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一十四章∶陰山有鬼

第三百一十四章∶陰山有鬼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趙平此言一出,陳逍遙並沒有露出任何異常的表情,反而是風騷的摸著自己的頭髮對趙平大聲誇讚道「哈哈,不愧是趙前輩,在抽籤時我在黃紙上用的小花招都被你看出來了,呵呵,雖說程櫻也差不多看出來了,只不過由於她卻完全不了解茅山術,所以就算是懷疑我耍了花招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拆穿我,嘿嘿!」

在得意的說完上面那句話後,順便看了眼依舊面無表情的趙平,然後他又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繼續說道「嗯...至於之所以會是姚付江與趙前輩陪我一同來現實世界,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先不提趙前輩,至少我讓姚付江前來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給他練膽,鍛煉鍛煉一下他。?·?」

「哦?此話怎講?」

聽著陳逍遙的這番話,趙平似乎也來了興趣,所以追問了起來。

可陳逍遙卻並沒有回答他的追問,反而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怎麼說也快中午了,不如我們邊吃邊聊如何?」

趙平不由眉頭一皺...

.................

十幾分鐘後,在公交車站對面的一家高檔飯店的某個包間內...

注視著對面正圍著一桌子的飯菜狼吞虎咽的陳逍遙,看他吃得那麼開心,趙平則沉默不語的用筷子夾起一塊雞肉放在嘴裡慢絲調理的嚼著,似乎他的樣子也一點都不著急。

過了一會,當陳逍遙將一個雞腿完全啃了一個乾淨過後,他便一邊打著飽嗝一邊拿起餐巾紙擦起了嘴巴和手,在把一切處理完畢後,他才將目光看向了對面依舊神情平淡的趙平。.

「呵呵,如果說在咱們這個隊伍里我最佩服誰,那麼毫無疑問就是趙前輩,趙前輩的耐性真不是一般的好...」

然而對面的趙平卻是一句話都沒說...

幾秒後,陳逍遙尷尬的笑了笑,不過接下來他的表情卻是瞬間轉換成了一臉的凝重之色,同時看著對面的趙平說道「其實通過上一場靈異任務的觀察,我就發現咱的這個團隊屬於那種傾向於互助型的夥伴團隊,不得不說何飛這個隊長的確很有能力,單單就憑他那不同尋常的智慧與強大的分析能力他就完全配當這個團隊的隊長,只不過在我看來他對於團隊的掌控手腕還是有些過於溫和,或許這也和他的性格有關,當然,現在我和你談的並不完全是何飛。」

聽到陳逍遙這番讓他有些意外的話後,趙平則是不動聲色的說道「看來你很會看人啊,那麼..不如把你對團隊的看法都說出來如何?我想聽一聽。」

陳逍遙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嗯...好吧,雖說我也只是才剛加入這個團隊的新人,並且也只和團隊一起經歷了一場靈異任務,但通過這短期的接觸我也算粗略的了解了咱這個團隊內各人所扮演的角色亦或是在隊伍里的作用吧,很明顯,如果以隊長何飛為主視角,那麼他對張虎與程櫻二人的關心與重視程度則遠在其他人之上,同樣的,這二人幾乎也是唯何飛馬首是瞻,據姚付江說程櫻在來詛咒空間前是個職業殺手,其實這一點我一點都不懷疑,因為她的武力確實不在我之下,而且她的觀察力也很敏銳,這一切也都是一名職業殺手該具備的能力,之前我的那套把戲幾乎瞞過了所有人但她卻是立即發現了不對勁,另外關於她性別這件事...」

趙平依舊平淡的說道「這個並不重要,我一點都不關心。??一看書·」.

「呵呵,看來趙前輩早就知道程櫻的真實性別了吧,也對,對於趙前輩這種人來說是性別是男還是女什麼的確沒什麼意義,因為你看人向來只看對團隊有沒有利用價值對吧?有用的你會讓他活下去,至於那些沒用的...拖團隊後腿或是對團隊產生具有隱患估計趙前輩會用盡一切辦法將其抹除吧,嗯...就像之前的朱遠東與劉雪萍二人那樣...」

陳逍遙的這段話說出口後,趙平只是一言不發的看著他。

接著陳逍遙拿起筷子夾了一粒花生米放在嘴裡嚼了幾口後繼續道「張虎,據說之前是軍人,在我的粗略印象中這人很講義氣還是一個敢打敢拼的硬漢,同時他也是隊伍里現今經歷靈異任務最多的一人,這個人雖說並不怎麼過於聰明,但卻是十分懂得為人之道,他與何飛的關係同程櫻與何飛的關係一樣都可以說是極好,從這二人遇險後何飛那不顧一切的瘋狂勁便可以看出,總之這兩人對於團隊來說是很重要的人物,我對這二人也並沒什麼別的看法,至於錢學玲...呵呵,趙前輩的女人我更是不好在說什麼了,她將來會怎麼樣也全憑趙前輩的意思了。」

「錢學玲並不是我的女人,那只是她的一廂情願罷了。」

趙平雖說立即否定了陳逍遙剛才的認定,可陳逍遙也沒有和他在這個問題繼續談論下去,陳逍遙只是微微一笑的繼續說道「接下來重點來了,姚付江,對於這個人通過我的觀察發現他幾乎就是一無是處,而且膽子也不是一般的小,不過我卻發現何飛卻對他也非常信任,從何飛把昏迷的程櫻交給他來照顧就可以看出來,這一點雖是有些不解,但想必也與何飛的性格有關吧,既然如此,那麼如果姚付江長此以往一直這樣膽小如鼠且沒有任何作為的繼續下去,我不由也開始為他擔心了...真心不知道心趙前輩到底還能讓他活到什麼時候...」

「所以你的意思便是將他帶過來練膽了?」

「恩,差不多就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