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三十四章∶窗外之手

第二百三十四章∶窗外之手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漆黑無比的黑暗之中,胡亞偉的冷汗幾乎就是刷的一下便瞬間布滿全身,是的,因為門無論如何都打不開!

在聯想到之前陳飛所說的夜晚會有鬼來殺人的事情,此刻的胡亞偉可以說已經恐慌到了極致。www.pashuw.com

「呀...呀...」

目前胡亞偉就這樣站在門的旁邊雙手握住門把手拼了命的拉門,可讓他絕望的是明明門沒有鎖卻依舊是紋絲不動,所以接下來恐慌無比的他便終於忍不住對著門大叫起來...

「爸!媽!開門啊!我被困在卧室里出不來了!!!」

沒錯,胡亞偉還並沒有被恐懼嚇得完全失去理智,至少在發現他根本就拉不開這道門的時候想起了呼救,他大聲的喊了起來,希望隔壁自己的父母在聽到他的呼救聲後可以來救他。

但是讓他無法理解的是...明明他的聲音喊得極限響而且還伴隨著一陣陣砰咚的拍門聲,可大半天過去了,隔壁卻沒有傳出一絲動靜,就好像他的叫聲隔壁父母根本就聽不到一樣...

「不...不可能的!這怎麼可能...!?」

恐慌中的胡亞偉就這樣面對卧室的房門不解的自言自語著,可是他卻並沒有注意到...

就在這時,也就是在他身後不遠處的窗戶那,在黑暗的遮掩下...一雙手卻是悄無聲息的從伸手不見五指的窗外伸進了卧室里!!!

這雙手聯同胳膊就這樣直直的伸了進來,而且伸進來的速度很慢,可詭異的是這兩條胳膊伸進窗內後居然一直朝前方延伸著,目前兩條胳膊也已經伸進卧室內有兩米了,可是...卻依舊繼續朝前延伸著!似乎根本就看不到著兩條胳膊所連接的身體!!!

黑暗之中,這兩條極長胳膊已經朝門口移動了4米多了,至於這兩條胳膊的目的地赫然就是如今依然站在站在卧室門口的胡亞偉!

啪咚!

「爸!媽!開門啊!開門啊!我出不去了!」

胡亞偉依舊在拍打著門並呼喊著,對於即將伸到他背後的那雙手絲毫未察覺...

所以...當著兩條胳膊延伸到第5米的時候...

剎那之間!胳膊前端的那雙手便狠狠一把抓住了胡亞偉的雙肩!同時在胡亞偉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猛的將他朝後方拉去!!!

「啊啊啊啊...!!!」

下一刻,伴隨著胡亞偉那一聲極為凄厲的尖叫聲,他便被那雙手瞬間給拉到了窗戶的外面並消失在了窗外的黑暗之中...

兩秒鐘...從那雙手抓住胡亞偉到將他拉入窗外消失不見,前後僅僅只過了兩秒鐘!

啪!

然而就在胡亞偉被拉入窗外消失後沒多久,伴隨著啪的一聲,卧室內的燈居然重新亮了起來,電源居然恢復了。

不過遺憾的是...明亮的卧室內卻在也看不到胡亞偉的身影了...

...............

時間重新回到幾小時前,在鎮平市東郊區的某棟別墅內...

雖然外面的夜色漆黑無比,可別墅內卻是燈火通明,目前劉姍姍正坐在別墅一樓的沙發上正將一個手機放在耳旁聽著什麼...

「乖女兒,你的事我剛剛已經在電話里告訴張大師了,用不了多久他就會過去,你先等一會吧,爸爸正在和客戶在外面談一比生意,你在家裡有什麼事就讓你王姨去做,我先掛了啊。」

「喂!?喂?爸?爸?」

嘟嘟...

在聽到手機里傳出的忙音後,劉珊珊才無奈的掛斷了手機。

劉珊珊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中,她父親是一家建築材料公司的副總,終日在外奔波以及與客戶洽談生意,也不經常在家,所以他便聘請了一個保姆負責平常照顧女兒劉珊珊的日常生活起居,自然的,這棟別墅里平常也就只住著劉珊珊與保姆兩個人。

5分鐘前,正在外面交際應酬的劉珊珊的父親接到了女兒打來的電話,電話里女兒用顫抖的聲音告訴他今晚很可能有鬼來殺她,希望爸爸能回家陪她,可劉姍姍的父親在聽到女兒的話後卻是啞然失笑,他認為女兒在和他開玩笑,可讓他無奈的是...無論他怎麼在電話里哄女兒都沒用,女兒也依舊不依不撓的堅持讓他回來,然而客戶就在身邊...所以無奈之下他便給他曾認識的一位高人張大師打了電話,希望張大師能儘快趕到他家裡為女兒驅邪,至於錢會在明天付清。

其實說白了他根本就不相信女兒的話,有鬼?這怎麼可能!?不過平常他卻又是一個非常寵愛女兒的父親,可是與客戶談的生意也讓他脫不開身,所以無奈之下他才會打電話讓那位高人張大師去家裡讓女兒安心。

話歸正題,目前時間已經來到深夜22.55分,望著時鐘上時間,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劉珊珊忍不住打了一個輕微的哆嗦,同時她的臉色也有些蒼白。

噠...噠...

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名年紀約四十歲左右的婦女端著一個小托盤走進了客廳,來到客廳後她將小托盤放在了客廳沙發前的茶几上。

「姍姍,這大半夜的你怎麼還不睡啊?你之前說的有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姍姍咱別鬧了好不?我剛剛在廚房給你做了一碗混沌,等你吃完就去卧室睡覺好不好?」

中年婦女一邊說著還一邊指了指茶几上的那碗混沌。

看著面前的中年婦女以及茶几上的食物,此刻的劉珊珊卻是一絲食慾都沒有,她只是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