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職業挖寶人 >第九十二章 教宗和阿齊茲

第九十二章 教宗和阿齊茲

小說:職業挖寶人| 作者:半包薯片| 類別:都市娛樂

{}?「不得不說,李聃作為兩千多年前的古人,還有那樣的世界觀和哲學觀,真的令我非常的佩服。他的理念超越了所有人,他的理論站立在當時,甚至現在的整個世界的最頂端。」

這個馬屁拍的有水平。

只要是中國人聽了都會覺得很爽。

邢傑點了點頭。

時間太久遠了,久遠到有很多東西都被時間的長河所泯滅。

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除了道可道非常道之外,李聃還有什麼別的觀念?

沒有人知道。

道祖當年騎牛西遊,函谷關外,面對前方無邊的風沙荒漠,身旁的好友關令尹喜,李聃所遺留下來的,也只有那洋洋洒洒的五千字《道德經》。

除此之外,一無所有。

沒有和李聃面對面打過交道的人,永遠不可能知道他究竟是個多厲害的人。

以前邢傑和彪子見過。

現在還要再加上一個教宗?

不過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教宗手裡有聖樹,就算是起到鑰匙作用的捕獵術他都會。雖然邢傑沒有對其說過回溯歷史這件事,但是阿齊茲知道啊。

好即便是教宗也掌握了回溯歷史的方法,他又是怎麼找到當年遺留下來的聖樹的?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個教宗他又是怎麼才能說服了李聃?

要知道教宗這個人呢,可是典型的歐洲人面貌。

金髮藍眼,現在人看了可能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在兩千年前?

別忘了左氏春秋里可是有句話說的再明顯不過了。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而這本書又是哪位大佬寫的呢?

左丘明。

這位可是基本上和孔子,李聃屬於同一時期的大佬啊。

再說了,當年邢傑和李聃的跨時空交流,意思已經說的再明確不過了。為了不使後世發生變化,邢傑甚至對道祖都有了殺心。

而李聃自然也明白。

他怎麼可能會和教宗有著交流?

還有,教宗剛才說的那句話也很奇怪。

什麼叫李聃對其有恩?

「你們既然現在已經下來了,那就說明你們突破了青銅聖樹的封鎖。說實在的,我真的很驚訝。傑,你可能不知道。為了這一天,我策划了很久。無論是防禦力量,後備力量,盟友的選擇,等等方面我都將你設為了第一防範要素。但是即便這樣,你仍舊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就能偷突破,不得不說命運真的是很可怕。」

「命運?親愛的教宗冕下,這個詞兒從你的嘴裡說出來的話,我怎麼覺得這樣可笑呢?你會是一個遵從命運的人?太諷刺了吧?」

「你還是那麼的桀驁不馴,總覺得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如果不是命運的照拂,你覺得你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小餐館的老闆,每天釀酒燒菜,生活嘛還過得去。伺候好老爹老媽,給他們養老送終,順便娶個媳婦,一輩子就這樣平平安安的。這樣的生活也挺好,你有意見?」

看著邢傑一臉的認真,教宗頓時也覺得有些愕然。

這些年邢傑在整個挖寶圈子裡如日中天,一時間風光無限。不論面對什麼樣的勢力什麼樣的人物,始終都是一幅弔兒郎當的樣子。

有人說是囂張,也有人說是目中無人。

但是又不得不佩服。

幸運的傑,他有囂張的資本。

「你為什麼這樣想?」

「因為要不是我,科萊麗不會死無葬身之地,周子玉也不會被逼的和我死斗,葉眉更不會被韓仲宣一槍爆頭,黃曉波仇蔡林彬他們也不會落得粉身碎骨。巴桑也不至於落得生死不明!

至於亞當斯,祝老這些就不說了。我外公更是有家不能回,就連他榮升爺爺都還是我給他說他才知道的!死了太多人了,現在想想,就算是我的那些敵人,也有很多人都是無辜的。就是因為這些破爛,竟然會有那麼多的人為之拎著腦袋相互拼殺?」

「看不出你還是個悲觀主義者,不過你的這種想法卻恰恰就是你的致命弱點。你看一下那邊的戰鬥,你的小舅和阿齊茲原本都是這個世界上最頂階的隊長。現在呢?就是因為你的不作為才會造成了現如今的局面。」

教宗的話讓邢傑覺得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按照這糟老頭的說法,一切的原因就是處在自己的身上嗎?

就在邢傑和教宗在那裡探討人生哲學的時候。

小舅押著阿齊茲回來了。

當然,他們兩個人之間也沒有下什麼死手。畢竟是他們倆真的是太熟悉了,相互之間的力量對比彼此間都是一清二楚。

阿齊茲也是一臉的滿不在乎。

對於阿齊茲的舉動,邢傑才是真正的覺得無語。

到底是因為什麼阿齊茲倒向了教宗,對此邢傑一時半會的還想不明白,阿齊茲總不會是為了錢吧?

身為摩根家族的人,說什麼會為了錢而苦惱,這才是真正的笑話。

「反正現在你們是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而且時間也很早。不如聽我這個老朋友在這裡嗦幾句。聽完這個故事後,傑,繼續打還是合作隨你挑!我還是那個要求,你只要退出了,我能保證讓你得到教宗的寶座!」

整個第三層的空間並不大。除了下來時深達數十米的通道有些另類之外,其餘的都很正常。而此時這裡所有的人分成了兩大陣營。

不過對比的有些誇張。

一比五十!

這還沒算還有一大群人就在外邊等著。

可以說教宗這次絕對不可能逃的掉!

邢傑吊著煙捲席地而坐。

「我給你半小時的時間。」

「很好,時間足夠了。那麼,我先來說明第一個小問題。你想知道阿齊茲為什麼會投靠我這一方嗎?」

故事的內容很簡單,阿齊茲並沒有受到什麼脅迫。也沒有遭受到電影電視里的那些邪惡勢力的追殺等等狗血情節。畢竟他的老巢就在紐約皇后區,再加上身上有著摩根家族的身份,沒有人會拿他怎麼樣。

真以為光明會和同濟會裡他沒有朋友嗎?

主要就是因為中西雙方的價值觀完不一樣!

小舅當年一走就是五年,而那五年正是一個人最風華正茂的五年。本來他就憋屈,等到邢傑名震天下之後,原本想著能夠藉此機會搏上一把,但是沒想到邢傑卻完全是個沒有一點志氣的混不吝,根本就不在意所謂的名。

這讓阿齊茲感到了非常的無奈。

他覺得自己沒有了出頭的機會。

而他和克林特考教授聯手所挖掘的約旦神殿的確是收益頗豐,但是圈裡人都知道,這個消息是邢傑給他的。這還不算,等到尼尼微被挖掘出來之後,那些黃金祭品就什麼都算不上了。

這個傳說中的影城尼尼微,如果放到其他人的身上,那就是能夠吃一輩子的老本。但是再邢傑身上,卻不過只是平常的笑談罷了。

永無出頭之日!

這是阿齊茲心中唯一的想法。

而克林特考教授,這樣一位傳說中的頂階大神,也在邢傑的陰影下無奈到極點的度過了餘生。甚至臨死之際,他還在念叨著邢傑,阿齊茲知道,他是心有不甘啊。

太壓抑了。

這種感覺讓阿齊茲有些喘不過氣來。

而這個時候教宗再一次的找到了他,說是可以給他這個機會,一個可以擺脫邢傑光環的機會。

那時正在酒吧里買醉的阿齊茲當然是一拍即合!

聽到這裡,邢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這種事兒是沒法說的。

他以阿齊茲為好友,但是結果卻被當成了仇寇。

有些冤啊。

--上拉載入下一章s--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