已經讓她對趙平產生了極大的好感,而且人家還是資深者,其靈異任務經驗豐富不說還有一個似乎能讓鬼停止行動的照相機,之前在酒店時他就見趙平用過,在她看來如果能找到趙平,那麼則會給她帶來極大的安全感,就目前來說錢學玲最希望見到的人就是趙平,所以在看到駱元後錢學玲便毫不猶豫的對其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當錢學玲的第二句話說完後,對面的駱元卻依舊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錢學玲有些納悶,所以接下來她就一臉疑惑的對著駱元問道「駱元?你怎麼不說話?」

不料面前駱元的嘴角卻是突然一揚的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而看到這個笑容的錢學玲卻是有些莫名其妙,而且由於天色太黑...錢學玲並也沒有注意到如今的駱元整個臉色都已經變成了灰白色!

下一秒...

駱元卻猛然間伸出了他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掐住了錢學玲的脖子!

咳!咳!

被掐住脖子的錢學玲這一刻先是瞬間露出了驚恐的目光,隨後她就頓時感到自己的呼吸開始不順暢起來,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而錢學玲也開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