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五十五章∶正式隊長

第二百五十五章∶正式隊長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ps:本章節為二合一大章節}

恍惚之間,不知過了多久,當何飛重新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他已經處於列車的5號車廂之內了,然而與之前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5號車廂內卻只有他一個人,當然,原因也很簡單,因為這一次的靈異任務屬於單人參與的隊長考核任務。

看到自己終於活著返回了列車,何飛先是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隨後便走到車廂兩側的座位旁一屁股坐了下來...

——活下來了!

他成功的渡過了這場極為詭異的特殊級靈異任務!

所以...他也很累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這個累並不是身體上的累,而是精神與大腦的累,說起來在剛剛經歷的那場考核任務里,他幾乎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受到鬼的攻擊,其實之前他也分析出來了,這場靈異任務里的鬼其最終目的就是想讓何飛完不成任務,最後因任務時限超時而被詛咒抹殺!而之所以會這麼累,其原因則在於這場靈異任務則是一場懸疑性質遠大於恐怖性質的任務,一不留神便會錯過生路!

正當何飛坐在座位上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間,一個毫無感情的冰冷聲音便傳入了何飛的腦海里...

「代理隊長何飛,現已成功通過隊長考核任務,目前已經正式成為詛咒空間第七輪迴隊伍的隊長,隊長許可權也同時開啟,可去1號車廂查看。」

聽到這個聲音後,何飛苦笑了一聲,沒錯,費勁千辛萬苦甚至差一點就死在任務里...這代價與風險也太大了,不過最終還是獲得了回報,他成為了正式的隊長!

通知的聲音過後,何飛並沒有立即動身前往1號車廂,反而是在原地又繼續休息了一會,雖然5號車廂早已經將他全身的傷勢都治療完畢,可是卻辦不到消除精神上的疲勞,如果不是對隊長許可權有些期待,他甚至現在就有種想立刻去自己的房間卧室里好好睡一覺的衝動。

...............

又繼續休息了大約15分鐘後,何飛便打算離開5號車廂,同時還在起身後特意看了一眼5號車廂內的時鐘...

22.30...

看到這裡,何飛頓時一驚,沒想到時間竟然這麼晚了!雖然他知道列車外界始終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也並沒有白天與夜晚之分,可這裡的眾人們卻也是依舊按照24小時的時間段來作息的,所以當看到時間都這麼晚了以後,他心裡也在考量著要不要乾脆直接回3號車廂的卧室里休息得了,等到明天在去1號車廂里查看隊長許可權也不遲。

打定主意後,何飛便起身朝連接門走去,伴隨著一陣連接門自動打開的呲啦聲,他打算直接返回3號車廂,然而在途徑4號車廂的時候...他卻看到...

有一個留著光頭穿這一件黑背心且一臉鬍渣子的男人...正躺在4號車廂右側的那排連椅上呼呼大睡!

看到這裡,何飛微微一愣,張哥?這麼晚了他不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覺怎麼跑到4號車廂里來了?

當然,何飛的疑惑並沒有維持多久,剛剛連接門的開啟聲與何飛的腳步聲也把張虎吵醒了,張虎在打了個哈欠後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可當他睜開眼後,一個極為熟悉的身影卻是赫然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目前剛剛醒來的張虎就這樣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何飛,至於何飛卻是看著張虎露出了微笑...

5秒鐘後...

「卧槽!!!」

剎那之間,張虎便猛地從連椅上騰地站了起來,緊接著就走到何飛的面前伸出雙臂給了和何飛一個大大的熊抱!

被笑容滿面的張虎抱著,何飛能明顯感覺到此刻張虎內心的喜悅與激動,這也不由讓他內心一陣溫暖。

「兄弟,你回來了!」

「恩,我回來了!」

很快,鬆開了何飛的張虎便看著何飛問道「隊長考核任務完成了?」

聽到面前張虎的問題後,何飛卻是微笑著反問道「既然我如今依舊能活著出現在你的面前,那麼這代表著什麼張哥還不知道嗎?」

何飛說完後,張虎頓時哈哈一笑,隨即舉起右手的拳頭用力錘了一下何飛的胸口說道「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會完成隊長考核任務的!」

可以看出來,當得知何飛已經正式通過了隊長考核後,張虎真的非常高興。

二人先是寒暄了一陣,不過接下來何飛先是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眼張虎,隨後便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對了張哥,你不在3號車廂自己的卧室里睡覺怎麼跑到4號車廂里睡了?難道...你你搬家了?」

聽到何飛的問題,張虎連忙解釋道「卧槽,你瞎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搬家,我之所以會在這裡,其實還是因為你。」

何飛微微一愣,他感到有些不解,所以接下來張虎便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完整的告訴了何飛。

...............

原來之前何飛在參加隊長考核任務沒多久,程櫻就將這個消息告知了目前列車裡的所有人,眾人也得知何飛竟然偷偷的去執行隊長考核任務的事,他們的反應也是一陣躁動,畢竟這隊長考核任務並不是強制性的,任何時候都可以自由選擇執行亦或是不執行,萬萬沒有想到何飛居然連聲招呼都不打便直接去考核了,雖然他們的內心也都明白何飛這麼做的原因就是為了怕他們不放心自己而勸阻他不讓他前往,可是...要知道這可是一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