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零七章∶掙脫真實幻象

第三百零七章∶掙脫真實幻象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一小時後...

「呼...呼...呼...」

在頭頂那劇烈陽光的暴晒下,目前何飛全身汗如雨下的原地坐在沙地上面,其實按理說這時他身上的衣服應該早已經濕透才對,但由於四周的溫度太高,近乎40度的高溫讓整個環境就猶如一個烤爐一般炙熱,流出的汗水很快就被氣溫蒸發,他的嘴唇相比於一小時前有些乾裂,這已經代表著他開始陷入了缺水狀態,不僅如此,四周的空氣在太陽的照射下也紛紛掀起了一陣陣的熱浪氣流最後轉化成一股股炙熱的微風,這種風吹在人的身上根本毫無涼爽的感覺,給人最直接的感受也只有撲面而來的熱浪。

由於是輕裝簡行,之前為了能讓自己在陰陽路上跑得快一些,何飛自然不會攜帶什麼東西,就比如說水,他自然也沒有攜帶...

可能有人會問了,為什麼何飛就這樣原地停留在這裡不向前方走走或是別的方向尋找一個陰涼的地方呢?其實並不是何飛不想這麼做,而是正因為他對幻覺本質了解的最多所以才沒那麼做,首先放眼望去,這片沙漠無邊無際,視野里除了連綿起伏的沙丘外就在也沒有別的東西,如果真的漫無目地的朝前走其結果就是原地打轉,也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陰涼或是抵擋太陽光的地方...

然而正當呼吸有些急促的何飛想到這裡的時候,忽然間...在他視線左側的200米的前方...一個標準的涼亭卻是瞬間映入到了他的視線里!不僅如此,甚至在涼亭內的石桌上的那一瓶瓶裝滿水的杯子竟都是清晰可見!!!

看到這幅場景的何飛其臉上先是出現了一絲激動,不過...兩秒鐘後的他卻是反將自己的目光從前方的涼亭上移開,身體也依舊坐在原地,根本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不錯,因為何飛根本就不認為那是真的,這一招或許對別人可能有效,但對他來說則根本沒有絲毫的意義,因為他知道,在幻象中出現的東西會是真的才怪,左前方200米外的那個涼亭以及那些水無非就是想讓他更大限度的消耗體力而已,如果他真的跑了200米過去了,那麼到達近前後絕對會什麼都沒有,這麼做也只能讓他體能消失的更快,虛弱的更快,當然...現在的他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呼...呼...呼...」

經過剛剛那一小時的暴晒與身體的水分流失,何飛已經感到自己喉嚨的飢渴感愈發的強烈,同時腦袋也有一些發暈,這明顯就是即將中暑的前兆,接著他脫掉了外套將其蓋在了自己的腦袋上用來遮蔽陽光。

另外為了不受四周環境的干擾,下一刻何飛乾脆閉上了眼睛並且強忍著喉嚨的乾渴重新進入了之前的思考之中,剛剛他已經給自己計算了一下時間,預計距離他徹底中暑而死還剩下兩個小時的時間,而距離他徹底失去思考能力則還剩下大約一個半小時的時間!不錯,他必須趁著自己頭腦還清醒的情況下想出掙脫幻象的方法,否則最終的結局就是徹底死在這個酷熱的幻象中!

「呼呼...呼呼...呼...!」

劇烈的高溫下,隨著時間的推移,何飛的呼吸比之前更加的急促,喉嚨的乾渴感也是愈發的難受,這種感覺可謂是極為使人急躁與痛苦,凡是體會到劇烈飢渴感覺的人尤為明白,如今這種飢渴感甚至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他的正常思考!

被飢渴感干擾了思維的何飛已經再也受不了,接下來他猛地從全是沙子的地面上站起了有些無力的身體,剛剛起身後的他還感到了一陣強烈的眩暈感,很明顯,這是酷熱與飢渴所造成的脫水癥狀,所以起身後的他站在原地用了近半分鐘的時間才努力的恢復了清醒,接著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周圍的環境依舊和一個多小時前一樣,只不過讓他有些驚訝的是...在左側的前方那個涼亭和那些裝有水的杯子經依舊在那裡。

看到這裡,早已經被飢渴折磨的幾近發瘋的何飛其身體竟是不受大腦控制般的朝前走了幾步,這其實也是人類求生的本能反應,可是下一秒,滿眼血絲的何飛竟是拚命用自己的意志力重新控制自己的身體不讓其再向前走一步!

「呼...!呼...!呼...!!!」

望著前方的涼亭與水,何飛目前的呼吸更加急促,面色也更加的蒼白,他先是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卻恐懼的發現自己的喉嚨里竟是一絲水分都沒有!

所以...所以下一刻的何飛竟是猛地從自己的後腰重新拔出了匕首,接著鋒利的刀刃便朝自己伸出的左臂用力一划!

噗呲!

「呀...啊...」

伴隨著一聲痛苦的低吼以及利刃劃破肌膚的聲音,眨眼間,他的左小臂就瞬間開了一個口子,同時鮮血也瞬間從傷口處流淌了出來!

而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傷口處的鮮血剛剛流出的那一刻,何飛就迅速將嘴巴放在了自己的傷口之上狠狠地蘊吸了起來!

幾分鐘後,似乎整條左臂的血液都被吸光了一樣,直到傷口處再也流不出血來,何飛才最終停止了吸血,將嘴巴離開傷口後,何飛的飢渴感比之前減弱了些許,可腦袋裡的眩暈感卻是反而是更加的濃重了,因為人體的血液當損失一定量後就會出現眩暈感,很明顯,何飛由於喝了太多的血使得目前的他處於了失血的虛弱狀態...

這次用了將進五分鐘的時間才讓自己的大腦重新恢復清醒,看著似乎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