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二十四章∶消失的記憶

第二百二十四章∶消失的記憶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午飯陳飛是和田大虎一起在校門口的一家快餐店吃的,這家店經濟實惠飯菜便宜不說給的量還多,所以向來廣受21中學生們的歡迎。

在吃飯的時候田大虎無意中注意到一個細節,所以他便張口對著面前正在往嘴裡扒拉米飯的陳飛說道「咦?我才是剛發現...你的左手上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戒指?」

田大虎話音剛落,正在吃飯的陳飛先是微微一愣,隨即他就低下頭看向了自己左手...

果然!正如田大虎所說的那樣...此時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正戴著一個雖說不大但卻非常漂亮的藍寶石戒指!

看到這裡的陳飛也是瞬間一驚!因為要不是田大虎告訴他,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左手上竟還戴著這個戒指,而且還是如此奇怪的戒指。

注意到坐在餐桌對面陳飛正獃獃的看著手上的戒指,田大虎又繼續道「卧槽,還別說...你的這個戒指可真心漂亮啊!這...這戒指中間的這顆小型藍寶石該不會是真的吧?」

田大虎的話剛說完,隨即他又自己搖了搖頭否定道「哈哈,怎麼可能嘛,一顆藍寶石的價格可是貴的嚇死人的,假的,模擬的...絕對是模擬的!」

然而此刻的陳飛卻是心潮湧動...他並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無名指上居然出現了一個藍寶石戒指,是的,他想不起來了,同樣的,正是由於看到了這個戒指才會使他不由的開始回想曾經的事情,不過讓他恐懼的是...似乎除了這幾天來的事情以外,他以前的記憶竟都消失不見了,但更加詭異的是...他卻依舊對身邊的事物與人都是超乎尋常的熟悉。

陳飛終於忍不住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他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最近幾天他會變成這樣呢?

...............

一頓飯就在這種心情下吃完,很快下午的課程也開始了...

講台上的老師正用手指著黑板上的字元滔滔不絕的講著,台下的學生也都鴉雀無聲的聽著,但陳飛卻是始終獃獃的看著他前面的那個無人的座位...也就是周慧的座位。

是的,下午的課程依舊沒見周慧的身影,陳飛也是始終望著那空蕩蕩課桌上的那個阿拉伯數字1,不知在想什麼...

學生的生活很有規律,下午的課程就在陳飛的混混沌沌中度過,下午放學後,學生們都紛紛離開教室回家去了,陳飛與田大虎也正在收拾書包打算回家,不過正當二人打算離開教室的時候,陳飛卻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對著身前的田大虎說道「等一下!」

「怎麼了?」

聽到田大虎不解的問題,陳飛卻是沒有立即回答,他匆忙的一口氣跑到了教室的最後面開始一排排的打量起那些已經空無一人的課桌。

看到陳飛的動作,王大虎有些二丈摸不著頭腦,好奇心也驅使他跟了過來。

「陳飛,你在幹嘛...莫非...」

突然田大虎想起了中午周慧課桌上不知何時出現的那個1,所以接下來田大虎就若有所思的看著正挨個打量課桌的陳飛,但卻並沒有在說話。

陳飛就這樣一排排的看著,他們這個班級內一共有35名學生課桌自然也是35個,當陳飛走到第五排的時候,他便在第五排中間位置的某個課桌上赫然發現了一個阿拉伯數字——2!

看到這裡,陳飛的心忽然一顫,在他的印象中...這個座位...貌似就是班內一個叫劉凱的座位!

最後陳飛用了整整5分鐘將所有的座位全部觀察了一遍,最終結果是:

他在教室內發現了兩個最新出現阿拉伯數字的課桌,一個是第五排劉凱的課桌,另一個則是第一排徐曉燕的課桌,其中劉凱課桌上出現的數字是2,徐曉燕的課桌上出現的是3。

「我草,怎麼又有人的課桌上被刻了字?這個刻字的賤人還真是夠賤啊,不知不覺中下午又出來搞破壞了,陳飛你是想找出刻字的那個賤人嗎?」

田大虎看到課桌上居然又有人刻字,他有些氣憤,在他看來,既然別人的課桌上都被刻了字,那麼說不準什麼時候他的課桌上也會被刻字,所以想到這裡的他才會說出上面那句話。

不過陳飛卻是久久不語,而且也一直沒有說什麼...

...............

回家的半路中辭別了的田大虎,在過了約10分鐘後陳飛重新回到了家裡,進入客廳後,母親依舊在做飯,而父親也依舊在下班回來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望著正聚精會神盯著電視上籃球賽的父親,陳飛終於忍不住走到父親面前喊了他一聲。

「爸!」

聽到兒子叫他,陳飛父親不由回過頭看著身旁的兒子問道「怎麼了飛飛?」

陳飛立即將左手伸到了父親的面前問道「爸,我左手上的這個戒指是怎麼回事?我怎麼對這東西沒印象了?」

而就在陳飛的話說出後,恰好這時候陳飛媽端著一盤菜從廚房出來,在聽到兒子與自己老公的對話後,她則是一邊將菜放在餐桌上一邊很隨意的說道「哦,飛飛你是指那個戒指吧,那是你去年過生日,那時候恰好你表姐放寒假從外省回來,在得知你過生日時特意買給你的生日禮物。」

聽到母親的回答,陳飛極為疑惑,因為他的記憶已經想不起來曾經的事了,他真的很疑惑,所以接下來他便轉過身對著剛將那盤菜放在餐桌上並打算繼續返回廚房的母親問道「媽,那我表姐叫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