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三十六章眼光決定未來

第三十六章眼光決定未來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三十六章眼光決定未來

雲琅的聲音是如此之大。

以至於整個冶鐵作坊雞飛狗跳,人仰馬翻。

原本黑漆漆的作坊,燈火相繼燃起,無數衣衫不整的人匆匆逃出屋子,更有護衛光著屁股就提著刀子連聲問「賊人在哪」。

丑庸嚇壞了,剛剛還溫文爾雅的小郎轉瞬間就變成了惡魔,一張漂亮的臉蛋在月光下變得鬼氣森森,兩顆原本如同墨漆點成的雙瞳也在冒綠光,大有擇人而噬的慾望。

丑庸帶著哭腔環抱著雲琅的腰,用力的把他往屋子裡拖,而雲琅兩隻冒著青筋的手死死的抓著窗戶一步不退。

「小郎是在罵我……」丑庸真的哭出來了,她極力的想為雲琅遮掩。

雖然聽不懂小郎在說什麼,她還是敏感的覺察到,這一番話可能會對小郎不利。

雲琅清醒之後,發現窗戶跟前站滿了人,丑庸跪在地上不斷地對披著斗篷的卓姬叩頭。

他一把拎起丑庸拖進屋子,然後惡狠狠地看著院子里的人怒道:「看什麼看,沒見過老子罵人是不是?」

說完話就砰地一聲關上大門,又把窗戶關上,對丑庸道:「再給我拿一塊絹布來。」

所謂主辱臣死,護衛首領卓蒙見雲琅態度惡劣,竟敢當著卓姬的面出言無狀,不由大怒,剛要上前踹門,就被平叟一聲斷喝給阻止了。

平叟掃視了一遍院子里的閑雜人等人沉聲道:「都出去吧。」

當院子里只剩下卓姬,平叟與兩個年長侍女的時候,卓姬親啟玉唇問道:「怎麼回事?」

平叟瞅著雲琅印在窗紗上的影子道:「入魔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因何事讓他心力交瘁至此?」

「聽他怒吼的話語來看,他似乎在琢磨一種新的犁具,只是中途遇到了一些困境,遂走火入魔。」

「好事?」

「好事!但凡走火入魔之後還能醒過來的人,一般都有大成就。

所謂不瘋魔不成活就是這個道理。」

卓姬點點頭認同平叟的判斷,雲琅能為了卓氏如此殫精竭慮,這讓她心頭大慰。

「他院子里的侍女粗陋不堪,明日換兩個精明伶俐的過來。」

平叟苦笑道:「他可能不同意。」

「這是為何?你們男子不是都喜歡美麗妖嬈一些的女子嗎?」

平叟繼續苦笑著搖頭道:「這傢伙不同,他是一個看起來桀騖不馴實際上非常重情的一個人,不論是一個物件,還是一個人,只要在他跟前久了,他就不願意撒手。

丑庸雖然笨拙醜陋,卻是他用慣了的人,大女調換丑庸,恐怕他第一個就不同意。

且隨他心意吧,至少,過了這段時間,您再施以籠絡手段也不遲。」

丑庸干別的不成,倒是熬的一手好粥,尤其是小米粥,金黃金黃的,一碗下去,什麼脾氣都沒了。

文人的思想,可以燦爛瑰麗,可以天馬行空,甚至可以信口開河,也可以別出蹊徑,可以腦洞大開,更可以空中樓閣。

唯有格物一道,是一個蓋房子的過程,必須要先從地基開始,然後築牆,然後蓋屋頂,那一步錯了,房子就蓋不成。

收拾心情想明白這個道理之後,雲琅的心情就好了很多,喝了一碗粥之後,就把毯子往身上一蓋,萬事明日再說。

早上起來以後,他就鑽進了冶鐵作坊,昨晚燒化的鐵料,已經變成了鐵水,雲琅不顧工匠們的哀求,硬是往鐵水裡添加磨碎的鐵礦石,一邊添加,還一邊要工匠們攪拌……

老工匠痛哭流涕,眼看著一爐就要成功的鐵料被雲琅弄得亂七八糟,指著雲琅怒吼道:「敗家子,老夫要去主人那裡稟告!」

穿著厚厚隔熱衣服的雲琅回頭瞅瞅老工頭皺眉道:「你就不能等會?」

老工頭可能剛剛哭過,現在精神非常的飽滿,獰笑一聲就離開了工棚。

雲琅微微一笑,搖著頭對其餘工匠道:「加把勁,中午我請大家吃肉。

如果事情成了,從明日起,給你們發工錢,梁翁就算了,他不稀罕,也就不發了。」

工匠們一聽這話,即便是不信雲琅的話,手底下的動作也變得更快,更有力了一些。

匠奴對主家來說就是跟牛馬是一樣的東西,只要給口吃的,就可以被主家往死里使喚。

現在猛地聽到有人準備給他們發工錢,不論怎麼想,都不妨礙他們的身體對自由跟尊嚴的渴望。

老工頭梁翁就是沒弄明白這個道理,認為只要拚命為主家考慮了,主家也一定會考慮他們的。

他已經活了五十多歲,也失望了五十多年,到如今,他依舊希望……

後世的辦公室政治用在梁翁的頭上有些大材小用。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雲琅卻恨不起來,覺得如果連一個卑微的老頭子都要恨,他在這個時代恐怕就只剩下造反一條路了。

梁翁當然是沒資格見到卓姬的,他能見到的人只有卓蒙,而卓蒙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也沒資格找雲琅的麻煩,只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平叟。

至於平叟的態度則非常的奇怪,罵了卓蒙一句多管閑事,就繼續抱著茶罐子研究他的新式飲茶法……然後羞怒交加的卓蒙就狠狠地抽了梁翁一鞭子……

一道鞭痕從梁翁的額頭一直延伸到下巴上,隆起的部位皮開肉綻,鮮血淋漓,低洼的地方也有青色的鞭痕。

雲琅第一次炒鋼自然是失敗了。

這並不妨礙他邀請那些工匠喝酒吃肉。

孤獨的梁翁站在遠處,伸長了脖子向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