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百九十章∶恐懼的來源

第二百九十章∶恐懼的來源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如果真如你說的那樣完全是真的話,那麼這個叫戚龍欣的鬼阿婆其實力應該不亞於楚人美了,而鬼物一旦到了這個級別,那我們想繼續優哉游哉的安逸下去卻是不可能了,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戚龍欣並沒有物理攻擊能力,所以我們大體上只需要防備幻覺攻擊就可以了。」

「而且...我還要繼續補充一點,經過分析與之前程櫻的親身經歷來看,這個戚龍蘭雖說主要靠幻覺攻擊,但貌似還會附身,控制人自殺,這一點也不得不防。」

「莫非...你的意思是...」

「不錯,之前朱遠東的死亡現場大家都看過了,雖說死法極為類似中了100%真實幻覺後的自殺情況,然而...大家不要忘了鬼物們一般情況下基本都具有的一項很可怕...但卻在靈異任務里基本很少用的能力。」

「難不成你是指...附身?」

...............

客廳內,趙平與何飛二人就這樣雙方面對面的交談著,尤其是當最後一句趙平提出的附身說出口後,一旁的姚付江以及陳逍遙二人都是不由一愣,至於張虎與何飛聽在耳里卻是記憶猶新,因為他們二人當初可是都經歷過黃山村那場靈異任務的老人了,尤其是何飛,當初可是親眼看到被楚人美附身後的趙海麗是如何自殺的,那時的他他甚至還未此事遺憾了一段時間。

沒想到趙平剎那間就猜出了自己話里的意思,這不由讓何飛有些吃驚,然接下來的趙平一邊伸出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一邊對何飛繼續說道「其實我也僅僅只是說出了這隻鬼應該也具有附身的能力而已,但我卻還有一個問題,不知你能否解答。」

看到對面的何飛點頭後,趙平兩眼一眯的張口問道「你剛剛說在靈異任務里其實很多鬼都具有附身的能力,但是在我的印象中,雖說我們都經歷過了不少場的靈異任務,裡面的鬼也是殺人的能力與手法千奇百怪,不過...貌似我卻很少見到鬼物們使用附身這招殺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聽到了趙平的問題,此時在客廳內除了何飛外,其餘人也如同趙平那樣將不解的目光看向了何飛,不錯,經過趙平剛剛那麼一說,其餘人里除了陳逍遙這個新人外張虎以及姚付江也都是深有同感,尤其是經歷的靈異任務比何飛還要多的張虎更是猛然一驚!是的!在他的印象中,貌似除了當初在黃山村裡楚人美用附身這一招控制著趙海麗自殺外,其餘的靈異任務里的確並沒有出現過附身的情況,這一點自是讓人感到納悶。

所以聽完趙平的疑問,一旁的張虎也趕忙將頭轉向何飛說道「不錯,從我們所經歷的一場場靈異任務來看,似乎還真如趙平所說的那樣,排除其他的控制能力外,這鬼親自附身的情況還真是比較少見。」

感受著眾人看來的目光以及所提出的附身問題,對於這個問題其實何飛也並不是太清楚,僅僅只是在心裡有一個大體的猜測而已,所以目前的他也是猶豫...要不要把自己的猜測說出口呢?

然而...正當何飛打算張口說什麼的時候...

啪呲!

「呀啊啊啊啊啊!!!」

忽然!隔壁的卧室里卻是猛然傳出了兩聲女人驚恐的尖叫以及一聲瓷碗的碎裂聲!聽這兩個聲音,赫然是錢學玲以及劉雪萍二女的聲音!

在聽到卧室的尖叫聲後,客廳里的男隊員們紛紛赫然一驚!當然,何飛卻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在二女的尖叫聲剛剛傳出後何飛便猛地從沙發上彈起朝卧室里狂奔而去,當然,其餘人除了躺在沙發上因脫力而正在休息的陳逍遙外,也都紛紛緊隨在何飛的後面朝著卧室里衝去!

...............

時間重新回到兩分鐘前的卧室內...

雖說漆黑的窗外寂靜無比,然卧室內卻是燈火通明,當錢學玲給床上陷入昏迷的程櫻喂完一碗水後,她便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畢竟現在的時間可是午夜的凌晨兩點多鐘,之前她正在床上睡著覺呢,要不是程櫻遇襲的事件發生的話,那麼她與劉雪萍也依舊在她們的客房裡,當然了,在發生這種事情後她自然沒那個膽子繼續睡了,只好與之前正在守夜的劉雪萍二人按照何飛的吩咐紛紛集中到了程櫻的房間里,然後二人開始照顧陷入昏迷的程櫻。

話歸正題,看著錢學玲打了一個哈欠,坐在床對面凳子上的劉雪萍同樣是好不到哪去,好歹說在趕往程櫻客房前錢學玲還睡了近乎兩個小時,然而她卻是因為上半夜守夜的人是她所以到現在她可是始終都沒合過眼,不過哪怕現在讓她睡她也不敢睡了,畢竟經歷過這場風波後以她的膽子哪怕如今有人替她守夜她也是毫無睡意,此刻的她更是坐在床邊的一張凳子上並且還時不時的用驚恐的眼神掃視著房間的四周。

看著床對面劉雪萍那一副心驚膽戰的樣子,坐在床另一邊的錢學玲卻並沒有說什麼,在觀察了床上的程櫻一會後,她拿著手裡的瓷碗從凳子上站起身,然後走向了牆角處的飲水機,她打算重新接點水喂程櫻喝下去。

可正當她剛剛起身的那一刻!坐在床另一面的的劉雪萍卻是猛然發出了一聲驚恐到極致的的大叫「啊啊啊!你身後!!!」

是的!因為始終都在警惕的打量著四周劉雪萍看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畫面!!!

當錢雪萍從凳子上起身正在往飲水機的方向行走的時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