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二十一章∶陳飛

第二百二十一章∶陳飛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喂喂!陳飛!快醒醒!」

在某間教室內,一名相貌清秀的男生正趴在課桌上呼呼大睡,然而忽然之間...他旁邊卻是傳來了一個聲音,同時一隻手也開始不停地推動著他的身體。

搖晃之間,陳飛慢慢的抬起了頭,隨後他慢慢睜開了睡眼惺忪的眼睛,在睜開眼後他先是茫然的掃視了一眼四周,接著他便將目光看向了他身旁的同桌兼好哥們...田大虎...

然而...當他的視野完全清洗後,卻看到身旁的田大虎正滿臉唉聲嘆氣的看著他,隨後...忽然想起了什麼的陳飛趕忙將腦袋看向了四周...

視線之中,四周的同學們絕大多數都用可憐的目光看著他,甚至有些人的目光中卻是明顯包含著幸災樂禍的神色。.

看到這裡,陳飛先是咕嘟咽了口唾沫,接著他就將目光移向了最前方的講台...果然!不出他心中所料,講台前的數學老師張老師正用一臉憤怒的眼神瞪著他!..

「陳飛!你膽子真不小,竟敢上課睡覺!你給我出去站著去!」

張老師的這聲大喝發出後,陳飛才赫然醒悟了過來!沒想到自己不知在什麼時候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可是讓他無法理解的是...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著的!?.

這實在是太讓人無法理解了...

不過當陳飛正陷入不解的時候,身旁的的同桌田大虎卻是伸出手在一次推了推陳飛的手臂,接著對其低聲提醒道「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出去!出去站著對這張父母的來說已經算是最小的懲罰了,還不趕緊的!」

「啊...啊!哦!」

...............

下午放學後,在同學們那一個個帶有譏諷的目光中,陳飛從課桌抽屜的里拿出了他的書包一臉不爽的走出了教室,不過一旁也正收拾書包的田大虎在看著陳飛那漸行漸遠的背影后則趕忙追了過來,同時伸手拍了下陳飛的肩膀說道:

「喂喂喂!你小子最近怎麼了?怎麼最近幾天一直無精打採的,上學遲到不說,今天竟然直接還在張父母的課里抱頭大睡,你不知道這張父母向來喜歡叫家長嗎?幸虧今天他心情似乎不錯放了你一馬,否則你就完了!」

沒錯,田大虎口中的張父母正是剛剛那堂課上的數學老師,此人名叫張典倫,至於為何會獲得一個張父母的綽號其實很好理解,那是因為凡是犯了錯的學生一旦被他捉到,那麼必定叫家長,所以久而久之,張父母的雅號便在他所教的這個年紀級部里流傳了開來。

當田大虎的話說完後,陳飛先是慢慢回過頭看了他一眼,望著眼前身材矮胖且身高明顯比他低一頭的的田大虎,陳飛則是無精打採的說道「我日...你以為我想啊?也不知怎麼的,最近總是睡眠不足...」

「是不是清晨刷牙還噁心乾嘔!?你他嗎要不要試一試藍天六必治!?」

沒錯,陳飛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田大虎就立即打斷了他的話同時對他嘲諷了起來,不過接下來田大虎卻是面色凝重的對陳飛說道「說,你最近是不是又通宵玩大話了?你的那個破號無論怎麼玩都是垃圾,你也別那麼著迷了,過段時間就要高考了,所以我勸你最近還是按時睡覺,多多複習功課吧。」

聽到田大虎的話後,陳飛則是哭喪著臉說道「我他嗎啥時候通宵玩遊戲了...」

二人就這樣邊聊邊走,很快就來到了學校的車棚附近,隨後二人各自騎著自己的電動車一起離開了學校。

是的,目前陳飛與田大虎二人共同就讀於鎮平市的一所叫做21中的高中學校里,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二人在初中時就是同學,由於二人都有著共同的玩網遊的愛好所以兩人很快成了朋友,兩人經常在放學或是放假時結伴去網吧玩網遊,升至高中後,二人又是奇蹟般的被分在了一個班裡,而且還是同桌,所以每當放學時他倆都會一起回家。

雖說一起回家,不過二人的同路卻僅僅只有5分鐘的路程,在兩人騎著電動車共同行駛了一會後,家在城西的田大虎便在一個路口拐彎了,同時在拐彎時還不忘回過頭對著正繼續朝前行駛的陳飛大喊道「你他嗎可別在通宵玩大話了!你的號永遠都是垃圾!」

「我去你妹的!老子啥時候通宵玩大話了!」

對著漸行漸遠的田大虎豎了一個中指,陳飛繼續騎著他的電動車朝家裡趕去。

陳飛的家住在鎮平市的東面,距離他所就讀的高中並不算很遠,電動車在行駛了約有15分鐘後,他便進入了一個掛有廣德花苑牌子的小區之內,小區並不算是高檔小區,僅僅只能算這個城市內最普通的那種居民小區,小區內綠化還算不錯,而且裡面還有一些健身設施,當陳飛騎著電動車回來後,目前的時間已經是傍晚18.03分,天已經略微有些發暗,同時在這個時候小區內也出現了幾個騎著三輪車的小販在賣著饅頭亦或是其他的各種晚飯食物,很多的小區居民也在這個時間段紛紛從家裡走出來到小販那裡購買饅頭,整個小區非常普通,儼然一副標準的中國三級城市的居民小區生活圖。

話歸正題,來到位於3號樓5單元的居民樓門口後,陳飛將電動車推進了位於一樓下面儲藏室,緊接著就背著書包啪嗒啪嗒的向樓上走去。

在有些氣喘吁吁地爬到5樓的502室的房門口後,陳飛也懶得掏出鑰匙開門了,而是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