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五十章∶你死我便可生

第二百五十章∶你死我便可生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田小雅!是你!?你要做什麼?」

看到襲擊完田大虎並在剛剛還差一點殺死自己的人居然是田小雅,這時候的陳飛可謂是既吃驚可又在意料之內。

沒有錯,其實這不難理解,之所以會是在意料之內是因為陳飛早就開始懷疑田小雅了,不過那也僅僅是懷疑,因為他只是通過分析才得出的結論並無真憑實據,所以一向講究三思而後動的陳飛才沒有直接指認田小雅就是鬼,他擔心一旦盲目指認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鬼會大開殺戒,這是他絕不願意看到的,至於所謂的驚其實則是如今田小雅的行為實在是太莫名其妙,從她剛剛的行為來看她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攻擊他與田大虎二人,除非...她真的是...

可目前的他也已經沒有時間在思考下去了,因為當陳飛看清田小雅的樣貌後,田小雅不僅不慌張反而還嘴角一仰的冷笑一聲,隨後她居然繼續手持著匕首朝著陳飛快速的沖了過去!

看到這裡陳飛不由面色大變!沒想到田小雅居然真的打算致他與死地,而且更讓他震驚的是從田小雅的動作來看...她的動作竟是如此的迅速!這...這還是那個平時在班級里看小去瘦小且手無縛雞之力的田小雅嗎!?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田小雅沖向他的這一刻陳飛也不在猶豫,他猛地朝著右側的方向一閃,堪堪躲過了田小雅的在次一擊,隨後便迅速地朝著廁所的門口處跑去!可是陳飛動作雖快但田小雅的動作竟然比他還快!正當陳飛剛剛邁動雙腿才跑了幾步時,他卻猛地感到自己頭髮一陣劇痛!下一秒他就被身後的田小雅一把抓住頭髮並狠狠的又給拽了回來!

「額啊......!」

伴隨著陳飛的一聲痛呼,只聽噗通一聲他就因為慣性而一下子仰面摔倒在地上,緊接著透過他手上電子錶那微弱的藍光...他看到站立在他身前田小雅的匕首在一次狠狠的朝著他的脖頸處刺了下去!

看來...這田小雅此刻是非要殺死他不可了!!!

在如此危急時刻,想到這裡的陳飛終於也不在顧忌那麼多了,望著下一秒就會插入他咽喉的匕首,陳飛的瞳孔瞬間一陣收縮,在忽然爆發出一聲大喝的同時他的右手竟快速的在千鈞一髮之際猛地死死握住了刺下來來的匕首鋒刃!同時也堪堪阻擋了匕首的繼續刺入!

「額....啊...啊....啊...」

形勢很危急,陳飛就這樣仰面躺在地上,而身邊的田小雅卻是蹲在他的身前用力的將手裡的匕首插下,不過匕首鋒刃卻是被陳飛的右手死死地握住,目前二人里一個面容冰冷不斷用力朝下發力,另一個則是咬牙切齒的握著匕首拚命的阻止匕首的刺入!

鮮血...頓時從陳飛那握著匕首鋒刃的右手上大片的滲出...

接下來,為了能讓更多的力量使出,田小雅將另一隻左手也按在了匕首的手把上開始雙手用力的向下按去,至於陳飛也是將左手伸出握住了自己那抓著鋒刃的右手拚命的阻攔!

看著田小雅那冰冷的雙眼以及感受到身上所傳來的巨大力量,陳飛震驚了,萬萬沒想到田小雅一個女生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氣!雖說處於上方的田小雅能夠用全身的力量而位於下方的他卻只能用一雙手臂的力量,可無論怎麼看田小雅都不應該有這麼大的力量才對!

在上方田小雅的壓迫下,她手裡的匕首也是緩緩的壓下,至於陳飛抓住鋒刃的那雙鮮血淋漓的雙手卻是慢慢的後縮...造成這種事情的結果便是...匕首的鋒刃距離陳飛的喉嚨越來越近!!!

這一刻,陳飛的那雙眼睛裡開始逐漸充滿血絲!

「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陳飛猛地一聲大吼,千鈞一髮之際,陳飛的兩條手臂頓時就猛地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同時他那握著匕首鋒刃的雙手猛地向左側一擰!下一秒...他與田小雅手裡的匕首便被狠狠地被橫向甩飛了出去!!!

叮噹!

匕首飛一般的撞到了廁所左邊的牆上又掉落在了地上,看到匕首竟被陳飛用力甩飛,這時他身前的田小雅其臉上則是露出了一絲吃驚的神色,而在下一秒陳飛那鮮血淋漓的拳頭則是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臉上!!!

砰!

伴隨著一聲拳頭入肉的沉悶聲,吃驚中的田小雅便被臉上傳來的重力狠狠地打翻在地!同時一直躺在地上的陳飛則也是趁機爬了起來!

不料讓陳飛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上一秒他爬起的同時,幾乎同一時間剛剛被他一拳打翻的田小雅居然也是迅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且還迅速的站在廁所的門口堵住了陳飛的逃跑出口!!!

在看前方的田小雅,由於之前陳飛的那一記重拳,目前的她嘴角流出了一串鮮血,不過此時的她面容依舊冰冷異常,一雙充滿著殺意的眼睛依舊是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陳飛!

看到這裡的陳飛也早已經被嚇得肝膽俱裂!

是的,這...這田小雅還是女生嗎!?速度快的出奇,力量大得出奇,神經反應程度更是快過絕大多數普通人,而且抗擊打能力還這麼強...這...這...

陳飛就好像第一天認識她一般的震驚不已,看著前方那全身上下散發著殺意的田小雅...他全身開始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是的...陳飛害怕了,他恐懼了...因為通過剛才的觀察他知道...就算田小雅不拿武器自己也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