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七十二章∶各自心思

第三百七十二章∶各自心思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張齊風與張智勇二人返回客廳的時候,眾人先是打量了這兩人一眼,待發現二人都平安無事後其餘人則繼續談論食物的話題,可是在談論的過程中...有幾道目光卻時不時投向對面自從坐回沙發後就一直保持沉默的張齊風臉上。

時間過得很快,待中午把這家民宅里的土豆吃的差不多後,下午時分眾人也失去了聊天的興緻,轉而是自由活動起來,其中有些人返回了卧室睡午覺,而有些人則是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談論著什麼,不過無論是劉東那伙人還是輪迴者絕大部分人睡午覺或是自由活動時都不敢一個人單獨待在一個地方,而是盡量保證身邊有同伴,當然...這也僅僅只是對於絕大部分人而言。

...............

噠噠噠...

卧室內,正坐在何飛床邊凳子上的姚付江被身後傳來的一串腳步聲吸引了目光,回過頭定睛一看之下,卻發現這個人並不是團隊里的資深者,反而是一臉笑意的高繼坤走了進來。

一開始姚付江還以為這傢伙是打算睡午覺,所以在看了眼這小眼睛的傢伙後便又把頭轉了過去,不料進入卧室後的高繼坤卻是徑直走到了姚付江的面前,然後依舊用他那自認為和善的微笑對著姚付江開口說道「那個...雖然我是新人,但年紀比你大,叫你一聲姚老弟沒問題吧?」

注意到高繼坤似乎想和他說些什麼的姚付江則沒有立即回復高繼坤,反而是抬起頭打量了一下高繼坤,在沉默了片刻後才一臉疑惑的對其點了點頭回答道「無所謂,名字只是個稱呼而已,對了,你有什麼事嗎?」

或許是高繼坤自從上車後姚付江對他的印象並不怎麼好的緣故,所以上面的那句話姚付江回答的也比較冷淡,不過姚付江的反應與態度高繼坤卻是毫不在意,而在看到對方終於肯接自己的話後,接下來高繼坤先是掃了眼房間的四周與門口,最後在確定門外不會有人進來且房間里除了那個昏迷的隊長就只有他與姚付江兩人後,高繼坤便依舊用他那微笑的表情對姚付江開口問道「姚老弟,我想向你打聽些事,可以嗎?」

高繼坤的話讓姚付江先是一愣,但最終他還是在點了點頭後回答道「可以,只要不是什麼機密,我自然知無不言。」

「嗯,那我就先謝謝了。」

「不用客氣,何飛就曾說過,資深者有幫助新人了解詛咒空間的義務,有什麼事情你問吧。」

接下來高繼坤便神色疑惑的對其說道「那個...其實我的問題很簡單,我就是想問問關於咱這隊伍里資深者們的一些事情。」

此言一出,讓高繼坤有些出乎預料的是...當上一刻他的話剛剛說出口後,一旁的姚付江其臉色卻是立即轉變成了一副戒備之色,同時用警惕的目光盯著他問道「你打聽這個做什麼?」

高繼坤先是一滯,然片刻後便露出了一臉尷尬的表情一邊擺著雙手一邊解釋道「姚老弟別誤會,我並沒有別的意思,僅僅只是問問而已,因為我這個人不太會為人處世且行事有時也比較魯莽,唯恐在以後的日子裡無意中得罪了你們這些資深者而遭到報復,所以才打算找你這個一看就不像壞人的前輩打聽下。」

聽到高繼坤的這番話裡帶有恭維成分解釋後,姚付江才明白原來這傢伙居然是在擔心這個,在聯想昨天夜裡這傢伙居然在踹開門後魯莽的一人走進房子里的行為後,姚付江也認為這傢伙的確挺魯莽的,所以在略微沉思片刻後他便對著高繼坤聳了聳肩回答道「其實我們這些資深者也沒什麼可讓你害怕的,只要你服從團隊指揮就可以了,也完全沒那個必要打聽各人的的性格或是處事方式,算了,既然你想聽,那我就大體說一說吧,反正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就算我不說但如果你夠幸運並且能多活幾場靈異任務的話也會慢慢了解的。」

「好吧,你希望先從誰開始了解?」

「就從趙先生開始吧,如何?」

...............

另一方面,趙平在吃過午飯後便一個人默不作聲的走出了房門不知道做什麼去了,至於一旁的程櫻則是在趙平出去後特意看了眼對面劉東幾人的卧室,隨後一直沉默不語的她就率先對張虎低聲說道「那個叫張齊風的有問題。」

「哦?你什麼意思?說說看?」

聽到程櫻的這句話後,正打算起身跟過去的問問趙平想做什麼的張虎先是一愣,然後便面帶疑惑的對其說出了上面的那句話。

不料程櫻卻並沒有對張虎多做解釋,僅僅只是很簡短的說道「因為他的臉色與去廁所前有所差別。」

「那趙平他出去又是去幹嘛...?」

「似乎是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思考張齊風的事情吧。」

「咦?聽你這麼一說難道那傢伙也和你一樣看出來了?」

目前廚房裡錢學玲正與孟菲以及月曉三個女人一起在給剩下的土豆進行著一番加工,很明顯她們打算用著最後的一些土豆來做一頓飯,畢竟早晨與中午都是清一色的煮土豆,雖然能填飽肚子但畢竟沒什麼味道,所以在孟菲的提議下幾個女人便紛紛走進了廚房開始處理土豆,並打算在天黑前利用廚房裡的調料炒成土豆絲給大夥當晚飯,當然了,嬌貴且不會做飯的方敏自然不會參與其中,而是和其他人一起去卧室里睡午覺去了。

看到正拿著菜刀細心的把土豆切成絲的孟菲,一旁正在給其它土豆削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