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八十五章∶真實幻象

第二百八十五章∶真實幻象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看著四周這狹小的四方封閉空間,程櫻的冷汗一顆接一顆的從額頭上滑落,最終滴落在地上,雖說她剛剛掙脫了幻覺攻擊,可現今這種情況又是怎麼一回事?

幸虧程櫻身為一名殺手其心裡素質及其過硬,否則換成一般人早就被嚇的鬼哭狼嚎了,如果是一名幽閉證患者,那麼身處如今這種漆黑無比且狹小封閉的地方則會立即精神崩潰,可就算是程櫻,現今這種情況所帶給她的壓力也可謂是極大,首先她已經確定這是一個百分百完全封閉的空間,六面牆壁組成的四方狹小之地,通過用手電筒的觀察她知道這裡根本就無一絲出口,想從這裡出去,完全不可能!

目前程櫻就這樣處在這黑暗且壓抑無比的封閉空間里,她疑惑的伸出手撫摸了下面前的牆壁,發現這牆壁都是水泥牆,牢固異常,想打破牆壁根本不可能,四周張望之下所有的牆壁都是如此,不過...

不過有一點值得慶幸的則是自從她莫名被關在這個封閉空間後,那個鬼阿婆就在也沒有出現過,雖說暫時沒有什麼生命危險,可始終被困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所以她必須要儘快的離開這裡。

但是...有這麼容易嗎?

「可惡!」

程櫻雖狠狠地咒罵了一句,然並沒有什麼用,她只能繼續被困在這裡...

10分鐘過去了...

半小時過去了...

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目前坐在地上的程櫻關閉了手電筒的電源,不錯,她必須節省電源,否則一旦手電筒的電量耗盡,那麼她將徹底無法在這漆黑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視物,可是時間過去那麼久了,程櫻卻始終都沒有想出逃離這裡的辦法,這狹小的空間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過壓抑,時間一久,就連程櫻也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不知怎麼的的,黑暗中背靠牆坐在地上的程櫻其腦海里竟是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個這種想法,想到這裡,程櫻趕忙將這種想法從腦海里刨除,可沒過多久...

程櫻猛地打了個哆嗦!

沒錯,程櫻開始驚訝自己為什麼在她的腦海里始終揮之不去這種悲觀的念頭,她趕忙使勁搖了搖頭,又重新打開手電筒轉移注意力似的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發現竟然已經過去了1個多小時了!

看到這裡,程櫻雖然愈發的恐慌,然一個奇怪的念頭卻在腦海里產生,那就是空氣!

是的,程櫻才發現,她已經在這裡被困了一個多小時,按理說在這種狹小又封閉的空間里,她的呼吸很快就會將這裡的氧氣耗光,然後因缺氧而死,可是...這麼久過去了她則依舊呼吸順暢毫也無一絲缺氧的癥狀,這讓她感到很詫異,可看看四周,這些將她困住的牆壁卻又是實打實的真實牆壁...這...這太讓人難以理解了。

程櫻開始嘗試冷靜的靜下心來分析思考這件事...

程櫻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完全無法理解的詭異現象中,她剛剛雖然很冷靜的分析了很久,然而最終得出的結果是...她不僅沒有分析出生路,反而因為種種完全無法解釋的情況陷入了更深的死結中,當然了,也並非沒有一無所獲,至少通過她剛剛的分析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就是這個鬼阿婆,也就是戚龍蘭,這隻鬼應該並不具備物理攻擊的能力!

不錯,別看如今程櫻被困在這裡,可通過如今她被困這裡無法逃離而鬼阿婆卻依舊沒有現身襲擊她就可以證明這一點,鬼阿婆極有可能並不具備物理攻擊的能力,如果鬼阿婆可以直接殺人,那幹嘛一開始就用幻覺讓她自殺呢?還有如今的深陷封閉之地則依舊僅僅只是把她困住而已,或許...

她已經隱隱的猜測出了鬼阿婆的目的,那就是將她活活困死在這裡!

程櫻畢竟是渡過了多場靈異任務的資深者,雖然分析能力不如何飛,然長期與鬼打交道下來所獲得的經驗以及自己的冷靜也使她想明白了這些,可惜的是..雖然她想明白了這一點,但她卻依舊無法想出逃離這裡的辦法,也依舊只能絕望的呆在這裡。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程櫻就這樣獃獃的坐在地上有些出神...

...............

不知過了多久,當程櫻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仍是處於這個封閉空間之中...也依舊背靠著牆壁坐在地上,只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目前的她感到自己有些全身乏力,而且還感覺到自己的腹中有些飢餓。

想到這裡,剛剛醒來的她趕忙從地上站了起來,隨後打開了手電筒照向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錶。

9.48分!?

「這...這是...」

看清手錶上的時間後,程櫻頓時睜大了雙眼!其臉上也同時露出了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是的,之前在她的印象中自己被被困在這裡的時間應該是在午夜的0.30分左右,其後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可當她莫名的一覺醒來,居然發現時間竟是來到了今天的上午!她這一覺竟是睡了接近10個小時!?

不僅如此,如果時間這真的來到了白天的話,那麼在樓道中處於幻覺中的她早就應該被酒店裡來來往往的住客以及服務員看到了才對啊?另外同伴們早上看到她沒從客房出來也一定會進她的房間尋找,房間沒人則也必定會在整個酒店裡尋找,可是...可是...為什麼...

這時候,一個讓她不寒而慄的猜測出現在他的腦海里...難道這不是幻覺?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