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六十九章∶孤魂野鬼

第二百六十九章∶孤魂野鬼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最後,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陳逍遙,同時所有人也都聽到了他說的那句話。www.pashuw.com

「你...你說剛剛你收拾了一隻...鬼?」

這句話是何飛問的,同時也是代替其餘人問的,只不過當何飛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一旁的其他輪迴者們卻全都用非常震驚的神情看著陳逍遙。

是的,在眾人以往的印象中,鬼這個東西基本就是無敵的存在,是人類所無法對付的,然而沒想到今日這個叫陳逍遙的新人居然說他剛剛收拾了一隻鬼?如果是真的話,那麼這人可實在是不簡單了,雖說剛剛眾人都沒有看到陳逍遙做了些什麼,然而一聯想到這傢伙的道士身份...或許可能性還真不小?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陳逍遙得意洋洋正要開口說些什麼,不過隨即下一刻他那原本得意與輕浮的表情卻是眨眼間轉變成了一臉的凝重,接下來他便慌忙將腦袋看向身後,然後他又連忙將頭轉了回來對大家說道「大家快走!那東西不止一隻,身後又有東西跟來了!」

聽到陳逍遙這麼一說,有些詫異的眾人原本打算刨根問底,可卻都是被何飛制止了,眾人依舊繼續前行,而之所以他會這麼做的主要原因便是他注意到了剛剛陳逍遙說話時那一臉凝重的表情與語氣,在何飛對陳逍遙的短暫印象中,陳逍遙這個人雖說給人的感覺總是一副輕佻的樣子,不過...當看到一個輕佻輕浮的人露出了少有的凝重之色後,他還是決定選擇相信並按照陳逍遙的所說的那樣隊伍繼續前行。

...............

啪嗒...啪嗒...啪嗒...

在寂靜的午夜之中,伴隨著一串腳步聲,在一道郊外的公路上,有十個人正默默無語的行走在這條路上,至於這條路的名稱則被稱之為...陰陽路!

目前陳逍遙依舊走在眾人的最後面,只不過這一次他的神情卻是與之前完全的不同,之前的他在行走時總是露出一副淡定自然的神情,而這一次的他雖說還是走在隊伍的最後,但其表情卻是極為的凝重萬分,甚至在一分鐘前陳逍遙的額頭上還划過幾滴冷汗...

如果此時將鏡頭偏離輪迴者的隊伍,而是拉到隊伍後面的二十米左右的話...那麼便會發現...

此刻!在輪迴者隊伍後面約二十米的地方,正有數不清的『人』跟在隊伍的後面!!!

這些『人』的數量最少都有好幾百之多,黑壓壓的一大片,他們全都低著頭行走在這條公路上,也看不清樣貌,而且更加詭異的是正跟在輪迴者隊伍後面的這群『人』竟然無一例外的沒有一個發出一絲聲音!他們就這樣用既不快又不慢的速度跟在後面...

「咕嘟...」

陳逍遙終於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這時候的他已經完全也沒有了往日的淡定與坦然自若,或許因為夜色與距離的關係前面正在行走的輪迴者們看不到身後的情形,可他卻是早已知曉了後面的一切情況!

或許這時候有人要問了,為什麼唯獨陳逍遙會知道身後的事情?難道他的視力有那麼好?其實並不是,真正原因則是之前他所撒的那一地沾了他鮮血的黑米!

不錯,那些黑米灑在地上後不僅僅擁有驅鬼的作用,而且還具有一定的感應與探測能力,當身後那數量極多的鬼途徑被黑米所覆蓋的地面時,陳逍遙就已經大體得知了身後那些東西的數量了,他原本以為事情並沒有那麼複雜,可卻萬萬沒有想到最終事情會變成這樣!

目前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身後的那群鬼似乎並沒有清醒過來,現今依舊依靠本能的跟隨在輪迴者們的後面。

陳逍遙知道,身後的這群東西雖說都屬於鬼,但卻全都屬於鬼裡面等級最低的『孤魂』級別,所謂的孤魂,是指當人在死亡的時候,由於死的時候太過於突然,那人根本就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甚至是神經都還沒反應過來前就已經死了,最好的例子便是突如其來的車禍等突發死亡事件,這樣的突發死亡方式雖說也屬於橫死,不過由於死的時候太過於突然,他們的靈魂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也不知道是誰殺了他們,雖說死後依舊存有橫死者應有的怨氣,可卻因為找不到仇人而使得其靈魂變得一片茫然,其靈魂也只能終日徘徊在當初死亡的地方無法離開,而一旦有活人經過這裡那麼這些枉死的靈魂們便會依照鬼物們的本能跟隨,不過與其他鬼物唯一不同的是,這些鬼卻是一群完全沒有神智的鬼,不僅沒有神智同時也並沒有厲鬼那樣可怕的能力與恐怖的殺意,僅僅只是依照鬼物的本能追擊活人。

可話又說回來了,陳逍遙雖然知道孤魂們的實力遠遠低於厲鬼,但也知道當孤魂一旦接觸了活人,那麼受活人陽氣的影響卻有很大的可能讓之前不清醒的意識與怨氣覺醒,從而轉化成真正的厲鬼!!!

想到這裡,陳逍遙不在猶豫!他先是小跑了幾步並越過了前面的其他輪迴者後到達了何飛的身邊,同時他的這個動作也讓四周的輪迴者們一陣詫異。

當然,目前的陳逍遙可不在乎眾人的目光,當他來到位於最前方的何飛身旁後便立即對何飛說道「我建議我們要加快一些行進速度了,爭取早點趕回市區。」

陳逍遙一邊走一邊對著何飛說出了這句話,當然他的這些話也一字不落的進入了何飛的耳里,聽到陳逍遙的話後,何飛先是看了一眼陳逍遙,然後又回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