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十三章做一個博學的人

第十三章做一個博學的人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十三章做一個博學的人

打鐵,跑步,被老虎虐待,被太宰誇讚,被母鹿當為依靠,就是雲琅目前的生活。

日子過的非常充實,根本就沒時間去感受什麼孤獨。

再加上太宰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簡牘,更是把雲琅最後的空閑時間都給壓榨乾凈了。

唯一的苦惱就是簡牘上全部都是大篆文字寫成,比小篆更加的複雜難懂。

不是因為他有多麼的複雜,而是這東西非常的考校眼力。

大篆也叫作籀文,象形文,字體繁複,稍微一走神就會看錯形象,不像後世的文字順序的對錯並不怎麼影響閱讀體驗。

靠字形來判斷含義,閱讀的速度如何能夠快的起來?

不懂的地方向太宰求教,太宰總能給出答案,求教的次數多了,雲琅就發現,太宰居然也是靠猜的。

因為沒有字典一類的東西可以作對照,太宰非常心安理得的糊弄雲琅。

靠猜想來認字的最大缺點就是得出來的結論大多數為胡說八道。

雲琅相信,在李斯他們沒有弄出小篆之前,認識大篆的人應該很多。

學問從來都是一種昂貴的高級貨,投入一生精力去研究的人歷朝歷代都層出不群。

聰明的雲琅拿出幾篇不同的文章,然後對照裡面相同的字,先一個個的對照確認,最後才肯定他是主流,然後才莊重的寫在新的木牘上,並標註了對應的隸書。

這相當於編篡字典,是一個水磨功夫,需要非常長的時間。

冬日裡的山林是安靜而且祥和的,殘雪變成冰層之後,青色的霧嵐就籠罩著山林。

一個蒙麵皮衣少年突然從一條小路上竄出來,不等站穩,踩地的那隻腳又開始發力,踏碎薄冰身體前傾,隨著腿彎伸直他的身體再一次箭一般的射了出去。

緊跟著,一頭斑斕猛虎悄無聲息的從他身後出現,龐大的身軀凌空飛起,抖落了樹枝上殘留的落葉。

前伸的兩隻大爪子幾乎要碰到少年的後背。

少年不驚不慌,本來向前狂奔的身體,在平地上突兀的折向,讓老虎撲了一個空。

眼看著老虎重重的撲進了枯草堆,少年人大笑了一聲,沿著崎嶇的小路向盡頭狂奔。

老虎把腦袋從亂草堆里拔出來,一巴掌就把站在一邊看熱鬧的梅花鹿拍翻,繼續盯著少年的背影緊追不捨。

石屋就在眼前,雲琅再一次加快了奔跑的速度,無論如何他今天也不想讓大王的舌頭再落在他的臉上,這傢伙昨日里弄死了一頭野豬,吃掉了整掛內臟,包括野豬還沒有排泄乾淨的大便。

虎嘯山林,絕對不是誇張,身後的傳來的虎嘯有攝人魂魄嚇破人膽的效果,雲琅明知道這是大王在耍賴,腳底下依舊不由自主的停頓了一下。

不等他第二次發力,一股凌厲的風壓推著他向前邁出了一步,重心沒了,被向前的力道推著摔在了地上。

剛剛做完蜷身動作,一隻沾滿了泥水的大爪子就重重的按在他的腦袋上。

老虎熟練地把他翻過來,一個巨大的虎頭就貼在他的臉上,紅里泛著黃白色的舌頭刺啦刺啦的開始舔舐他蒙面布上的豬油。

吃完了豬油的老虎就對雲琅沒了什麼興趣,懶懶的虎蹲在地上,巨大的肚皮起伏不定,剛才這一段劇烈的運動,對它這個山中之王來說也不輕鬆。

「你他娘的居然耍賴抄近路!」

雲琅憤憤的從地上爬起來沖著老虎大吼。

老虎張嘴嗷的叫了一聲。

雲琅怒道:「只有那麼一點糖,我還做個屁的紅燒肉。」

老虎似乎知道自己理虧,用大腦袋蹭蹭雲琅的肋下,雲琅沒好氣的用力推開,打一聲唿哨,那隻被老虎拍翻的母鹿就噠噠噠的跑了過來。

淡青色的薄霧粘在露在外面的皮膚上,針刺一般的疼痛。

雲琅快步奔跑起來,想快點進入溫暖的石屋。這鬼天氣,如果不是被太宰丟出來,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自虐。

一大早就被太宰丟出去了,回來之後,石屋子裡面非常的詭異。

太宰端正的坐在火塘邊上,頭戴白色鹿皮做的皮弁,身穿素服,腰系葛帶,手持榛木做成的手杖,威嚴如天上的神祗。

見雲琅帶著老虎梅花鹿回來了,就指著床上的一身屎黃色的衣衫要雲琅穿上。

「今日蜡祭,我替始皇帝祭天,你著民服。」

雲琅點點頭,沒有半分猶豫就穿好了那身難看的衣衫,戴好了斗笠,這兩樣東西都象徵著秋季之後草木的顏色。

草民一說就有這個因素。

大秦帝國沒有過年這一說,每一年的開始是從十月開始的,九月為一年的終結。

本來大秦之前的曆法不是這樣的,始皇帝信奉《五德終始說》之後才變成現在的模樣。

這是標準的隨著農作物的生長周期制定的曆法。

雲琅認為入鄉隨俗很重要,沒必要非要在這個時代過什麼年。

這裡只有兩個人,太宰要扮演皇帝,雲琅就只好扮演草民,至於另一個重要的角色——屍,就只好交給了老虎。

「土返其宅。

水歸其壑,

蟲崇勿作,

草木歸其澤。」

儀式非常的簡單,太宰唱一句,雲琅跟著唱一句,最後兩人一起合唱一遍就算是結束了。

老虎是最舒服的,雖然腦袋上戴著荊冠,腦袋跟前的小桌子上卻堆滿了雲琅昨日就備好的冷豬肉。

屍是蜡祭中最重要的一環。

這是因為鬼神們「聽之無形,視之無形」,當他們回到生前的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