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二十五章∶心中憂慮

第三百二十五章∶心中憂慮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鬼魅,一種有些奇特存在,其數量與孤魂相比較為稀少,雖說本身能力與孤魂並無太大差別但同神智模糊的孤魂相比鬼魅的神智卻是比較清醒,由於知道自身能力有限也知道它們並不具備能夠瞬間秒殺活人的能力,所以鬼魅會懂得利用一些陷阱或是詭計來襲擊活人。

當一隻孤魂在殺死一些活人後,其模糊不清的神智便會略微清醒一些,而隨著這隻孤魂殺人的數量不斷增加,那麼這隻孤魂則會逐漸轉化為神智較為清醒的鬼魅。

由於鬼魅的神智比較清醒,所以當孤魂一旦成為了鬼魅後便會依照鬼魅的兇殘本能更加用盡一切辦法來襲殺活人,在一隻鬼魅親手殺死數以百計的活人後,那麼則會有較小的幾率進化成為更高等級且實力更加強大的...厲鬼!

厲鬼的誕生通常會來源於兩種途徑,第一種:便是因生前死的太冤太慘而造成其死後靈魂怨氣衝天,最終由過大的怨氣而轉化為厲鬼,這種途徑乃是絕大部分厲鬼最大的誕生途徑,同時這種因怨氣而誕生的厲鬼也往往都是神通廣大且能力逆天,它們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不計其數的活人,只不過這種類型的厲鬼正是由於怨氣過大而使其變得失去一切理智,同時也無與倫比的瘋狂與嗜血。

至於這第二種:則是由某些神智清醒的鬼魅通過殺戮大量的活人進化而來,這種由鬼魅進化而來的厲鬼在實力上可能會比由怨氣轉化而成的厲鬼要弱上一些,但卻依舊保留著相對清醒的神智,相較於第一種只會憑藉自己強大的能力而瘋狂殺戮的厲鬼,這種實力偏弱但卻神智較為清醒的厲鬼對於活人來說威脅度則更高,唯一值得慶幸的這種神智清醒的厲鬼數量極少,整個世間基本就沒有幾隻。

.................

看著眼前那隻完全被凝固住的白臉女鬼,痛哭流涕後的姚付江卻是忽然心中一緊!同時還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趕忙低下頭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

是的,雖說之前在即將被女鬼殺死的最後一刻他因使用了驅魔炸彈而救了自己,但他也並不知道驅魔炸彈對這女鬼的的有效定身時間到底有多久,他也不知道之前自己具體昏迷了多久,反正剛剛看時間的時候他注意到手錶上的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的13.37分,通過回憶他記得之前在進入木屋前的時間應該在中午的12.00左右,在經過在木屋裡的一系列事情後又陷入昏迷,也就是說...他剛剛昏迷的時間至少已經過去了將近40分鐘!

{不行!必須趕快離開這裡!}

這也是目前他腦海里最大的想法,不錯,雖然驅魔炸彈的道具提示里介紹過其爆炸後所散發的黑煙可以對實力較弱的鬼物產生定身的效果,但卻並沒有說出具體的定身時間,很明顯眼前的這隻鬼魅屬於等級較低的鬼所以才會被驅魔炸彈給定住,但是!但是不要忘了已經40分鐘過去了,誰也不知道驅魔炸彈的定身效果可以維持多久,或許下一分鐘女鬼的定身效果就會解除,而到了那個時候他可不會在認為自己還會活下來,所以目前還是儘快離開這裡為好。.

想通這一點的姚付江心中有些發慌,同時他上面的那個結論則是在足夠冷靜的狀態下所分析而出的,很明顯,不知不覺中姚付江在經過了剛才的那一番生死經歷後他已經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與心態,並且也已經慢慢的適應並學會了在危機中冷靜沉著的應對問題,這一切都在姚付江的身上慢慢的發生了改變,只不過目前依舊沒有完全脫離險境的他並沒有注意到而已。

話歸正題,當姚付江認為此地不宜久留並且想起身離開的時候,下一刻他才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身體竟是完全沒有什麼力氣!不僅如此,看著自己的那已經萎縮了一圈手臂與身體,他估計自己現在或許頂多只有100斤的體重,生命力被吸取太多了,所幸沒有變成乾屍也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呼...呼...」

雖然沒有多少體力,但在平靜的休息了幾分鐘後最終姚付江還是恢復了少量的體力,至少他現在能夠扶著牆壁勉強站起來了,起身後的他便二話不說的撿起地上那早已被火堆烤乾的上衣與背包,接著一步一蹌踉的推開木屋的門衝到了外面。

來到外面後,姚付江發現雨也已經完全停了下來,只不過天空卻依舊是陰的可怕,四周的光線也和之前下雨時一樣有些陰暗,話雖如此,然目前的他可沒有那個時間關心天氣,因為身後木屋內的那個女鬼誰也不知道會何時恢復行動,所以姚付江不敢在繼續墨跡,於是便牙關緊咬的匆忙向這片小樹林的邊緣走去,至於他所走的那個方向則正是這座陰山的西北方向!

因為之前陳逍遙就曾說過,放置著招魂幡的判官廟就是在那個方向,不僅如此,如果他想找到另外兩名隊友並與他們匯合的話,那麼毫無疑問一直朝著西北方向走便絕對會碰到,因為他們三人的目標全都是那裡!.

隨著姚付江的不斷前行,他那蹌踉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樹林之外...

.................

嘩啦!

望了眼手中那張快速燃燒的道符,剛剛突然出現在前方的三隻孤魂隨即就如同被颶風掃過那樣...僅僅一瞬間就被掃到了遠處所看不見的地方,陳逍遙先是拍了拍手中道符燃燒後所留下的灰燼,接著便轉過頭對身旁的趙平點了點頭同時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