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百九十八章∶我的不甘與遺憾

第三百九十八章∶我的不甘與遺憾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有時候我一直在思考著一個問題,那就是我活下去的意義是什麼?雖說我並不缺錢也不缺其他的東西,而且在別人的眼裡我還是一個比世間絕大多數人都要優秀的精英人士,領導誇我聰明,朋友贊我睿智,家人更是說我是人中龍鳳,就好像我這人本身就代表著成功一樣,當然在我這二十多年的人生經歷中也基本上都是成功,也更是沒有失去過什麼。

可是上面的種種一切卻並不是我真心想要的,我其實也失敗過一次,而更是也失去過,而我這唯一的一次失敗同時這也是我人生當中最大的一次失敗,也正因為這次失敗使我失去了這個世界上對我來說最珍貴的東西,永遠的失去了!再也回不來了!此乃我一生當中最大的遺憾!

可有些時候上天卻總是會和人開玩笑,就好像現在的我一樣看著那個人,我真不知道是該欣喜若狂還是該愈發的絕望

此刻正獨自一人行走在小鎮街道上的張虎心其理壓力可謂是很大了,這也使得他心情愈發的惡劣,是的,在又一次幹完拋完屍這件事後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隨著這幾天的恐怖遭遇而變得越來越疲憊,不僅如此,精神上也同樣逐漸疲憊,而這莫名的疲憊感也讓他很想痛快的洗一把臉以讓自己好好清醒一下。

既然想到那就做,他張虎可不是一個瞻前顧後與猶豫不決的人,所以下一刻正往回返的他便直接轉身朝街道右側的一棟民宅走去,雖說這棟民宅張虎之前並沒有來過,然由於之前的收集食物別人卻是來過,所以這座民宅的大門一直都是開著的,這也使得張虎輕而易舉的就大步走了進去。

很快,進入房子里的張虎直接就無視了客廳里那一堆早已腐爛的碎屍,隨後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臉上那由於幾天沒清理而愈發濃密的鬍渣子,在通過手的觸摸察覺鬍子比往日要長後,下一刻他就走進了衛生間,果不其然,他在衛生間里找到了一把刮鬍刀,然而當他走到洗漱台前打算在洗臉前先清理自己鬍子時他卻一時間有些愕然,是的,張虎的這個愕然很好理解,那就是直到此時他才發現因為整個衛生間根本就沒有一面鏡子要知道這刀片刮鬍刀可不同於電動刮鬍刀,離開鏡子誰知道會刮成什麼樣?

「我日」

在發現洗漱台前沒有鏡子後,張虎不由得嘟囔了一句,隨後拿著刮鬍刀的他就在整座民宅里的幾個房裡逛了一圈,然出乎預料的是不僅是衛生間就連卧室廚房客廳他都看了一個遍結果都沒有發現一面鏡子哪怕是最小的小圓鏡都沒有找到一個

「這他媽真是日了狗了!這鬍子還怎麼刮!?」

雖然在這棟民宅里沒有找到鏡子讓張虎有些詫異,可更多的則是惱怒,張虎越想越生氣,而正當他想乾脆直接不照鏡子自己憑感覺掛鬍子時,忽然,他的腦海里卻是靈機一動的想出了一個辦法!

「嘿嘿,以為沒有鏡子老子就沒辦法了嗎?」

在自言自語的說完這句話後,下一刻他就朝著廚房的位置走去,只不過有一個細節張虎卻是沒有注意到那就是正當他進廚房走的時候,一個不知道從哪裡飄來且幾乎小到看不見的小黑點則也是在這一刻緩緩的飄進了廚房

此時已經走進廚房的張虎先是在四周掃了一眼,最後終於把目光停留在了一個鐵盆上,看到這個鐵盆的張虎先是嘿嘿一笑,接著就將盆拿到水管那開始灌起了水,而同一時間隨後飄進來的那個黑點竟是直接朝著張虎的眼睛飄去!可接下來正當黑點即將飛入完全沒有差覺的張虎眼睛裡的那一刻一個完全不會被人用肉眼看到的間異卻變發生了!那就是當張虎將臉正對著那裝滿水的鐵盆那一刻那個即將飛進張虎眼睛裡的小黑點卻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樣先是驟然停止了前進!隨即下一秒便是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嘿嘿,老子用水的倒影當鏡子用,這回刮鬍子沒問題了吧,哈哈哈!」

在得意看著水面映出了自己的臉後,接下來張虎便開始利用水盆里的倒影颳起了鬍子

看著房門外七八米處的那堆碎屍,此時站在門口的幾個人其內心竟都是如墜冰窖般的寒冷!是的方海死了前方的那堆碎屍也正是方海。

事情的經過並不複雜,當幾分鐘前蜷縮在牆角的方海嚎叫著說出他眼皮不受控制的自動睜開並第二次看到女鬼後,默了片刻的程櫻便毫不猶豫的掏出匕首打算立刻殺死方海以讓他解脫,然而卻是被陳逍遙攔住了,接下來陳逍遙先是狠狠一拳把方海打暈隨後就扛著方海的身體將其丟到了房子的外面,而說時遲那時快,正當陳逍遙剛把方海丟到外面正回身往回走的那一刻剎那間!方海的身體就在短短的一秒之內瞬間碎裂成了幾十塊!最終轉變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碎屍!至於站在房門外的眾人則又一次完整的看了一遍一個活人在一瞬間變成一堆碎屍的全部經過。

「至少他不用經歷死亡前的絕望與恐怖了,而且這次也不用特意去拋屍了,省事了,哈哈哈」

望著身旁個個面色慘白的幾個隊友,陳逍遙的面部肌肉同樣也是抽搐了幾下,不過他卻是在琢磨了片刻後說出了上面的那句話,然而很明顯的一旁的幾人根本就沒有把他的這個冷笑話聽進去也完全不認為這個笑話的笑點在哪裡,有的只是那一張依舊慘白一片的臉

「趙趙先生,程xiǎojiě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或許是因為太過於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