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廢柴律師擒神記 >第四百零三章 來電

第四百零三章 來電

小說:廢柴律師擒神記| 作者:兜兜搬小海星| 類別:仙俠武俠

八點左右,晚飯結束,吃飽喝足的一席人開始離開。

凌俐臨走前因為喝了太多的湯想要去衛生間,南之易拿著她的大圍巾:「去吧,我在外面等你。吃飽了就犯困,再不去吹吹冷風就要睡著了。」

凌俐依言去上了趟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意外地看到了倚在一側門柱的桃杏。

她看都不看凌俐一眼的模樣,凌俐也自然不會湊上去找不痛快。

卻不料,她都走出幾步了,桃杏在她身後開口:「你倒是好命,什麼都不會,卻有老師護著你養著你,你可知道老師這幾天,每天只睡了不到四小時?他這麼拚命,你就忍心只看著?你就好意坐享其成?」

凌俐轉頭,保持著平靜:「我很遺憾幫不上他工作上的忙,不過,他對工作這樣上心是因為他有追求,和他喜歡我是兩碼事。我覺得你最應該搞明白的事,是人生伴侶和工作助手的區別。」

桃杏雙手抱在胸前,冷笑了一聲:「是嗎?你就不想知道,實驗室里我和老師是怎麼工作的?你知不知道,實驗里關鍵的一步,是必須要有老師抓著我的手,共同握住移液槍來完成的?」

凌俐吸了口氣,緩緩說道:「你不用這樣冷嘲熱諷的,我不會因為你的話和之易心生嫌隙的。」

「是嗎?」桃杏冷笑,「那我們走著瞧好了。」

凌俐站在原地,愣了一陣。

其實,這些日子她有好好想過,到底應該怎麼對待桃杏這件事。

一開始,她是有幾分心虛的,這聽起來有些可笑——按理說,她是南之易名正言順的女朋友,他們倆情投意合曆經磨難才在一起,怎麼看,桃杏才是居心不軌的那一個。

但有一點,始終讓她覺得有些理虧。

因為在她出現前,在長達兩年多的時間裡,都是桃杏在照顧南之易。

雖然,她並沒有把南之易照顧地很好,但,桃杏只是學生而已,她已經做了超出自己職責範圍外的事。

更何況,桃杏還能給南之易提供學術和工作上的幫助,從桃杏在南之易發表的論文上掛了多少個的第二第三作者,就可以看出她有多努力,以及她在南之易團隊的地位。

也許在桃杏眼裡,凌俐就像那朵生物學院覬覦南之易的白蓮花一般,是半路殺出來搶奪勝利果實的,所以難免會對她有意見。

想到這裡,凌俐倒是坦然了些——她當然做不到讓所有的人都喜歡,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她能維持表面上的平和,也就夠了。

儘管凌俐一再告誡自己不要在意,但對於桃杏攻擊性極強的話和她毫不掩飾的厭惡,凌俐還是做不到毫無芥蒂一點都不介意,直到回到家,她都還有些心不在焉。

南之易卻已經沒有力氣來關注她的情緒。他早已困極了,晚飯時候都是強撐起來的精神,以上計程車就滿臉的疲憊,到了家,幾乎是倒床就睡的狀態。

凌俐忍住讓他起來洗臉洗腳的衝動,拿了打濕的毛巾,輕手輕腳替他擦了臉、脖子、手以及腳,有幫他脫去了外衣,讓他能睡得舒服點。

南之易眼睛已經閉上,嘴裡念叨著什麼,凌俐靠近了連猜帶蒙的,好容易才弄明白,他說的是「改天帶你看鴿子花」。

她有些好笑起來,不明白南之易怎麼把當天隨口一說的去看花的事情記得那樣牢。

本來時間還有些早,她也想再看看卷宗的,可是,格外依戀起他睡在她身旁,綿長的呼吸和身體的溫度。

還有他這些日子養成的習慣,睡著睡著就會把她拖到懷裡摟住,手還自然而然搭在她的腰上,那種親密無間的肌膚接觸,像催眠般,總讓她也睡得很安心。

只幾十秒鐘就做好決定,她洗漱以後換上睡衣,在他身邊躺下。果然,靠在他身邊沒多久,她就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凌俐被一陣鈴聲吵醒。

在一片寂靜的黑暗中,電話的響鈴格外驚心動魄,讓她一瞬間就清醒。

她還沒睜開眼就已經摸到電話,按下了靜音鍵,想要睜眼看清楚是誰的來電,眼睛不能適應黑暗中亮起的手機屏幕,一陣刺疼。

幾秒後,她看到手機屏幕上桃杏兩個字的來電顯示,以及時間上顯示的凌晨兩點,咬了咬嘴唇,鬼使神差般按下了掛斷的鍵。

儘管知道桃杏可能是因為工作的事找他,也知道他的實驗至關重要,可他太累了,再這樣抗下去不知道會不會出問題。

所以,再重要的事,也等他睡了這覺再說。

而且,如果真的是什麼重要到非南之易不可的事,她掛了電話後,桃杏也會再打來的。

凌俐睡意全無,有些不放心地盯著電話,直到半個小時後,手機屏幕再沒有亮起來後,終於放心。

看來,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南之易,也能安心睡個好覺了。

她心安下來,打了個哈欠,翻了個身,依偎在南之易的身邊,再一次睡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朦朧之間,似乎有什麼扎人的東西,在她臉上來回摩挲。

凌俐睡得迷迷糊糊,好容易睜開眼,看到是南之易拿鬍子扎她,轉過身嘴裡嘟囔著:「討厭。」

下一秒,卻是他在她耳邊低語:「你說誰討厭呢?」

接著,腰上纏著的那雙手,從她身後抱著她,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他貼的那樣近,近到凌俐稍稍一動身體,就能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

凌俐一個激靈,人徹底清醒過來,回過頭,是一雙黝黑透亮的眸子。

他在她耳邊低語:「你還沒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