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三十章∶心驚膽戰的猜測

第二百三十章∶心驚膽戰的猜測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聽到陳飛這麼一說,田大虎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雖然他不是有神論者但同樣也不是無神論者,因為有一句經典的名言說得很好,那就是科學本身就是最大的迷信,當然了,造成田大虎這種反應的主要原因則是來源於他的未知。

是的,因為通過陳飛之前的敘述,雖然田大虎依舊對消失的那15名同學沒有印象,可是他也已經隱隱察覺出了不對勁,最明顯的就是一個班內絕不可能只有20個人,在聯想前幾天陳飛似乎每天都會問他一些人名,所以這一刻的田大虎害怕了,他害怕真的就如陳飛所說的那樣他們這個班級內鬧鬼!

咕嘟!

田大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而一直在觀察他表情的陳飛,在看到田大虎的反應後,陳飛在心裡也終於確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這隻鬼似乎僅僅只能影響別人的記憶,但卻無法抹除人類應有的基本常識。

其實這很好理解,所謂常識,就是指現代社會中的人全都知道的普通知識,即一個生活在社會中的心智健全的成年人所應該具備的基本知識,包括生存技能、基本勞作技能、基礎的自然科學以及人文社會科學知識等。

通過田大虎的例子,所以陳飛認為也可以通過這種手段向班內其餘的同學們解釋與說明這件事,他的目的很簡單,僅僅只有兩個目的,首先就是讓班內還沒有消失的同學產生危機意識而不是任由這隻鬼肆無忌憚的下手,畢竟都是一個班的同學,陳飛絕對不希望看到他們都像之前的那15名同學一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至於第二點,那就是陳飛不想孤軍奮戰,他需要幫手,他要讓讓大家團結起來共同對抗未來的命運,他不想將命運交給運氣來主宰,他也更不是束手待斃之人。

思考完這一切後,陳飛已經在心裡默默拿定了主意。

...............

一天的課程就這樣平淡的過去,通過陳飛的觀察,期間同學們依舊都對消失的同學茫然不知,這不禁也讓他內心愈發的不安。

叮鈴鈴鈴鈴鈴鈴鈴!

很快的,下午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聲響起,憲法第71條還沒有完全講完的法學老師先是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錶,隨後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甘心的神色,可畢竟已經放學,所以他也只能宣布放學下課同時拿著他的教材離開了教室。

很自然的,當老師剛剛離開教室,教室內的同學們便開始紛紛收拾書包打算回家,不過早已經準備好了的陳飛卻是眼疾手快的趁著班內眾人還沒有離開教室的時候跑到了講台的上面!

緊接著他就面向著班內的人大聲喊道「同學們請等一下都別忙回家,我有話要說!!!」

陳飛恐怕別人注意不到他所以他的這句話聲音頗響,當他的這句話說完後,也很自然的將班內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當然,絕大部分人看向他的目光卻都充滿了疑惑與不解。

一眾學生們在度過了剛剛的驚訝後,才看到這人竟是陳飛,接下來教室里有一個瘦高個學生也是大聲對講台上的陳飛說道「陳飛,你幹嘛呢?看你這幾天無精打採的該不會是發燒燒糊塗了吧?所以才會做出這種無聊的事吧?哈哈!」

陳飛順著聲音看去,發現說話的這個學生是胡波,這人是班裡一個學習較差的學生,平常也經常和張坤混在一起,聽到這名學生竟如此說話,可陳飛卻並沒有什麼反應,因為與大家的生死存亡相比這點事還不值得他生氣,然陳飛不生氣不代表有人不生氣,在聽到胡波竟諷刺他的哥們,坐在座位上的田大虎不樂意了。

於是還不待陳飛打算繼續說什麼,田大虎就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同時還抖著一張肥胖的臉看著坐在倒數第二排的胡波罵道「胡漢三!閉上你的臭嘴,你什麼都不懂就不要亂說話!」

聽到田大虎竟然當著班內眾人的面罵他,胡波不樂意了,所以隨即他也是一臉不爽的回罵道「田園豬你居然罵我!?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胡漢三你挺橫啊,信不信我這就過去代表政府代表人民狂揍你個漢奸!」

「草,有種你就來啊!」

在看到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最後竟然即將發展成了鬥毆,看到這裡,旁邊的一眾學生們也紛紛鼓噪不已,所以這時候身為班長的趙蘭庭也無法坐視不理了,她先是親自跑到二人中間將胡波與田大虎攔住,同時又轉過頭望著講台上的陳飛說道「陳飛,你到底想說什麼啊?我們還都要回家呢,有什麼話就快說吧。」

當然,趙蘭庭的這句話也同時說出了班級內其餘學生們心中所想,所以在趙蘭庭的話說出口後其餘的人也是七嘴八舌的說道「是啊是啊,陳飛你有話就說有屁快放,我們還要回家呢,要不然一會天就黑了!」

望著下面人群的鼓噪,不料這一刻的陳飛其臉上竟然直接露出了一絲冷笑,接著站在講台上的他便對班內的所有人冷冷的說道「還回家?我看用不了幾天我們這個班級里的所有人都會沒命了!」

陳飛此言一出,台下眾人頓時紛紛一愣,不過幾秒之後更多的諷刺叫罵聲卻是接踵而來...

「卧槽,你嚇唬誰呢,你是不是恐怖小說看多了?」

「是啊是啊,你這句話什麼意思?你不會是真的發燒了吧?」

當然,雖然絕大部分人都認為陳飛在胡言亂語,居然平白無故的說他們這些人即將沒命,不過卻有一個人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