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三十八章∶成功與回歸

第三百三十八章∶成功與回歸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豐都,陰山判官廟內...

細心的陳逍遙在進入判官廟後沒過多久便點燃了兩根他隨身攜帶的蠟燭,隨後將蠟燭放在了判官像前的高台上,在燭光的映照下,這座廟宇的內部也很清晰的顯示在了三人的視線之中。爬書網

只不過打量了許久,他們三個卻是無論怎麼看都無法在這座廟宇內找到哪怕一個類似於招魂幡的東西,這同時也讓他們紛紛感到有些詫異,尤其是趙平與姚付江二人臉上的不解之色更甚,畢竟招魂幡位於陰山判官廟內的消息全都是陳逍遙告訴他們的,而且他們幾人也是費勁了千辛萬苦甚至差點將命都丟掉才終於來到這裡的,如果忙活了這麼久結果判官廟內或許根本就沒有什麼招魂幡的話,那麼...這坑可就太大了!

似乎感受到了身旁那兩名隊友向他投來的目光中已經包含著明顯的疑惑,此時陳逍遙心中也開始暗暗打起了鼓,說實話關於招魂幡位於陰山的這個消息他也是只聽他師父說的,並且他也是第一次來這裡,一開始對於他師父的話他還是深信不疑的,可是...本以為一旦進入廟宇內就會很自然拿到招魂幡的他卻完全沒有想到在進入後居然根本就沒有發現招魂幡的影子?

雖說陳逍遙越想越心慌,但他卻完全沒有在臉上表露出一絲慌張的表情,不僅如此,他反而故意裝作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給身旁的兩個人看,或許是陳逍遙的表演起到了作用,姚付江在看到他的那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後臉上的疑惑之色消減了不少轉而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了他,不過...

不過一旁的那個眼鏡男卻是依舊用冰冷的目光盯著他...

...............

「那麼...你口中所說的招魂幡呢?」

當趙平的這句話問出口後,姚付江也是隨即將目光看向了對面依舊面帶微笑陳逍遙,或許是感受到了身前兩名隊友的焦急之色,陳曉瑤先是伸出他那沒有受傷的右手摸了摸頭髮,最後才慢絲調理的回答道「嘿嘿,你們認為像招魂幡這樣的神器那些古代人會這樣輕易的放在一個一眼就被看到的地方嗎?」

聽言趙平的雙眼不由一眯,姚付江則是沉不住氣般的對其追問道「那你的意思是...?」

陳逍遙並沒有立即告訴招姚付江魂幡的具體位置,反而是繼續對二人說道「想像一下,如果你是一個古代人,你們認為將東西放在哪裡是最安全的呢?」

陳逍遙的這句話向其餘二人說完後,他身旁的趙平與姚付江便同時一愣,拋開一臉苦思冥想表情的姚付江不提,然片刻後趙平卻是用他那面無表情的臉望著他久久沒有說話。

看到趙平的這副表情,很明顯代表著眼前的這個眼鏡男其心中已經產生了些許的怒意,所以僅僅幾秒之後陳逍遙便趕忙對趙平擺手道「別...別...趙前輩你別生氣,咱們這就開始找東西。」

說到這裡他先是一頓,接著便將手指向了腳下的地面對二人繼續說道「我懷疑招魂幡極有可能被藏在了地下,大家現在蹲下身仔細找一下地板,看看有什麼發現沒有。」

隨後趙平與姚付江二人也一起低下頭將目光看向了腳下的地面,果不其然,這座廟宇的地面並非是泥土的地面,反而是鋪滿了石板,整座廟宇的內部地面也全都是由這一塊塊的石板所構成。

或許是從陳逍遙那裡得到了提示,幾秒過後趙平就一臉凝重的蹲下身並更加仔細的看向了腳下的那一塊塊地板,當然,不僅是他,一旁的姚付江與陳逍遙兩人也紛紛蹲了下來。

雖說實際上陳逍遙也不知道招魂幡的確切位置,但通過接下來的一番琢磨他還是深信招魂幡依舊被藏在判官廟之內而絕對不是已經被別人拿走,理由很簡單,就憑陰山那漫山遍野的鬼物以及判官廟前的這群陰兵,估計這個世上除了他師父有那個能力能夠一個人獨自來到這裡外,其他任何人無論是誰亦或是來多少人,一旦進入陰山就算這些人有十幾條命估計也全都丟光了,且之前他師父也明確的告訴過他招魂幡的確就在陰山的判官廟內,既然他師父沒有拿同時也是這麼對他說的,那麼關於招魂幡已經被別人捷足先登拿走的情況則根本不可能發生,那麼也就是說目前招魂幡百分之百還依舊存在於判官廟之內,只不過被隱藏起來了而已。

陳逍遙越想感覺越有道理,之前心中的恐慌感也逐漸淡了不少,心中的信心也是驟然增加。

啪咚...啪咚...

伴隨著一陣陣輕微的敲擊聲,目前三個人正分別蹲在判官廟內的不同位置開始逐個用手指敲打著地面上的石板,這一刻三人也全都在全神貫注的挨個敲打著地面上的那些石板,之前陳逍遙的話也並非信口開河,整座廟宇就這麼大,四周的所有擺設也都是一目了然,如果在地表上都沒有任何發現的話,那麼最大的可能則只可能是地下了,且三人也都開始懷疑在這判官廟的地板之下會藏有暗格。

但在隨後的一段時間裡三人在總計敲擊了幾十塊石板後,根據敲擊所傳出的聲音幾乎都是渾厚的迴音,這也不由得讓三人的心裡有些打鼓,畢竟整座廟宇的地面上也僅僅只有一百多塊石板而已,目前已經敲擊試探了約一大半的數量...如果依舊沒有傳來特殊的迴音的那話...

——咯咚!

然而!隨著一塊接一塊的嘗試無果,正當三人的心逐漸越來越沉同時陳逍遙的額頭也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