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二十六章∶田小雅

第二百二十六章∶田小雅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新的一天在一次開始,教室講台上正滔滔不覺說著什麼得的老師,他的話陳飛卻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另外在陳飛的印象中,今天似乎是他記憶發生混亂後的第三天...

但這種念頭在他的腦海里也僅僅是一閃而過,因為此時此刻他的內心卻是猶如墮入冰窖里一樣的寒冷!

是的,今早他來的時候...果然!昨天傍晚放學時他發現的那五個課桌上出現4、5、6、7、8幾個阿拉伯數字的同學都沒有出現!教室內那幾個無人的課桌就那樣默默地立在那裡,可四周的學生甚至是老師都對這些沒有來上學的學生視若無睹,在之前老師點名時...也和之前消失的周慧、劉凱以及徐曉燕三人一樣...依舊沒有念今日這五個最新不見學生的姓名。

而且課間休息時他也特意問了下田大虎關於這五個不見學生的事,結果也如昨天那樣,田大虎根本就對這五個新消失的同學毫無印象,並且無論是問哪個同學,得到的答案都和田大虎的答案如出一轍,在詢問的過程中甚至有的人認為陳飛是不是腦袋發燒了...

經過這些事後,陳飛在也不問了,因為他認為已經沒有必要繼續問下去了,如果說不是他的記憶出現問題的話,那麼他已經可以肯定...

班級內所有人的記憶都被篡改了!!!

這太恐怖了!

終日在一個教室里一起學習的同學,天天在班級里朝夕相伴的同學,退一步說就算關係在不好,這一年來的朝夕相處也都互相之間基本熟識了,哪個同學叫什麼名字,坐在哪一排第幾個位置等等只要是一個班內的同學幾乎都是張口就能說出,這都是長期以來在同一個教室里所熏陶出的記憶,然而...如今不知什麼時候卻有一股可怕的神秘力量竟然可以篡改所有人的記憶讓他們遺忘!

這太恐怖了!試問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會比記憶被任意篡改更恐怖的事情?舉個例子,比如你昨天還是一名有錢的老闆,但第二天你確認為自己則是一個乞丐,而且是深信不疑的相信,因為在你的記憶深處已經出現了你曾經當乞丐時的所有記憶,而你當老闆時的記憶卻是完全被抹除了。

沒錯,先是刪除受害者對某些事物的記憶然後在強行添加一些這個人從沒有經歷過的記憶,最終造成這個人完全忘記了曾經的事,這正是這股恐怖神秘力量的能力!

想到這裡,陳飛不由的打了個哆嗦...隨後他轉過頭掃視了一眼教室,發現教室內目前只有27名學生了,教室內那8個空餘無人的課桌則是那麼的讓他內心發寒,沒開玩笑...陳飛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因為他隱隱感覺今天放學後教室里肯定還會再一次出現新的阿拉伯數字,但這卻不是讓他最害怕,因為他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自己的桌面上也會詭異的出現一個阿拉伯數字!

陳飛就這樣一個人默默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胡思亂想著,不知不覺中...中午的最後一節課也過去了,直到放學的鈴聲響起才將他從那深深的思考中拉回了現實...

「我說陳飛,今天中午咱怎麼吃?是回家吃還是直接在校門口的那家經濟實惠的餐館裡吃?」

田大虎在看到教室內絕大部分學生都離開後,他摸了摸肚子隨後對陳飛問出了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事情,至於陳飛則是在猶豫了一會後回答道「去校門口的餐館吧。」

...............

不得不說田大虎他媽果然疼愛他的兒子,吃飯時,具田大虎所說,當他向他媽提出最近中午都打算在校門口吃午飯後,他媽便將田大虎每周的零花錢給翻了一倍,這也讓陳飛羨慕不已,畢竟零花錢多了,不僅吃飯能買點好的吃,而且多餘的錢還可以拿來去網吧上網。

從餐館出來後,二人看了下時間,發現如今才12.18左右,距離下午14.00上課還有近乎兩個小時的時間,所以田大虎拍著陳飛的肩膀道「沒想到咱倆今天吃的還挺快的嘛,要不趁著還有時間不如咱倆一起去上會網如何?」

說完這句話後他便將目光看向了距離校門口70米之外的一家掛著陽光網吧招牌的網吧。

如果換做平常,當田大虎提出這個建議後同樣熱衷於網遊的陳飛自然欣然前往,不過最近他的精神太差,而且他還知道班級里目前正發生著極為詭異的可怕之事,他如今哪還有那個精力與心情去上網?所以何飛拒絕了田大虎的提議,甚至隨後當田大虎提出他請客上網如此優厚的條件後陳飛也依舊拒絕了,這同時也讓田大虎吃驚不小,這還是以前那個熱衷與網遊平常一聽去網吧跑得比誰都快的陳飛嗎?

由於陳飛不去,感覺自己一個人上網也沒多大意思的田大虎也是放棄了去網吧,所以接下來兩人打算返回學校里的教室,不過...

不過正當二人剛剛走到校門口時,陳飛眼角的餘光卻是無意中看到遠處一個瘦小但卻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視野的邊緣處,下一刻陳飛就趕忙轉過頭朝著那道瘦小的身影看去...

視線前方的50米處,田小雅正站在馬路邊一家菜煎餅的攤位前默默地盯著他與田大虎兩個人,田小雅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盯著二人。

可當陳飛回過頭並將目光迎上去時,田小雅卻是趕忙避開了陳飛的目光,接著她轉過身坐在地攤的小凳子上不在看他們。

看到這裡,陳飛不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