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六十三章∶陳逍遙

第二百六十三章∶陳逍遙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呲呲呲...!」

伴隨著列車的那陣剎車與車輪摩擦鐵軌的聲音,這趟地獄列車終於在一個未知的站台前停了下來...

「呲啦...」

然後,4號車廂的車門緊接著便自動打開了。www.pashuw.com

門打開後,張虎就大搖大擺的走向了門口,隨後立即向著外面看去,雖然外面依舊很黑,不過張虎所看的方向則是前方不遠處在車燈的映照下那唯一明亮著的站台。

視線看去,前方的列車站台上有4個人,三男一女,且衣著各異,那唯一的一名女性從樣貌來看年紀應該在二十五六歲左右,穿著一身藍色的工作服,另一名男子穿的也是和那名女性同一款式的工作服,從著裝上看這一男一女似乎是同一家工廠里工友。

剩下的兩名男子里其中那名男子身穿白色大褂的年紀似乎很大,看年紀應該在五十餘歲,至於最後一名男子則很年輕,估計年紀應該在二十多歲左右,可是...當看清這個年輕人的衣著裝扮後,張虎卻是剎那間愣住了...

張虎怎麼說也是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人,而且他干接待新人的活也不是第一次了,什麼樣的新人他沒見過?至於這一次在看到那名青年後他之所以會楞了一下並非是這青年有什麼過人之處,而是...這個人的打扮卻是非常不同於常人。

因為這傢伙竟然穿著一身道袍!?

不僅如此,當列車停下以及張虎出來後,四人里那兩名身穿藍色工作服的一男一女便立即用惶恐的眼神看向了剛剛停下的列車以及車門口出現的張虎,然而...那名五十餘歲的老者與那名穿著道袍的青年二人卻始終面對面的激烈的爭論著什麼,似乎二者根本就不在意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莫名出現的列車一樣...

「好你個老傢伙!我都說有鬼了,沒想到你還是不信!你個老頑固!」

「哼,小子,年紀輕輕的你做點什麼不好?為何非要干這種裝神弄鬼的行業?這是讓人不恥的!」

「我了個擦,老傢伙你這說的是啥話?我師父就說過,干我們這一行的不僅受萬人敬仰而且還能賺大錢,最重要的是干我們這行的還會有妹子喜歡!對了,你說你不信有鬼,那我問你,剛剛那個白衣女鬼你怎麼給我解釋?」

「哼哼!別以為我不知道,裝的倒是像真的是的,我估計那個白衣女鬼要不就是人假扮的要不就是什麼什麼投影技術,我在科學院里呆了這麼多年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這種迷信思想我根本就不信!」

「嘖嘖...嘖嘖嘖...老頭你就嘴硬吧你,你話說的那麼好聽,那麼當初女鬼追來的時候你怎麼也和我以及這個妹子與這個傢伙一樣拚命的逃跑?」

「我...我那是人在碰到未知的突髮狀況下的本能反應!」

...............

望著前方那個道袍青年與老者的激烈爭論,張虎的表情不由的有些懵比,是的...就像之前所說的那樣,他張虎干接待新人的活也不是第一次了,什麼樣的新人他沒見過?有發瘋的、有質疑的、有不屑一顧的、當然絕大部分新人在這種詭異的場景下看到列車後都是惶恐不安的,然而沒想到這次站台的上的這倆人...不僅沒有表露出任何情緒不說...還乾脆直接無視了列車與他自己,似乎二人都極為重視這場辯論,似乎誰都想把對方辯論的啞口無言才好。

當然,時間有限,他知道列車只會在站台等待新人15分鐘,所以他也不可能一直圍觀二人就這樣辯論下去,誰知道這倆人會辯論到什麼時候?

所以接下來張虎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便猛地大聲對著前方站台上的幾人大吼道「喂!你們這幾個人給我聽好了!不想死的就不要繼續在那裡墨跡了,抓緊時間上車!」

張虎的這聲大喝一出口聲音不可謂不響,那名工作服女與工作服男也很自然的被他的這聲大吼給嚇了一跳,他們先是打了個哆嗦隨即便用有些畏懼的目光看向了車門前的張虎,當然了,一直在激烈爭論的那名道袍青年與老者也是在張虎的這聲大喝下停止了爭吵,二人也不約而同的將頭轉向了車門前的張虎那裡並且開始仔細打量起了來,只見列車門旁的這男人身高約在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不說還留著個光頭,被黑色背心包裹的軀體其裸露的部位露出了紮實的肌肉,而且此人樣貌極為兇狠,還一臉的鬍渣子,第一眼看去竟給人一種窮凶極惡的感覺!

看到四人全被自己的這一聲大吼鎮住了的同時還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這一刻張虎有些得意,為了配合如今的恐怖與詭異的氣氛...所以張虎便又習慣性的對著四人露出了一臉的獰笑!

果然!當張虎那兇惡的臉上露出獰笑後,那名工作服男頓時就被嚇得忍不住後退了一步,而那名工作服女更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二人果然對張虎的表情產生了畏懼,不過...

「老頭,這滿臉鬍渣子的傢伙你認識?」

「你說什麼呢!你認為身為堂堂院士的我會認識這種人嗎?」

「那他怎麼對著你露出友好的笑容啊?」

當這一老一少被張虎吸引了目光後,看到張虎的樣子,這倆人不僅沒有露出一絲驚愕的神情卻反而直接對著前方的張虎開始指指點點起來。

當然了,停止爭吵後的二人似乎在這一刻才正式注意起了前方的那輛列車以及張虎。

看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