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八十七章∶陳逍遙的決斷

第二百八十七章∶陳逍遙的決斷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看到這裡,何飛試探性的對其大聲喊道「程櫻!我來了,我是何飛!」

「喂喂!你聽到了嗎?」

可接下來,詭異的事情發生了,無論何飛如何呼喚,程櫻就好像聾子一樣依舊坐在那裡毫無反應!

看到這種詭異的場景,何飛與身旁的陳逍遙不由的對視了一眼,雙方都從對方的眼睛裡感受到一絲寒意,接下來何飛便毫不猶豫的快步朝著程櫻的位置走去,然而...當何飛走到距離程櫻還有兩米的時候...猛然間!卻注意到眼前的程櫻竟眨眼間消失了!

何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可是無論怎麼看,明明上一秒還坐在地上的程櫻,卻是在他靠近後不見了!?

看到這裡,何飛不由的回過頭看向了陳逍遙,注意到何飛的目光,陳逍遙則是面露疑惑的問道「怎麼了?你明明已經來到程櫻的身旁了不把她扶起來看我做什麼?」.

什麼!!!

聽到陳逍遙的回答,何飛竟是不由的一陣激靈!同時一股冰冷寒意剎那間便從腳下瞬間襲滿了他的全身!

「你...你看得到程櫻?」

「是啊?怎麼了?莫非你看不到?」

得到陳逍遙的答覆,何飛一驚,當然,陳逍遙也是在回答完何飛後突然猜到了什麼似得露出了若有所悟的表情,隨即不待何飛說什麼他也是趕忙朝前走了幾步來到了何飛的身旁,在看之下,程櫻竟是眨眼間不見了!

「這...這是...居然不見了!?」

...............

發現這種詭異的情況,何飛與陳逍遙二人又一次對視了一眼,只不過這一次二人眼中竟都是流露出恐懼的神色!

但是下一秒,首先回過神來陳逍遙卻是突然一把抓住了何飛的胳膊!接著在他匆忙後退的同時也狠狠地將何飛也拉向了幾米之外!同時...就在二人剛剛退出之前的位置時,他們二人原本站立的位置處竟是憑空產生了一陣陣肉眼幾乎看不到的空氣波紋!

目前二人又重新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中,也就是距離程櫻所坐的牆角四米外的距離,這時何飛則是一邊揉著剛剛被陳逍遙抓過的因用力過大至今還有些疼痛的左臂一邊回過頭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感受到何飛的目光,陳逍遙卻是一邊看著前方一邊滿臉凝重的說道「你現在在看看那裡。」

何飛順著陳逍遙的話在次朝牆角看去,只見之前消失了的程櫻竟然重新出現在了原地!

看到這裡,何飛心中一驚,同時陳逍遙也在一次張口說道「你之前所說的那個幻覺亦或是幻象應該是一種範圍能力,剛剛要不是咱倆後退得及時,想必此刻你我也如程櫻一樣被困住了。」.

聽完陳逍遙的話後,何飛僅僅只用了片刻就完全理解了他話里的意思,畢竟以何飛的智慧還是很容易理解的,通過自己的觀察,似乎這個幻象屬於籠罩一定範圍的持續性能力,另外通過陳逍遙剛剛的話他也隱約發現到這個幻象的籠罩範圍並不大,似乎也就幾米的範圍,而且還注意到與這個幻象的距離切不可太近,一旦接近其兩米之內便會和被害人一通被籠罩進入從而陷入幻象之中,之前陳逍遙應該發現了什麼,所以才會拽著他連忙後退。.

想通了這一點,何飛不由的看了眼身旁那始終眉頭緊鎖的陳逍遙一眼,心道這個新人果真不簡單,別看平時為人不拘一格,其性格也比較逗逼,然這人的膽量卻是極大,功夫厲害不說,同時似乎還真的懂一些道術,雖說一開始陳逍遙說他自己是個道士的時候,何飛原本是把他當一個騙吃騙喝的走方術士看待的,然經過剛剛的那一幕後...這一刻何飛也開始用重新對此人進行定義了。

話歸正題,目前二人就這樣站在程櫻的四米之外紛紛一臉凝重的看著她,通過觀察,目前仍處於幻象中的程櫻似乎精神比之前更加的萎靡不振,何飛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發現距離自己從趕到這以及期間發生的事前後已經過去了15分鐘,用幻象里的時間來計算應該又是過了半天的時間。

看著程櫻的樣子,何飛感到自己的內心一陣抽搐,所以下一刻他便咬著牙說道「不行!我必須儘快將她救出來!」

說是這麼說,可是目前為止他卻依舊想不出任何辦法,其實之前何飛就在腦海里陣對這個幻象進行了一番仔細的分析,然結果卻是毫無辦法!

聽到何飛的話後,旁邊一直在皺眉沉思的陳逍遙則是搖了搖頭道「沒用的,通過我剛剛的觀察,這個所謂的幻象幾乎就沒有任何漏洞,唯一勉強算是漏洞的便是維持的時間絕不可能太長,或許唯一的辦法就等到天亮後讓其自行消散。」

然而當陳逍遙的話說完後,何飛卻是一臉憤怒的轉過頭看向他大怒道「可是裡面的時間根本就與現實時間不同!半小時就等於外界的一天,目前距離天亮還剩好幾個小時,你認為程櫻她還能挨到天亮嗎!?」

感受著何飛那憤怒的表情以及口吻,陳逍遙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何飛對這個叫程櫻的女人比其他隊員更加的在意,不錯,其實自從他在列車上第一次看到程櫻時就看出了她是女兒身,而且由於當時他對程櫻出言不遜二人還較量過一場,要不是他心念電轉的悟出了程櫻的心思立即投降並改口稱其為男人,或許之前程櫻真的會對他下死手也說不定。

在聽完何飛那語氣中包含著極為憤怒與焦躁的話語後,陳逍遙嘆了一口氣,最終在猶豫了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