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一十五章∶狗眼看人低

第三百一十五章∶狗眼看人低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現實世界第一天傍晚17.32分,豐都市市中區某路邊地攤...

看著道路上來來去去的下班人群,坐在街邊小吃攤位前正在吃著一碗餛飩的姚付江知道現在的這個時間屬於下班高峰期,無論是上班族還是學生都正在往自己的家裡趕,看到這幅場景,他也觸景生情般的在心裡想起了自己的家,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想想而已,雖然他現在的確是在現實世界,可他的家卻不在重慶,而是在別的省份,更何況他也僅僅只有4天的有限時間,另外他也沒有忘記自己返回現實世界的目的是什麼,不錯,那就是為了救何飛的命而去尋找招魂幡。壹?????看書?·

想清楚這一點的姚付江若有所悟般的自己點了點頭,確認了自己的目標後,他便不打算在看路兩旁的過往車輛與行人,而是三下五除二的將面的這碗混沌吃了個乾淨。

很快,吃完飯的他便起了身對著一旁那接近50歲且正在那包混沌的女攤主問道「大姨,多少錢?」

看到客人吃完,女攤主抬頭很隨意的回答道「吃好了啊,5塊錢。」

「恩。」

聽到女攤主的回答,姚付江起身付了賬,然正當付完賬的他轉身剛要走時...不料下一刻忽然一個聲音卻從他的身後傳來:「呦呵!這不是姚付江嗎?」.

聽到在這裡竟然有人能夠叫得出他的名字,這不由讓他的心裡暗自一驚!現實里他自然認識很多人,也更是有很多人知道他,可那也僅僅只是在他的家鄉城市裡而已,然這裡可是遠離自己家鄉的重慶豐都市啊,怎麼會有人能叫得出他的名字?他可不認為自己在豐都會有認識的人。

當然,上面的那一切也僅僅只是他在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後內心的瞬間想法而已,所以當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後,姚付江便趕忙轉過身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面前正站著一個男人,而站在他目前的這個男人還真是個熟人!同時他嘴裡不由脫口而出:

「張洪磊?」

不錯,目前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他曾經的高中同學張洪磊,此人身材不高也就一米六幾的個子,不過身體倒是很胖,長著一張大餅臉,高中時曾和他是同班同學,只是這個人在班級里為人比較狂妄,而且極度記仇,在班級里曾和很多同學發生過矛盾甚至是打架,就連姚付江也曾在班級里因為一些矛盾與他對罵過,總的來說少有人喜歡和他交流,但自從高中畢業後他就再也沒有見過這個人,沒想到今日居然會在豐都看到他。

此時姚付江面前的張洪磊一身西裝革履,在他的身後的路邊上還停著一輛黑色的豐田,看到對面姚付江投來的吃驚目光,張洪磊那張肥胖的臉上立即就露出了些許笑意,其實一開始他便是在開車的時候從車窗中看到了路邊正在混沌攤前吃飯的姚付江,閑來無事的他便下車與姚付江打起了招呼。

話歸正題,微笑過後的張洪磊便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兩步來到了姚付江的面前,他雖然一臉笑意但卻並沒有立即說話,只是快速的用他的那雙小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姚付江,看著姚付江穿著一身很普通的灰色上衣與褲子,腳上的鞋也是很普通的運動鞋,在聯想到他還在混沌攤前吃飯,兩秒鐘後張洪磊才開口對姚付江說道「哈哈,老同學好久不見啊?」

「恩,的確好久沒見了,自從高中畢業後就再也沒見過面了,對了,你怎麼會在豐都這裡?看你西裝革履的樣子似乎混得不錯啊?」

聽完姚付江上面的話後,果真是西裝革履的張洪磊那張肥臉上頓時就露出了嘚瑟的神色,接下來他對姚付江得意洋洋的說道「嗨,混的一般啦,自從高中畢業後我就沒有在上大學,而是去豐都的親戚家通過關係進了一家運輸公司里上班,這不,兩年下來了,混了個經理,一個月也就幾萬塊錢的工資而已,當然,獎金另算,嘿嘿。」

聽著對面張洪磊所說的話,不知怎麼的,姚付江總感覺越聽越不對味,這曾經的同學剛一見面就這樣故意炫耀,這樣真的好嗎?

「咦?姚付江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高中畢業後你也沒有在上大學嗎?」

說到這裡,看到家根本就不在這裡的陳逍遙竟是出現在這裡,張洪磊不由也是有些疑惑,所以也是對姚付江問出了上面那句話。

可當這句話傳入姚付江的耳朵里後,姚付江心裡卻頓時變得無比為難起來,不錯,如果說他依舊正在念大學,那麼就現在這既不是寒假又不是暑假的季節說是假期出來旅遊那顯然說不過去,但他也更不可能實話實話的將詛咒空間招人把他招進去的事說出來,因為這種天方夜譚的事情說出來估計這是個正常人都不會信的,所以姚付江在猶豫了片刻後最終開口對張洪磊回答道「其實我和你一樣,高中畢業後就沒有上大學,此次來豐都就是來打工的。」

聽著姚付江的回答果真與之前自己內心所想的一樣,這時候張洪磊心中那股高人一等的優越感頓時油然而生,回想起曾經這名在班級里學習成績比他好的傢伙竟然淪落到如此地步,而他呢,雖然當初學習成績不好但如今卻出人頭地了!還在一家不算小的運輸公司里混成了經理,還有私人轎車!這人啊,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

心中默默的自豪並感慨片刻後,可緊接著他卻又想起了曾經他與姚付江在學校里以往的過節來,在看現今姚付江落魄的樣子,一個無比陰暗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