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七十三章∶尖沙咀喋血

第二百七十三章∶尖沙咀喋血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ps:本章節為二合一大章節}

由於香港這個地方本身就屬於東亞非常發達與繁榮的地區,在加上旺角此地更屬於香港的中心地區之一,所以別看是午夜,輪迴者想在這條繁華的街道找到一個24小時營業的旅館亦或是酒店卻很容易,最終一行人進入了一家名為尖沙咀的酒店之內。

進入酒店前,眾人本以為由於是深夜那麼整個一樓大廳除了前台值班的接待員外應該不會在有其他人了,不過當他們完全進入酒店後卻發現他們錯了。

因為視線之內,燈火通明的一樓的大廳其右側角落處正有不少人聚在一起交談著什麼,粗略一看這些人約有十五六人左右,雖說由於餐廳較大的關係那伙人在說什麼聽得不太清楚,但聽著那些人時不時發出的喧鬧聲,似乎這群人正在聊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一樣。

話歸正題,當一眾輪迴者全部進入一樓大廳後,距離門口最近的接待前台上的一名男接待先是一愣,他看向眾人的眼神有些驚訝,是的,那是因為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居然還有人會來酒店?

「請問幾位先生女士是要住宿嗎?」

雖說疑惑,然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的,隨後接待員便對著一眾人問出了例行公事般的問題。

當然,這種交際何飛最為拿手,所以在聽到接待員的問題後,人群中的何飛正欲走到前台說話,可還不等他說什麼,陳逍遙卻是速度很快的搶在何飛之前走到接待前台,然後擺出一副非常傲慢的表情一邊用手指敲打著前台桌面一邊語氣高傲的說道「當然是住店啦,如果不住店那麼我們這群帥哥美女大半夜跑你們這裡來幹什麼?」

雖說詛咒空間自帶語言翻譯功能,輪迴者與劇情世界的人物交流不成問題港語自然不在話下,但個人的口音卻是無法更改的,當聽到陳逍遙的話後,接待員在微微一愣後又接著問道「聽口音,先生應該不是本地人而是大陸那邊的吧?」

陳逍遙又是很隨意的回答道「當然了,不僅是我,我們這夥人全都是大陸人。」

不料當陳逍遙的話說完後,接下來眾人卻吃驚的發現原本比較客氣的接待員在得知他們是大陸人後...對他們的態度竟是180度的大轉彎!

只見這時候那男接待員臉上的表情先是一淡,然後用冷漠的語氣對著站在接待台前面的一眾輪迴者面無表情的說道「不好意思,本店已經沒有空房了,幾位先生與女士們下次在來吧。」

聽到接待員竟然說出這種話,他面前的陳逍遙微微一愣,當然,他身後的其他輪迴者們也是一愣,然幾秒後...不論是資深者亦或是新人...他們心中幾乎無一例外都產生了一股名為憤怒的情緒!

是的,這也太明顯了!從剛剛的對話中便可以聽出,他們這些人在進入大廳前接待員還用平常客氣的語氣說話,可是當得知他們是大陸人後對方的語氣卻是180度大轉彎,隨後更是直接用粗糙的理由拒客,傻子都能看出來這接待員是什麼意思,何況現今才**月份根本就不是什麼旅遊高峰期,這偌大的酒店會沒有客房?騙誰呢?

想到這裡,早已經的一腔怒氣的張虎便二話不說的越眾而出,隨後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前台的接待台上!

砰咚!

這聲音也把接待員給嚇了一跳,不待他說什麼張虎卻是抖著他那一臉的橫肉對著面前的接待員怒氣沖沖的說道「啥?你個龜兒子說啥?沒客房!?行!現在你就把客房住宿登記表拿給我看!要是還有一間空房那老子就立即廢你一條胳膊!」

說這句話的同時張虎還將手伸了過去,似乎真如他說的那樣要看一看客房登記表一樣。

望著張虎那兇狠的造型以及那張猙獰的臉,面前的接待員早已經被嚇得大驚失色!在他的印象中大陸人普遍都很老實而且往往都是人傻錢多之輩,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剛剛他的那句話竟讓對面那群人產生這麼大的反應,又看著面前這個相貌兇狠的光頭以及伸過來的這隻手,這名接待員開始隱隱有些後悔剛剛說出的話了,可一想到經理曾經的命令後他還是鼓起勇氣繼續說道「我們酒店有規定,住宿登記表裡有很多住客的資料,所以是嚴禁旁人查看的!幾位客人如果沒什麼事情就回去吧。」

說完這句話後,接待員還不易察覺向始終坐於大廳角落的那伙人使了個眼色。

聽到這名接待員的回答,先不提一直站在前台的李逍遙與張虎二人,就連他們身後的其餘輪迴者也愈發的憤怒起來,不僅歧視大陸人不說,而且還故意找一些狗屁理由進行搪塞,別說脾氣本就暴躁的張虎了,就連何飛在聽完那名接待員的話後其臉上都是露出了難看的神色。

所以下一秒,張虎的左手臂就一把越過了前台抓住了接待員的領子,然後將其拽到自己的面前恐嚇道「你他嗎說什麼!?」

不料就在這時,眾人的後方卻是傳來了一陣陣腳步聲,眾人心中一驚紛紛回頭看去,之見原本聚集在餐廳角落聊天的那一伙人卻是快速的朝著大廳的前台跑來,接著這十幾個人分布呈扇形將一眾輪迴者全都包圍了起來。

看到這裡,眾人自然明白這是一個什麼狀況,至於新人朱遠東與劉雪萍二人卻在看到這種陣勢後開始心驚膽戰的打起了哆嗦,眼前的這種場景像極了電影里的情節,在看四周圍著他們的這十幾個人的裝扮,雖說穿著各異,可是從那一張張兇惡的臉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