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七十四章∶鬧鬼的酒店

第二百七十四章∶鬧鬼的酒店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最後一名打手被打倒在地的時候,小鬍子的心已經冰涼冰涼的了。

他先是望了一眼酒店大廳地面上那滿地哀嚎與"shenyin"打手們,又看了一眼那身穿黑背心的光頭大漢與運動裝青年,至於這兩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所以緊接著光頭大漢那兇狠的目光與運動裝青年那淫鐺的目光也同時向他看來!

「咕嘟!」

小鬍子咽了口唾沫,他做夢都都沒有想到對方僅僅只出兩個人竟然就把他的15個手下全部干翻!這...這群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當然,不僅如此,二人同時還向他走來...

看到這裡,小鬍子哪裡還不明白對方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對付得了的,所以當看到將自己所有手下都干翻的二人朝他走來後,小鬍子頓時就嚇得連連後退!

「張哥,陳逍遙,你們等一下。」

何飛叫住了二人,接下來他便冷冷的對前方倒地哀嚎的那群打手與小鬍子說道「如果不想繼續挨打那就趕快滾!」

小鬍子一聽大喜,聽到對方竟打算放過了他們,所以接下來他一邊點頭如搗蒜的答應,一邊還匆忙催促手下趕快離開「是是是!我們這就滾,喂喂喂!你們這群傢伙都別躺這裡了,還不趕緊走!」

...............

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整個酒店大廳的十幾名打手全都跑了個乾淨,看到這裡,趙平對何飛憂慮的問道「就這樣放他們走,沒關係么?」

何飛卻是回答道「沒事的,這群打手並非明面上的保安,更何況這種人哪個身上沒背過案子?我想就算放他們離開他們也不敢報警的。」

趙平聽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著何飛又微笑著對張虎與陳逍遙二人豎了豎大拇指誇讚道「不愧是張哥,果然厲害!還有陳逍遙你也是,雖說之前我就從姚付江那得知你會功夫,可我沒想到你竟會這麼厲害,還有你的那套功夫也很有意思。」

聽到何飛這麼一說,隊伍里的其他人也是紛紛誇讚,尤其是姚付江更是嬉皮笑臉的大拍張虎馬屁,這也讓張虎得意洋洋,至於陳逍遙卻是比張虎還要騷包萬分的理了理自己的頭髮說道「哪裡哪裡,揍這點人根本就不算什麼,想當年在廬山山下,我可是曾一個人就把一大群外地遊客全部打跑的存在啊!嘿嘿!」

話歸正題,在誇讚完張虎與陳逍遙後,何飛則又將目光投向了早已經空無一人的前台,他心中有數,所以接下來他二話不說的走到前台的後面,果然看到之前的那名男接待員正抱著頭蹲在櫃檯的後面瑟瑟發抖。

注意到何飛那冷冰冰的目光,鼻孔處仍殘留著些許血跡的接待員頓時就被嚇得不清,他猛地從吧台下站起來哀求道「別...別打我...」

不待何飛說什麼,張虎也是注意到了這個傢伙,看到這傢伙的慫樣,張虎便走到何飛的身旁一邊捏著拳頭一邊對這著這傢伙惡狠狠地說道「草尼瑪的,都說你們香港佬欺軟怕硬這果然是真的,現在老子再問你一句,這空客房還有嗎?」

「有有有!」

聽到張虎的恐嚇以及看到他那兇狠的模樣,目前哪怕是傻子也看的出這群人不同凡響,僅用兩個人就能將那群打手全部干翻,這可不是他一個小小接待員能惹得起的,滿臉驚懼的他立即點頭如搗蒜的表示空房還有。

「那你他嗎還不趕緊的!不用擔心,老子們有的是錢!」

「是是是!我這就開房!啊...對了,幾位要開幾間房?」

聽到接待員這麼一說,張虎微微一愣,他先是回頭看了身後的眾人一眼,隨後又重新回過頭對著瑟瑟發抖的接待員問道「怎麼?你們這麼大個酒店沒有能住很多人的那種總統套房嗎?」

接待員哭喪著臉回答道「這位大哥,我們這裡只是3星級酒店而已,是沒有總統套房的,你要知道,別說旺角了就算是整個香港...也只有西貢的伊麗莎白酒店與元朗的北極星酒店有總統套房啊,至於旺角這個地方無論哪家酒店都是沒有的...」

說到這裡,接待員恐怕對方不信隨後又加了一句「如果你們不信可以問問別人,我要是有半句假話你打死我!」

看著接待員那一副賭咒發誓的樣子,張虎並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身旁的何飛,何飛明白張虎的意思,所以接下來他在略一思考後便對接待員回答道「沒關係,沒有總統套房我們依舊也會住宿,給我們開4間最大的客房,對了,要連在一起的那種。」

很快,四把位於6樓的房間鑰匙落到了何飛的手裡,眾人刷卡付賬,依舊也是用詛咒空間里製造出的身份證登記,期間通過短暫的商討眾人也決定了房間的分配情況,何飛、張虎與姚付江三人一間,趙平、朱遠東與陳逍遙三人一間,身為女性的錢學玲和另一個女新人劉雪萍一間,至於程櫻則單獨一間。

雖然這樣分配有些不合理,不過隊伍里絕大部分人尤其是資深者都知道程櫻習慣一個人住,所以最終都沒說什麼,只有何飛在將鑰匙遞到程櫻手裡的時候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擔憂的神色,而程櫻卻是十分淡然的接過了鑰匙。

鑰匙分配完畢,正當眾人打算上樓休息之時,何飛卻是對其餘人吩咐道「大夥先上樓休息吧,程櫻留下來陪我,我有一些事要問問接待員。」

雖說新人或許有些不解,然深知何飛脾性的資深者們卻是紛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