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二十六章∶規避陷阱

第三百二十六章∶規避陷阱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注意到前方的陳逍遙不僅猛然停了下來,而且還又立刻彎腰蹲在了前方的一塊山石的後面,這不由讓身後的趙平有些心驚,所以接下來的趙平自然也隨即跟著蹲了下去並同陳逍遙一起隱藏在那塊山石的後面。

當兩人全都隱蔽起來後,趙平一開始以為前方有一群孤魂被陳逍遙注意到所以他們才會隱蔽,不料過了很長一會都不見身前的陳逍遙有任何其他的動作,感受到如此詭異情況的趙平心中也是越發的詫異,可他依舊沒有說什麼,只是朝前輕輕地挪動了幾步,然後學著陳逍遙那樣偷偷地將腦袋略微往上抬將視線看向了岩石的前方。

視線之中,只見在前方的一塊雜草叢生的地面上正有一個人躺在那裡,由於距離不算太遠所以他看的很清晰,至於前面橫躺在地上的那個人不是別人,赫然正是之前與他二人走散了的姚付江!

是的,目前姚付江就這樣一動不動橫躺在十幾米外的地面上一動不動,也不知是生是死,看到這裡的趙平不由眉頭一皺,接著將目光盯向了身旁的陳逍遙,隨著趙平的視線投來,陳逍遙自然也看到了趙平投來的目光,只不過這一刻的他其表情卻是比趙平更為凝重,他先是又藉助著岩石的掩護觀察了一會前方的情況,隨即便將手伸入懷中掏出了一個裝有紅色液體的小瓶,接著又從兜里掏出了一片銀葉子,在將小瓶擰開並將裡面的紅色滴了幾滴在銀葉子上後他便把那片沾了紅色液體的銀葉子放在自己的眼皮上輕輕抹了一下。

將上面的一切全部做完的陳逍遙又將銀葉子遞給了身邊的趙平,同時用眼神向他示意了一下,趙平會意,於是他也學著陳逍遙那樣用銀葉子輕抹了下眼皮。

很快,在二人都做完這一切後,二人又抬起頭並重新將目光向前方看了過去,只不過當這一次在次看向前方時...他們卻驚恐的發現前方哪還有什麼姚付江!?因為躺在前方地面上的根本就不是姚付江,而是一具不知死了多少年的人類骸骨!但這並不是最讓人毛骨悚然的,因為經過這第二次的觀察...在那具骸骨的四周則赫然正有4個臉白的像紙一樣的人正一動不動的漂浮在骸骨的四周!

這四個白臉人以中間的骸骨為中心分別分布在其四個方向的十幾米外,根據之前陳逍遙的解釋,鬼魅與孤魂最好的分辨方式便是鬼魅的臉會比孤魂白得多,而看著前方的那四個臉白如紙的人...那也就是說...前方的那四個漂浮在半空中的人...竟然是四隻鬼魅!!!

在用沾了紅色液體的葉子擦拭完眼皮後,這一刻岩石後面的二人無論是陳逍遙還是趙平兩人一瞬間就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兩人先是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便緩緩並小心翼翼的朝後方慢慢退去...

不錯!根據二人的判斷,前方很明顯是一個致命的陷阱,那四隻鬼魅通過某種方式知道了他們這夥人的存在並且也得知了其中一人失散的事情,但它們卻無法在這龐大山中快速的找到他們,所以便設計了一個圈套,那就是將曾經死在山中的一個人的屍骨偽裝成他們的同伴姚付江的樣子,然後這四隻鬼魅則利用自己的隱身能力埋伏在四周,假如這個人的同伴在看到姚付江後那麼必定會前來營救,而一旦到了那個時候...這四隻一直隱藏在附近的鬼魅便會立即出現並襲擊張陳逍遙與趙平二人。

...............

在悄無聲息的後退了很長一段距離後他們才終於停下來,直到這時候之前一直一語不發的陳逍遙才長長的呼了一口氣,他一邊抹著汗一邊聳著肩對身旁的趙平苦笑道「看到了吧,我早說過那些鬼東西會設計全套的吧,要不是我發現的及時,後果真是難以預料啊...」

聽著面前陳逍遙的那番牢騷,一旁的趙平並沒有像他那樣露出任何慶幸之色,反而是在略一沉思後將目光看向陳逍遙問道「這鬼魅應該不會幻覺系的攻擊吧?」

看到對方根本就不搭理自己的牢騷反而問了另一個問題,陳逍遙心裡不由在心中腹誹這眼鏡男不懂幽默,不過聽完對方的問題後他還是肯定的點頭確認道「是的,鬼魅雖然比較狡猾,但能力有限,所以並不會比較高級的能力,就比如你現在提及的幻覺這種攻擊方式最基本也要達到厲鬼這個等級才能使用的,鬼魅是不會的。」

「你確定嗎?」

「我確定,我以我那掛掉的師父的名義起誓!」

趙平先是自動忽略了陳逍遙那句話的後半段,隨後在確定鬼魅雖然很狡猾也比較會偽裝但並沒有製造幻覺的能力後,趙平竟是不由的嘴角一揚露出了一個讓陳逍遙感到難以理解的笑容,然後便連同他那個笑容將目光在次看向了身旁的陳逍遙。

看著眼前趙平那陰森的笑容,陳逍遙不由心中一驚!

「趙前輩你笑什麼?」

趙平的笑容隨後消失,接著伸出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轉移話題道「沒什麼,前方有鬼魅,看來...咱們又要繞路了啊。」

「沒辦法,我的道行與道具都有限,沒那個能力同時對抗四隻鬼魅,反正也無所謂,大不多花點時間繞道罷了。」

說到這裡的陳逍遙頓了一頓,接著在看了眼手腕上的時間後便又對趙平繼續說道「反正我已經做好晚上繼續尋找判官廟的打算了。」

不錯,與趙平不同,陳逍遙這一次可謂是抱著志在必得亦或是不死不休的決心的前來的,他同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