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七十六章∶試驗品

第三百七十六章∶試驗品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而看到前方趙平那不經意間的一個眼神示意,張虎與錢學玲二人都是微微一滯,至於陳逍遙則是在與程櫻的對視了一眼後片刻間明白了什麼,所以接下來陳逍遙便立即雙手背向身後同時頭顱上揚的對前方正盯著他的張齊風擺出了一副標準的世外高人的形象,接著又用奇特的口吻裝腔作勢般的開口說道「嗯,不錯,貧道正是廬山紫薇觀的現任掌門陳真人,張齊風,你現在已經被鬼纏身命不久矣啊!不過,我倒是可以嘗試救你一下。」

為了增加可信度,他一邊說著還一邊把手伸到懷裡掏出了一面八卦鏡來加深自己高人的形象。

雖說陳逍遙的表演非常誇張,如果是平常人一眼就能看出這是在裝的,但這對目前精神早已因過度絕望而幾近崩潰的張齊風來說...剛才陳逍遙的那段話卻是讓他頓時重新生出了活下去的希望,所謂病急亂投醫就是這個道理,就好像當一名身患絕症的人在知道自己必死時忽然來了個走方郎中說他可以把他的病治好一樣,先不提治不治得好,但至少對於這名身患絕症的人來說卻是無論如何都要試一試的,就算是騙子又如何?反正不治也一樣要死,萬一僥倖治好了那豈不是天降之喜嗎!不錯,目前的張齊風也正是這種情況同時也的確是抱著這種心理,雖然眼鏡男指的那個叫陳逍遙的青年怎麼看都不像是會驅魔捉鬼的道士,可剛剛陳逍遙從手裡拿出來的那面小八卦鏡卻是讓他信了不少,畢竟在他個人的印象里除了那些懂通靈問米之術的人外誰會閑的沒事在身上攜帶這玩意呢?

話歸正題,注意到剛才還一臉絕望的張齊風現在已經開始用充滿希望的目光看著前方的陳逍遙後,張齊風面前的趙平則是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只見目前的時間為深夜11.25分,而剛剛張齊風看到女鬼的時間據推測差不多是在5分鐘前的11.20分左右,想到這裡,重新抬起頭的趙平先是朝對面的幾人點了下頭,然後側過頭對正用期待目光盯著陳逍遙的張齊風說道「我剛才只是說我們或許可以救你,但並沒有肯定的說一定能夠救你,如果你想嘗試,那麼就必須要完全聽從我的吩咐,明白了嗎?」

聽到趙平的這句話後,張齊風便立即點頭如搗蒜的回答道「明白,明白!我一定會聽趙經理的吩咐的,只要能夠別讓我像馬志龍那樣死,我什麼都聽你的。」

其實一開始聽到趙平的那句語言糾正時張齊風還有些情緒低落,畢竟對方已經聲明不一定能夠救下他,可轉念一想這有希望總比沒希望強,所以抱著這副心理的張齊風為了能活下去便立即忙不迭的答應起來。

「很好,現在你不要打擾任何人,跟我們出來吧。」

說罷,趙平就帶頭朝客廳外面走去,張齊風先是一愣,但最終還是乖乖的跟著趙平走了出去,至於程櫻、張虎、錢學玲以及陳逍遙幾人自然也是一起向門外走出,其實經過剛才趙平的眼神示意以及他與張齊風的對話,目前他們四個人基本上也已經猜出趙平所打的注意是什麼了,很明顯!趙平這是要拿張齊風當實驗用的小白鼠!至於如何實驗,別人先不談,至少程櫻已經猜出了個大概。

...............

很快,張齊風便跟隨著趙平以及其他幾名輪迴者來到了夜色漆黑的民宅外面,今晚與昨夜一樣,天空依舊沒有月亮的蹤影,四周靜悄悄的,濃密的夜色也依舊籠罩著這座死一般寂靜的山中小鎮。

當5名輪迴者以及張齊風全部來到民宅的外面後,藉助著門口與窗外的燈光,幾人先是跟隨趙平走到了白天趙平所站過的那棵樹下,而停住腳步的趙平先是掃了一眼身前坎坷不安的張齊風一眼,隨後便面色平靜的對一旁的陳逍遙問道「你身上最具有辟邪驅鬼能力的東西是什麼?拿出來吧...」

趙平此言一出,所有人包括張齊風的目光都望向了他,然而陳逍遙這一次卻並沒有立即按照趙平的要求把東西拿出來,反而是兩眼一眯的與趙平對視了起來,在他的注視下,他從趙平的表情與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東西,至於站在他身旁的程櫻卻是隱約猜出了他的心裡所想,所以幾秒後她便伸出手按在了陳逍遙的肩膀上,同時用凝重的口吻對他刻意壓低聲音說出了一句話「這關乎我們所有人的生死!」

陳逍遙不是傻瓜,他自然能從程櫻這句話里明白裡面的含義,不錯,別看他已經了解了趙平的意圖,可他仍舊還是有些懷疑這個意圖是不是這眼鏡男一箭雙鵰的陷阱,不過...既然程櫻都這麼說了,他自然也不在猶豫,所以陳逍遙在沉默了片刻後先是狠狠一咬牙,最後從褲兜里掏出了一張長方形的黑色紙張!

——辟煞符!

不錯,這正是曾經在陰陽路靈異任務中當初陳逍遙與何飛二人為救被困在幻象中的程櫻而使用過的道符,這種黑色的道符極為特殊,至於程櫻也曾親眼目睹過辟煞符燃燒後的強大威力,並且這種特殊的道符陳逍遙身上一共也只有三張而已,之前在陰陽路里為了救程櫻而用掉過一張,所以他也只剩下了兩張,沒想到這一次陳逍遙居然真的完全按照趙平的要求拿出了他身上最具有驅鬼效果的東西。

可轉念一想其實這也並非難以理解,因為這時候陳逍遙與眾人都明白現在已經不是可以藏私的時候了,雖說張齊風的性命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但如果能夠通過道具保住了張齊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