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五十九章∶重點會議

第二百五十九章∶重點會議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休息期第六天,早上8.00鐘左右,2號車廂會議室內...

依舊在那個大圓形會議桌前,目前隊伍里所有的人都聚集於此,張虎、程櫻、趙平、姚付江以及錢學玲幾人都坐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原本何飛也打算坐在自己曾經的位置上,不過卻是被眾人一起硬是推到了會議桌的首位坐了下來...而這個位置也就是曾經鄭璇所坐的位置。www.pashuw.com

「咳咳...!」

望著會議桌四周那一圈的眾人,這一刻的何飛有些緊張,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坐在首位並以正式隊長的身份主持會議,他先是咳嗽了一聲,可接下來卻是不知如何開說了。

當然,四周的其餘人也並非看不出來目前何飛似乎有些緊張,沉寂了幾秒後趙平卻是首先開口說話了,當然,按理說會議的一開始則是由隊長首先發言,可看何飛目前的那個樣子...

望著前方坐在首位的何飛,趙平先是用手扶了扶鼻樑上的金絲眼鏡,接著其後的一句話便將何飛以及其餘人的關注點全拉到了會議的正題上,他淡淡的看著何飛說道「昨天你在1號車廂的事,是不是該於大家說說了?」

聽到趙平的話何飛才猛然響起了今天會議的主題,果然,一旦進入正題後何飛則很快進入了狀態,他先是肯定的點了點頭,隨後看著面前的一眾人說道「今天我召集大家開會的目的就是要告訴大家一個消息,那就是關於隊長許可權的問題。」

何飛話音一落,其餘人的反應卻是各不相同,可以很明顯的分為兩種,當他的話說完後,除了昨天就得知消息的趙平面無表情外,張虎與程櫻兩人露出了些許驚訝的神色,至於姚付江與錢學玲兩人的表情則是很自然。

可能有人會問了,為什麼張虎與程櫻二人的反應比姚付江與錢學玲還要大?其實這是有原因的,因為之前鄭璇在當隊長的時候她可是從沒有把隊長的許可權告知過大家,除了那個新人登車通知權外,其餘的許可權眾人都一無所知,不料今日...剛當上隊長後的何飛...聽他話語中的意思...似乎是直接打算將隊長的許可權告知大家,尤其是在列車裡呆的時間最長與鄭璇接觸最久的幾人在聽到何飛的話後自然而然的有些驚訝,或許也只有與鄭璇接觸時間並不長的姚付江與錢學玲二人才不會有那麼大反應吧。

在接下來的十幾分鐘里,何飛便將昨天他通過屏幕得知的c級隊長許可權全部都告知了眾人,期間還對每一條許可權的個人見解一同說了出來。

期間眾人也沒有人插話,所有人也都是全神貫注的聽著。

其實說實話,何飛也可以選擇和當初的鄭璇一樣將隊長許可權對眾人保密,可經過昨晚的一翻思考後他還是決定告知眾人,原因雖然很多,不過最大原因的便是對將來極有可能與其他輪迴隊伍遭遇的未雨綢繆。

因為經過之前他的那場考核任務何飛就隱隱感覺到在不久的將來...鬼或許並不是唯一的敵人,因為...有時候人心真的會比鬼更加的可怕!他必須提前給隊伍里的人們打好預防針,萬一真有一天出現兩個不同團隊遭遇的情況,他不希望自己的隊伍觸不及防。

何飛的話全部說完後,感覺有些口渴的他端起了自己桌前的那杯茶往自己嘴裡灌去,痛快的喝了大半杯後他才重新將目光掃向了其餘人。

果然!不出何飛心中所料,除了昨天就提前得知的趙平外,其餘人眾人在全部聽完後他們的臉上幾乎清一色都出現了程度不同的震驚之色!尤其是張虎更是一下從座位上站起身來並兩眼死死地盯著何飛問道「你說啥!在這個詛咒空間里並非只有我們一個隊伍?這是真的嗎!?」

不錯,雖說隊長的許可權有好幾條,眾人在聽後也都是驚訝,但期間何飛所透露的詛咒空間里也有其他隊伍與列車存在的事卻是一個最大的炸彈,被何飛放出後導致其餘人最震驚的也莫過於此。

不僅是張虎,程櫻、姚付江甚至是錢學玲三人的驚訝程度也並不小,錢學玲是個新人在詛咒空間里呆的時間並不長還好說,而其餘人可是在裡面呆的時間不算短了,這麼久以來他們可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消息,這消息帶給他們的衝擊不可謂不大。

看到眾人的反應,何飛先是對著張虎點了點頭表示這是真的,接下來他又將之前他在隊長考核任務里碰到第九輪迴隊伍隊長的事告訴了眾人以為證明。

他的這件事說完後,這一次眾人卻反而不說話了,尤其是心思細密的幾個人似乎也猜出了何飛將詛咒空間還存有別的隊伍的事告知他們的用意了,不錯,那就是防範於未然,隊伍里沒有白痴,從何飛之前所說的總總他們隱約已經猜透了何飛的用意。

在聽完何飛的敘述沒多久,程櫻一邊用小指挖著耳朵一邊用毫不在乎的表情說道「嘿,我說何飛,你別把這事情形容的那麼嚴重,就算詛咒空間里有別的隊伍那又怎麼樣?將來如果遇到的話,如果對我們友善那我們就陪他們一起友善,如果他們對我們有敵意亦或是打算攻擊我們的話...」

說到這裡的程櫻先是頓了一頓,緊接著她的一雙眼睛裡卻是猛然閃現出一絲極為冰冷的寒光,她又繼續說道「要是那樣的話...那就把對方全部殺光好了。」

程櫻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極為平淡,但從她的眼神與那很隨便的表情則反而讓其餘人忍不住心中一顫,可隨後卻又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