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八十一章∶舌燦蓮花

第二百八十一章∶舌燦蓮花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都說香港人活得很樂觀這句話果然不假,與日本人那種心裡普遍存有負面情緒相比,香港人可以說無論艱辛與否其在日常生活中總是保持著一種樂觀的情緒,這或許也是被英國殖民時間久了被西方人的樂觀所感染了吧。

望著面前畢彼得一邊哭喪著臉還一邊伸過來的手,程櫻卻是絲毫不給面子的將雙手抱在前胸並且還側過了身,這也不由讓畢彼得的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正當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何飛卻是快速向前走了兩步並伸出手握住了畢彼得的手,隨後對著畢彼得微笑道「原來是畢先生,我叫何飛,是我們這個團隊的話事人,幸會。」

何飛的及時出現挽救了畢彼得的尷尬,這也不由讓他對何飛產生了些許好感,不過想到他此行的目的,所以接下來他還是尷尬的對何飛說道「那個...何先生,對於你們夥伴的死我感到遺憾,但我依舊還是要說...你們能否搬離這尖沙咀酒店呢?」

說到這裡,畢彼得唯恐對方不高興臨了又加了一句「當然,你們提前預交的住宿費以及這幾天的餐飲費我都會退給你們。」

他的話說完後便一臉期待的看著何飛,然而這時,一旁的張虎卻是大大咧咧的看著畢彼得說道「呦呵,這世間竟然還有你這種酒店老闆!?別人都是巴不得住客越來越多,可你倒好,倒貼錢求住客走!?你什麼意思?把話給我們說清楚!」.

看著張虎那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站在何飛面前的畢彼得先是一驚,然後卻是逐漸變得低沉起來,當然,何飛也注意到了畢彼得表情的變化,他問道「怎麼了畢先生?難道你趕我們走還不打算告訴我們原因嗎?」

一直站在張虎身後的姚付江這時也幫腔道「對啊對啊,就算趕我們走,你也要給我們個理由啊?事先聲明,死掉的那個人雖說是和我們一起住進來,但卻僅僅只是旅途中遇到的同鄉罷了,嚴格來說那人和我么根本就不是一起的,所以你憑什麼趕我們走?我們可都是付過錢的客人!莫非你瞧不起我們大陸人?」

看到姚付江幫腔,陳逍遙也不甘示弱的說道「還有你可別忘了剛剛警察臨走時交代過讓我們近期不要離開酒店,如今走不走已經不是我們說了算的了。」

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畢彼得的臉色卻是愈發的難看,好話說盡,甚至免了他們的一切費用,可沒想到對面這一夥大陸人居然依舊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

想到這裡,畢彼得的面部表情風雲變幻,似乎陷入了猶豫之中,而附近的輪迴者們自然猜得出他目前在糾結什麼,但卻依舊沒有人打擾他,對於何飛來說這個叫畢彼得的酒店老闆則是一個極有價值的人物,他自然也不會打擾他的猶豫。

最終,在沉默了約一分鐘後,畢彼得重新抬起頭看向了眾人,只不過這一次他們卻注意到畢彼得此時的臉上竟是一臉的凝重之色,看到這裡,人群中的趙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扶了扶眼鏡,而在下一刻畢彼得則張口對眾人說道「如果我說...你們要是在不離開這家酒店就會死,你們信不信?」

「你是指有鬼吧?」

這句話是何飛說的,當聽到面前這名叫何飛的年輕人說出的話後,畢彼得猛然將目光看向了何飛,不錯,此刻他的臉上皆是震驚之色,同時還夾雜著些許的不解,他們是如何得知這件事的?

「你...你們知道這件事?」

聽著畢彼得那試探似的口吻,何飛並沒有立即回答他,反而是伸出手對著身前的畢彼得朝沙發那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很快,眾人以及畢彼得全都做到了沙發之上,望著沙發對面畢彼得所投來的驚訝目光,隨後何飛便平靜的將之前接待員阿斌對他所敘述的事情完整的告訴了面前的畢彼得。

「阿斌這個混蛋!我說過不要讓他到處亂說的,沒想到他...」

「等一下,這件事你並不用怪阿斌,不僅如此,你反而還要感謝他,要不是他告訴了我們實情,那我們或許還真的無法幫你了你呢。」

「幫我?」

望著畢彼得投來的疑惑眼神,何飛先是微微一笑,隨後又對畢彼得神情凝重的說道「你知道為什麼我們明知道你這家酒店裡存在一隻專門殺害大陸人的鬼...卻依舊住在這裡的原因么?」

畢彼得搖了搖頭...

{開始了!開始了!他又開始忽悠了!}

這是程櫻與張虎二人此刻內心深處唯一想法。

看到畢彼得搖頭,所以下一刻何飛便一臉嚴肅的對其說道「雖說我們的確是來旅遊的,但我們的真實身份卻都是來自大陸的一群驅魔人!」

「驅...驅魔人?」

何飛點了點頭繼續解釋道「其實所謂的驅魔人從字面意思上來看就很好解釋,與道士類似,可能唯一的區別就是我們不穿道袍不拜三清吧,不過有一點則是相同的,那就是我們這些人都懂得驅鬼辟邪。」

「既然你相信這個世上有鬼,那麼存在與鬼對立的驅魔人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這次來香港我們原本是來旅遊的,只不過恰好來到了你們酒店,其實一進入尖沙咀酒店我們就感覺到你們這家酒店裡陰氣頗重,最終在接待員阿斌那裡得知了事件的真相,所以我們便最終決定住宿在酒店內幫你解決這隻鬼。」

何飛從頭到尾都是用一副極為鄭重的語氣在說,當然,這也把畢彼得聽得表情有些獃滯,而接下來畢彼得卻依舊用疑惑的語氣對何飛問道「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