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二十章打悶棍

第二十章打悶棍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二十章打悶棍

霍去病的拳頭力量大極了……

雲琅用胳膊夾著肋部在草地上來回翻滾妄圖釋放疼痛。

對於忍痛,他的經驗實在是太豐富了,今天之所以能夠打贏霍去病,不是自己的武藝有多麼得高強,完全是因為自己能忍住鑽心的痛苦並發起反擊。

如果霍去病的忍痛能力與他想當,雲琅如果不跑的話,後果難料。

說起來,雲琅自己清楚地知道,霍去病的拳腳力量比他的要大。

疼痛慢慢的散去,雲琅解開衣衫,只見肋部好大一片紅暈,相信到了明天,紅暈就會成熟,變成一大片紫青。

忍著痛按摩了一下肋骨,好在骨頭沒有什麼問題,只是現在,喘一口氣都會痛。

取出一顆野三七,雲琅忍著苦澀吃了下去,站起身,看看快要落山的太陽,準備去太宰所說的宮奴村落借宿一宿。

不等他起身,一個龐大身影重重的將他壓在地上,同一時間,他聽到梅花鹿也發出了驚恐的呦呦聲。

惡臭充滿了他的鼻腔,他能感受到他如今正被一個男人壓在肋下。

那個人的力量是如此之大,剛剛遭受了重創的雲琅根本就無力抵抗。

於是他就立刻停止了掙扎,放緩呼吸,假裝昏了過去。

壓在他身上的男子見雲琅不再掙扎,就嘿嘿笑著從身上掏出一截麻繩,將雲琅的手腳捆綁的結結實實。

母鹿也被人放翻在地,兩個粗壯的男子小心的束縛著母鹿的四條腿,比對付雲琅溫柔地太多了。

「梁甲,手下輕一些,這可是絕世寶貝,我們就指望它下崽子賺錢呢。」

捆綁完雲琅的漢子擦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高聲道。

雲琅幽幽的醒來,看著眼前的漢子道:「諸位好漢,小子家中尚有一些薄產,如果諸位好漢放過我,小子將家產雙手奉上。」

為首的壯漢笑道:「這就不勞小郎君費心了,看你穿著,你家裡能有幾個錢?倒是你跟這頭神鹿能賣大錢。

小郎君,咱們打一個商量,我們兄弟出手就是為了錢糧,只要你不掙扎,讓我們好好地把你送去男風館,我們兄弟也就不虐待你,你看如何?」

雲琅一臉的驚惶,連聲道:「我懷裡還有一個錢袋,裡面有三兩好銀,我把銀子給你們,你們放了我如何?」

大漢大笑一聲,探出黑乎乎的臟手伸進雲琅的懷裡,取出霍去病的那個錢袋道:「我們知道啊,小郎君還有沒有錢?如果還有,我們說不定就會放了你。」

大漢嬉戲雲琅的話讓其餘兩個大漢笑了起來,雲琅只好痛苦的閉上眼睛。

「周慶,梁甲,快把鹿抬走,這裡離大路太近了,要是被羽林發現我們壞規矩,砍腦袋都是小事,快走。

小郎君我來扛,仔細些,千萬不敢傷了母鹿,它肚子裡面的崽子比你們的命值錢。」

雲琅被為首的壯漢粗暴的扛上肩膀,雲琅瞅著壯漢的爬滿虱子的後腦勺,嘆了口氣,就屈伸一下胳膊,從袖口裡拽出一根三寸長的錐子。

出門的時候,太宰不允許雲琅拿走弩弓,只給了一把普通長劍,徐夫人的匕首也沒有讓雲琅帶走,一旦這些武器被羽林或者大誰何查到就沒有活命的可能了。

很久以前,雲琅就知道人的後腦其實是非常脆弱的。這裡的頭骨很薄,卻偏偏有一大堆最要害的器官。

比如控制人身體的腦幹就在這一帶,這個區域很大,很容易找到。

雲琅的中指上帶著一枚頂針,這是他為縫衣服特意製作的,由薄鐵皮製成,中間有一個小小的凹坑。

殺死這個扛自己的大漢很簡單,只要用頂針頂著錐刺快速按進他的後腦即可,鐵刺進入後腦再被頭髮掩蓋,雲琅相信其餘兩個獵夫匆忙間找不出他的死因。

只是這麼一來,另外兩人怎麼處理?

眼看他們一行人就要走進一片松林,一旦歇息,這麼好的殺人機會不一定會再有。

雲琅不再猶豫,雙手一起用力,猛地把鐵刺刺進了大漢的後腦。

堅硬而鋒利的三棱鐵刺,如同刺穿一層熊皮一般刺進了大漢的後腦,

大漢的身體猛地頓住了,雲琅趁機將後半截鐵刺全部按進他的後腦,這個過程中,雲琅看的很仔細,只冒出了一粒晶瑩的血珠。

大漢的身體軟軟的倒地,雲琅也跟著摔在地上,只是在落地的那一霎,他用鞋底抹去了那一粒血珠子。

大漢摔倒的動靜驚動了周慶與梁甲,他們不約而同的轉過頭,見彭毒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立刻放下抬著的梅花鹿,來到彭毒身邊,大聲的叫喚,希望彭毒能夠醒過來。

周慶疑惑的看著手腳都被捆死的雲琅,又檢查了一遍彭毒的身體,沒有找到任何外傷。

「羊角風!快點救治,慢了就死定了。」

被摔得七葷八素的雲琅連忙對周慶道。

周慶把目光從雲琅身上收回來,看著大小便已經完全失禁的彭毒對梁甲道:「救不活了。」

梁甲避開彭毒哀求的目光點點頭道:「羊角風,沒法子救啊。」

周慶,梁甲很快就把彭毒藏在一片灌木林里,臨走時還對繼續抽搐的彭毒道:「是死是活看天命,兄弟一場也算是對得起你。」

然後他就抱起梅花鹿,讓梁甲繼續扛著雲琅走進了樹林。

這兩人走路的樣子很有意思,自從彭毒死掉之後他們相互之間就在相互戒備。

誰都不願意走在前面,所以,他們兩人只能並成一排向前走。

平衡的局面誰都喜歡,被人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