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六十二章∶新人登車

第二百六十二章∶新人登車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靈異任務的預知功能開啟後,隨後的幾天里眾人依舊和往常一樣各自在自己的房間里生活著,亦或是互相偶爾串個門聊個天什麼的,當然了,與之前唯一的不同是...後面的幾天里,車內的所有人都會抽空在自己的房間內觀看經典的恐怖系列電影《陰陽路》,雖說這電影極為經典,列車內的眾人也幾乎都看過,但這也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時間一久對裡面的劇情印象就淡了,所以必須重溫一遍。

不錯,既然已經提前得知了下一場的靈異任務會是《陰陽路》,那麼只要不是傻子就肯定會在自己的房間里提前觀看這個電影為即將到來的靈異任務做準備,值得一提的是這所謂的《陰陽路》並不僅僅是單單的一部靈異電影,這還是一個系列的電影,前後竟然高達20部!雖說他們都曾經看過,可完整看過20部的人卻沒有,所以當得知是這個劇情以後...眾人恐怕遺忘了什麼近期也都在一部一部的觀看並盡最大努力記住劇情里的各種細節,雖然很傷腦但也總比進入靈異任務後因對劇情不熟悉而陷入危險要好得多。

就比如張虎,此刻他正是按照上面的那些邏輯坐在自己客廳的沙發上觀看著《陰陽路》系列的其中一部,直到他的房門被咚咚敲響。

正看得起勁的張虎並沒有第一時間聽到敲門聲,直到第二聲敲門聲響起才引起了張虎的注意,張虎先是按下了暫停鍵,隨後起身走到房門前伸手拉開了房門,至於門外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一臉嚴肅的何飛!

...............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望著門外不停傳來的敲門聲,趙平的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沒錯,不用想他都知道敲門的人會是誰,他並沒有搭理,依舊是重新回過頭看向了前方的電視機,然而...

咚咚...咚咚咚...!

趙平的臉逐漸陰沉了下來...

最終,被吵得看不下去了的趙平終於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並走到門口一把拉開了房門,果然...門外出現的依舊是那張和他曾經無比深愛過的那張臉極為相似的臉...

雖然這形容的有些繞口,然趙平自己心裡卻是明白的很,她...並不是真正的她!僅僅只是相似而已!

打量著門外的這個女人,趙平陰著臉問道「怎麼又是你?」

門外的女人正是錢學玲,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臉上畫著淡妝,腳上也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在加上她那本就不錯的臉蛋與較好的身材給旁人的第一感覺自然是吸引力大增,可惜的是...她的精心打扮對面前的這個戴著眼鏡男人似乎並沒有用...

都說女人是一種很感性的動物,同時也是一種認死理的動物,自從她在上一場靈異任務里被趙平捨命相救過後,不知怎麼的,她就開始喜歡上了面前的這個在別人眼裡無比陰冷的男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自從把她從駱元手裡救下後...男人對她的態度便180度大轉彎不理不睬,然而回想起當初趙平為了救她那無比拚命的樣子,細心的錢學玲已經隱隱感覺到這個男人或許是一個擁有著悲傷過去的人...

不錯,女人的第六感往往比男人要準確的多,錢學玲已經察覺到...自己極有可能與趙平的過去的某個女人或許...有一些相同的地方...

別看她如今已經二十七八歲了,她卻一直沒結婚,並且憑藉著她姣好臉龐以及不錯的身材,在現實世界裡追她的男人還是不算少的,雖然她的樣貌與氣質整體上略輸與前隊長鄭璇一籌,可總體上還是一個極為出眾的美女,然而誰也不會想到在進入詛咒空間後她竟會喜歡上了這個在其餘輪迴者嘴裡評價很差的男人,她還選擇了倒追,據那名叫姚付江的輪迴者說她面前的這個男人正是一個為了活下去而不擇手段甚至坑害隊友的人,但...

但她依舊還是喜歡上了這個男人!

雖說這個男人當初救她時極有可能把她當成了另一個人,然對她來說就憑男人曾經捨命救過她這一點便足夠了,女人果真是一種無法理解的動物...

話歸正題,聽到面前這個眼鏡男用那張陰沉無比的臉說出的話後,錢學玲則是毫不在意的看著趙平微笑道「我可以進來嗎?」

「不可以。」

趙平面無表情的拒絕了錢學玲的請求,而且拒絕的還是那麼的乾脆與毋庸置疑。

得到趙平的拒絕後,錢學玲的表情不易察覺的微微一黯,接下來她卻是依舊滿臉微笑的說道「你真的不打算讓我進去嗎?那你可別後悔哦?」

這一次趙平沒有回答她什麼,只是依舊面無表情的說道「如果沒什麼事我就關門了。」

啪嗒...!

她的話音剛落,伴隨著一聲啪嗒聲房門在這一刻重新關閉了,錢學玲也被關在了門外,可奇怪的是...門前的她臉上卻沒有產生一絲的失望與難過的表情,反而是在眼珠一轉後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轉身朝著另一個房門走去。

來到那人的房門旁,錢學玲敲了敲門,很快的,一個哈欠連天的且樣貌中性的年輕人打開了門,在房門打開後年輕人本想狠狠教訓教訓這個膽敢打擾她睡覺的人,可定睛一看...只見面前站著的竟是錢學玲!?

看到竟是錢學玲,年輕人不由一愣,隨後便用疑惑的神情向她問道「嗯?是學玲姐?你找我有什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