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九十九章∶荒野中的飯館

第一百九十九章∶荒野中的飯館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在寂靜無比的夜幕之下,這時候鄭璇的身體早已經完全無法移動,肩膀上的頭顱也被俊雄環抱著下巴死死地勒著,至於從胸口出伸出的那隻慘白的手臂也逐漸的顯露了出來...

下一瞬間!那隻手就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而同時她頭頂上那一直抱著她頭顱的俊雄也猛然用力的開始狠狠地的將她的腦袋朝上方拉去!!!

...............

不過當鄭璇的頭顱即將於脖子徹底分離的那一刻,鄭璇竟然和前不久那次一樣其腳下居然又一次瞬間出現了一道五星芒陣,並在全身猛地散發出一片耀眼的白光後消失不見了!

是的,萬般無奈以及在即將死亡的威脅下,鄭璇只好在一次使用了光芒傳送捲軸的瞬移能力,同樣的...至此為止,光芒傳送捲軸的兩次使用次數也在這場靈異任務里徹底用光,這也是鄭璇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

另一方面,深夜凌晨1.35分,用了差不多接近一小時,右臂已經完全失去知覺的趙平終於走到了那片荒地靠近市區的邊緣處,但是仍舊距離市區有一段不算短的距離,然而就在這時最前方卻有一棟標準的日本民宿出現在趙平的面前...而且看門口掛的那一塊大大的招牌,似乎還是一家店,雖說由於目前是夜晚根本看不清上面都寫的什麼字,不過在月光的照射下,看清楚那塊招牌的樣子還是辦得到的。

「趙平,等等我啊,你別走得那麼快啊!我的腳好痛!」

伴隨著身後傳來的聲音,見前方的趙平終於停了下來,之前一直緊跟在他身後的錢學玲也是一瘸一拐的匆忙跟了過來。

是的,自從趙平在一個小時前將她從駱元的手裡救下後,她就始終緊緊地跟著趙平,不過有一點卻讓她有些納悶的是...之前趙平明明情緒激動的拚命救她,甚至是為了救她將他自己也陷入了危險之中,這讓當時的她極為感動,可奇怪的是...自從趙平用照相機將駱元定住並逃跑後,後面趙平對她的態度卻是180度的大轉彎,一路上趙平走得很快不說,而且始終對她愛理不理的,她腳踝受傷走路費勁趙平也是不聞不問,要不是因為趙平看到前方出現了一棟房子才停下,說不定再走一會趙平就會將她完全甩下。

其實這件事對於趙平來說很好解釋,畢竟最早趙平在見到錢學玲登入地獄列車的時候就有些驚訝,是的,沒想到這個二十七八歲與他年齡差不多的女人竟然長得與她的女友極為相似,一剎那間他甚至是以為就是他女友本人呢,不過轉念一想也不對,因為他深愛的女友早已經死去約有兩年了,絕不可能是她,在當錢學玲向資深者們介紹完自己的時候他才明白這個與他已經死去了的女友相貌極為相似的女人叫錢學玲,趙平是一個很現實的人,畢竟他一生最愛的人已經去世,哪怕有另一個相貌極為相似的女人出現了但也終究也不是她女友,所以趙平便熄滅了剛看到錢學玲第一眼的激動心情,對這個叫錢學玲的新人也是不再搭理。

後來在眾人進入靈異任務後,錢學玲腳踝受傷無法走路,雖說趙平冷酷的性格使他在任務里萬事始終以自己存活為主要第一要務,不過當發現這個與他深愛的女友相貌完全一樣的女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後,趙平的心裡不由的莫名一顫,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產生這種心裡,最後趙平竟然支開了何飛主動背起了無法行走的錢學玲,這也讓身旁的何飛以及其餘的幾名資深者有些吃驚,這還是平常那個除了只關心自己的死活對別人的事情一概不過問的趙平嗎?當然,別說資深者們吃驚,就連當時的趙平自己都有些驚訝...他這是怎麼了?

如果說後來錢學玲傷口惡化急需藥物,趙平去為她買葯他還可以拿那個計劃來安慰自己,不過後來駱元襲擊錢學玲以及即將把錢學玲殺死的時候,趙平的情緒竟然無法控制的爆發了,當時他根本無法剋制自己的情緒,他竟然主動並不顧自身安全的出去救了錢學玲一命,而且還搭上了自己的一條胳膊,這根本就不符合他趙平冷酷陰暗以及萬事以自己保命為前提的生存法則。

所以當他的胳膊被打斷的那一刻,他重新恢復了理智,同時也重新恢復成了之前的那個趙平,一路上他始終對身後緊跟著的錢學玲不理不睬,漠不關心,是的,這才是他趙平應該有的樣子以及作風,絕對不會胡亂髮善心以免被新人拖累,而且為了活下去可以不折手段甚至不惜一切代價的做出一些陰暗的事。

話歸正題,當趙平以及身後的錢學玲二人注意到前方100米處竟然有一座房子,並且通過觀察,這棟民宿的窗戶里還散發的一片燈光似乎裡面有人住的樣子,所以下一刻腳踝疼痛難耐的錢學玲對著身前的趙平說道「那個,前方有一棟民宿,這一路上走了那麼久好累,我的腳也實在是太痛了,而且還有些餓,要不咱們進去休息一下吧,順便吃點飯在問人家要點藥物包紮下我的腳踝以及你的手臂如何?」

說完這句話的錢學玲就滿臉期待之色的望著趙平,希望趙平能答應,不料趙平在眉頭緊鎖的觀察了那棟民宿半天后先是用剩餘的左手扶了扶自己鼻樑上的眼鏡,隨後他則面無表情的說道「不,我們不進去,繞過那棟民宿繼續往市區的方向走。」

趙平的話說完後就根本不再搭理身旁錢學玲那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