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八十四章∶襲殺程櫻

第二百八十四章∶襲殺程櫻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夜晚23.30分,尖沙咀酒店...

由於處於靈異任務里,所以夜裡休息的時候基本是沒有人會脫光衣服睡覺的,目前在3樓的301客房卧室內,何飛就這樣只脫了外套的躺在床上睜著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他的身旁躺著的是姚付江,如今姚付江早已陷入了睡眠之中,至於張虎卻是坐在床邊的一張凳子上背靠著牆正無聊的拿著一本故事會看著,是的,今晚的守夜順序三人之前已經商討完畢,張虎先來,然後姚付江,最後是何飛。

無意中抬起頭看著床上何飛那一副沉思的樣子,張虎忍不住對其問道「咦?你怎麼還不睡?對了,問你個事,白天時趙平告訴你如何區分戚龍蘭與戚龍欣的方法,但我一直不明白,他既然告訴了大家,可為什麼卻非要在將你叫出去單獨告訴你...然後在通過你告訴大家呢?難道他就不能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么?」.

不錯,其實在白天的時候趙平就毫無隱瞞的將如何區分兩隻鬼阿婆的辦法告知了眾人,區別方式則也很簡單,姐姐戚龍蘭與妹妹戚龍欣雖說樣貌幾乎一樣,不過戚龍蘭身上的上衣馬甲是灰色的,而戚龍欣則是白色的,白天時趙平先單獨告訴何飛,然後何飛才轉告了眾人,這個方法讓輪迴者們大吃一驚,他們沒想到竟然可以這樣區分,但讓大夥疑惑的是他趙平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呢?可既然趙平不打算說那麼其餘人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的追問,所以好奇之下的張虎便打算問問何飛。

聽到張虎的問題,何飛先是沉默了片刻,隨後淡淡的對張虎說道「其實我也並不清楚趙平是如何得知的,因為他在告訴我的時候並沒有解釋這其得知的原因,只不過...我隱約可以猜測的出他是如何得知的。」

「哦!?那快說說看。」

聽到何飛竟可以猜測出原因,張虎立即來了興趣的追問起來,只不過何飛則是搖了搖頭說道「算了,還是別說了,因為這僅僅只是我的一個猜測而已。」

雖然張虎很好奇,可既然何飛似乎並不想說那麼張虎也不在強求,畢竟他是一個懂的分寸的人,所以接下來張虎點了點頭道「恩,既然這如此那你也快睡吧,一會還要守夜呢。」

何飛也是點了點頭道「恩。」

雖然何飛答應著,不過...他的腦海里卻始終在想一件事...

...............

同時一間,303客房卧室內,目前燈火通明的卧室里兩女似乎在說這些什麼...

「學玲姐,你說...我們能夠活著渡過這場靈異任務嗎?」

看著身旁正在脫外套的錢學玲,僅僅只脫了鞋子但身上卻依舊衣衫整齊的劉雪萍用帶著些許恐懼的語氣問道。

聽到床上劉雪萍的話,剛想躺下的錢學玲先是一陣猶豫,隨後便在床上盤起腿對面容依舊有些蒼白的劉雪萍安慰道「雪萍別怕,你是新人所以你並不知道,雖說我確實比你在隊伍里呆的久了一點不過我卻知道咱這個團隊其實還是很厲害的,隊長何飛的智慧真的沒的說,而且其餘資深者同樣都是經驗豐富,他們個個都是經歷過很多場靈異任務的老人,處理靈異任務的手法也很老道,所以你完全沒必要如此心驚膽戰,只要嚴格按照何飛的指揮來做就好了,雖說你是新人但只要不拖隊伍的後腿,就算你有危險我想隊長與資深者們也都會救你的,好了,我要睡覺了,今晚你守上半夜沒問題吧?」

錢學玲這一番寬慰的話說的劉雪萍略微安心了些,其實...當今天上午得知朱遠東被鬼殺死的消息後,本身就怕的要死的劉雪萍其內心恐懼感更是翻倍增加,天知道鬼下一個人要殺的人會不會是她?所以一整天她都是寸步不離的緊貼的錢學玲,在她看來待在這名女資深者的身邊要讓她安心一些,而在聽到錢學玲的安慰後她點了點頭回答道「恩,學玲姐你先睡吧我會認真守夜的,下半夜我叫你。」

隨後,錢學玲躺在床上開始睡覺,只不過...她的一隻手卻始終放在內衣的口袋裡,至於內衣口袋裡的手卻是緊緊的攥著一個東西...

...............

另一方面,在兩女所住客房的隔壁,也就是304客房內,如今卻是空無一人...

噠噠...

夜深人靜,伴隨著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此刻程櫻正走在通往樓下的樓道之中。

自從白天發生了命案後酒店內本就沒有多少的住客更是減少了很多,命案發生後有很多住客紛紛退房離開,而到了夜晚整個酒店內更是顯得空蕩蕩的,踩著腳下的樓梯,程櫻並沒有被四周那有些孤寂的壞境所影響,他只是默默地下著樓梯。

很快,她來到了一樓的餐廳之內,放眼向前看去,只見玻璃大門外的夜色極為的黑暗,看來今晚又是一個沒有月亮的漆黑之夜,隨後她又將目光看向了餐廳之內。

放眼望去,只見偌大的餐廳內在夜裡顯得極為空蕩,至於那靠近門口的接待前台處,夜班接待員阿斌正哈欠連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著手裡的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而在餐廳的最角落處,那群前天被張虎與陳逍遙合夥暴打過的打手們也正在那裡一個個的或躺或靠的打著盹,看完這一切後,程櫻徑直來到了接待前台。

感覺到有腳步聲接近,正在用手機看電影的阿斌猛然抬起頭看到了程櫻,在記憶中他對程櫻可謂是印象頗深,因為前天正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