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四十七章∶回魂之夜

第三百四十七章∶回魂之夜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張虎被警察抓了...

是的,由於之前張虎在街頭鬧得動靜實在太大,不僅當著無數路人的面狂毆一名小販,隨後竟還打算將那名小販殺死,而得到市民報警的大浦區警局則立即出動警力前往事發街區進行搜捕,最後終於在那個街區的一條小胡同里發現了那名光頭男子的位置。

面對著外面數名持槍警察的包圍,明白了前因後果的程櫻對面前的這個光頭男則是一陣無語,她先是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盯了張虎一會,接著告訴張虎何飛回魂的事情就交給她來辦了,最後張虎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並主動出了胡同向警察投降,不錯,之前程櫻就對他說過,反正也就3天的時間,時間一到他就會被瞬間傳回詛咒空間,所以完全沒必要反抗,而張虎出來後隨即就被警查拷住並拉回了警局。

..................

大浦區警局,2樓審訊室...

當看到對面那一臉橫肉且滿臉鬍渣子的光頭大漢的第一眼,負責審訊的兩名警察其心裡便同時給這名光頭男下了一個定論:這傢伙絕對不是好人!!!

或許是由於第一印象太差,又或許是先入為主的觀念作祟,當帶著手銬的張虎被兩名警察按坐在犯人專屬的座位上後,審訊桌對面的一名年紀較輕的警察就立即皺著眉頭對其問道「說吧,你為什麼要殺人?」

聽對面那警察竟然直接說他殺人,本來怡然自得並一臉不在乎模樣的張虎頓時就是一陣火大,所以下一秒張虎立即就兩眼一瞪的高聲反駁道「什麼!?我殺人!?我說這位警官,你聽誰說我殺人了?在街道上的事情我頂多算是當街打人算個故意傷害頂天了,我殺人了嗎?」

聽著對面那光頭大漢的辯解,年輕警察卻是冷笑道「哼哼,是,你是沒有殺人,不過你卻是屬於殺人未遂,要不是那名小販跑得快,估計你已經把他殺了吧?」

說按這句話後他便是低下頭將一個袋子從抽屜里取出,接著將其啪的一聲丟在了張虎面前的桌子上,然後對著張虎繼續冷笑道「你行兇的兇器就在這裡,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不錯,袋子里的東西正是張虎那隨身攜帶的匕首,沒想到現今卻成了他行兇的物證!

雖然張虎知道只要在這裡呆兩天半左右他就會被傳送到詛咒空間,其實無論他認不認罪都無所謂,可看到眼前這些警察明擺著就是要把他的罪名放大...這一刻他心中的火也騰地一聲上來!所以接下來心中惱怒的張虎也不再客氣了立即張口大罵道:

「草!你們這些警察眼瞎是吧!?這匕首的確是我的,可我又沒拿他捅人,那個小販也活的好好的不是嗎?嗎的!我看你們分明是想想把我的罪名從故意傷害提升為更嚴重的殺人未遂!」

「老實點!」

張虎的情緒一陣激動,正想站起不料卻被一直站在他身後的那兩名警察死死地按住了,同時身後的警察還對他一陣呵斥。

礙於雙手被拷,所以惱怒的張虎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只能重新坐了下去,似乎注意到犯人的情緒有些暴躁,對面審訊桌後的那名年輕警察正欲繼續開口說些什麼,不料卻被身旁的另一名年紀較大的警察攔住了,年輕警察只是看了年長警察一眼,但卻並沒有在繼續說下去。

隨後這名年長警察先是上下打量了一會張虎,最後兩眼一眯的開口對張虎說道「看來你是打算死不承認你那殺人未遂罪行了吧,好,我們不強逼你,你的口供我也會會如實向上面彙報,到時候上邊也肯定會派更加專業的刑訊專家來審問你。」

說到這裡,年長警察先是微微一笑,接著對張虎警告道「到那個時候,審訊你的人可不會像我們這麼溫柔了!」

「我沒有故意殺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來審我也不怕!」

聽著對面光頭男那依舊死不認罪的回答,年長警察和年輕警察對視了一眼,隨後他向張虎身後的兩名警察使了個眼色,很快那兩名察便將張虎拉起並把他帶了出去,臨出門時...

「我呸!」

臨出門時張虎還狠狠朝著裡面的那兩名審訊警察吐了口唾沫...

待犯人被帶出去後,審訊室內的那名年輕警察便對年長警查詢問道「老周,你真的打算讓上面派刑訊專家來審問嗎?我們就不行嗎?」

「不,通過我對那個叫光頭男的觀察,我感覺這傢伙絕對不像是只犯了這一樁案子那麼簡單,看他那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根據我從警20年的經驗來看,這傢伙絕對是一名殺人不眨眼且窮凶極惡的慣犯!」

年長警察此言一出,一旁的年輕警察也是若有所悟的回答道「啊!原來如此,嗯,這傢伙的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也正如你剛剛說的那樣,這傢伙犯的案子也應該不止這一樁,莫非你的意思是趁著他被我們抓住藉此讓刑訊專家來逼迫他,以便將其以前所犯的事全都招出來!?」

「小劉你猜的不錯,一會你去查查這傢伙看看他有沒有案底,要是有案底就證明這傢伙果真是個慣犯,要是沒有案底就證明這傢伙更是一個犯罪謹慎且不留痕迹的犯罪老手,而我現在就去向局長彙報,要求派刑訊專家來。」

...............

另一方面,當張虎被警察帶走後程櫻就架起昏迷的何飛離開了這條胡同,接著打車來到了市區的一家賓館入住,在將何飛安置在客房的床上後她本想立即對其進行招魂,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