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三十八章失敗的奴隸解放行動

第三十八章失敗的奴隸解放行動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三十八章失敗的奴隸解放行動

平叟疑惑的瞅著雲琅道:「你這樣想是不對的。」

雲琅聳聳肩膀笑道:「就事論事,奴隸沒有立場,沒有進取心,不適合操作精細的事情。」

卓姬似笑非笑的道:「其實還有一種解決辦法,那就是把這些匠奴賣給你。」

雲琅笑道:「這主意不錯,賣給我之後我會給他們解良文書。」

卓姬的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是為了控制這些人才提出這樣難題的?」

雲琅搖頭道:「拿著你的錢,用著你的人,浪費著你的物資弄出來的東西自然是你的,這一點沒什麼好說的。」

說著話從懷裡掏出一塊絹帛放在桌子上道:「這是配方跟流程示意圖。」

平叟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取過絹帛仔細的看了一遍對卓姬點點頭,就繼續閉目沉思。

他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雲琅的目的所在,必須儘快想通。

「小老兒六歲能幹活的時候就進卓氏為奴,至今已五十餘年……

我父是匠奴,我母是僕婢……四十指婚才有了我,每日辛苦卻只能果腹,寒天臘月,家無取暖之物,家父家母相擁取暖,將我包裹其中……及天亮,家母身體已經冰冷,猶自將我環抱其中……

家父剝除家母衣衫裹在我身……只願我……能活下去。」

梁翁說的悲苦,卓姬眼中已有淚光,平叟眉頭緊皺,他們雖然同情梁翁,卻沒有改變心思的意思。

至於卓蒙臉上則浮現出幸災樂禍的模樣,很顯然,梁翁說的這一幕他很常見。

「到我成年,主家以我勤勞能幹也為我婚配,來年生子,一子亡,越年生子,二子亡……十年六子……只餘一女……」

隨著梁翁的故事逐漸延長,不論是卓姬還是平叟眼中都有了不耐煩的意思。

在他們看來,今日已經聽了太多奴隸的話語,而梁翁竟然還沒有停止的意思。

雲琅在邊上笑眯眯的,還不斷地打量他們的神色,似乎像是在看一場猴戲。

這讓卓姬變得有些羞怒,梁翁的事情就發生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這故事越是悲慘,就越是能夠證明卓氏為富不良。

平叟卻從雲琅戲謔的表情中發現,這傢伙為梁翁他們出頭是假,目的似乎在測度卓氏的胸懷氣量。

而卓氏對梁翁等人的處置結果很可能會影響讓雲琅走火入魔的那個犁頭……

「你這麼說其實沒用!」

打斷梁翁悲苦訴說的人是雲琅。

在座的所有人都瞅著雲琅準備聽他繼續說。

「你的悲苦本身就是他們造成的,你指望從他們這裡得到救贖,這不是緣木求魚嗎?

聽著,老梁,你應該這麼說……」

梁翁抬起滿是淚水的老臉疑惑的瞅著雲琅,而平叟則是一臉的無奈。

「老子不幹了,有本事就把老子砍死,你卓氏的新式冶鐵法只有老子掌握了,而那這個叫做雲琅的傢伙一點都不可靠。

萬一他抽身走人了,卓氏就再也沒人會新式冶鐵法。

現在,要嘛給老子解良文書,要嘛一刀砍死老子!還有我閨女的解良文書一起給我。

如果你們這麼做了,我老梁這一輩子就賣給卓氏了,保證忠心耿耿,新式冶鐵法只會裝在腦袋裡帶進墳墓!」

卓蒙大怒,一腳踹翻梁翁道:「白日做夢!」

梁翁怯懦的指著雲琅對卓蒙道:「是他說的,不是我說的。」

梁翁的一句讓卓姬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平叟苦笑著對雲琅道:「你看看,你看看,沒有擔當,如何為人?」

雲琅的一張臉變得通紅,還有點氣急敗壞,跳著腳道:「他要不要是他的事情,老子給不給是老子的事情,只要老子想給,他就得拿著,有我在,他們就算是想繼續為奴都不成!」

平叟哈哈大笑,指著雲琅道:「這才是你啊,這才是一個上位者。」

卓姬原本努力想要控制住不笑的,聽了平叟的話再也忍不住了,笑的花枝亂顫。

他們兩人笑的越厲害,雲琅的臉色就越是難看,眼看著就要爆發了。

就聽卓蒙抽出刀子道:「有本事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剛剛用威脅的法子讓梁翁改口,卓蒙覺得這法子對雲琅也應該有效。

暴怒的雲琅瞅了一眼這頭蠢驢,一張俏臉變成了鐵青色。

平叟一看不好,張嘴道:「手下留情!」

平叟還是說晚了,只聽錚的一聲金鐵交鳴之音。

一支一尺來長的鐵羽箭就插在卓蒙的大腿上,卓蒙慘叫一聲,鋼刀噹啷落地,那支鐵羽箭竟然穿透了他肥厚的大腿,雪亮的箭簇從大腿的另一端露了出來。

眼看著卓蒙抱著大腿在地上翻滾,卓姬拍案而起道:「你好大的膽子!」

話音剛落,屋子裡就呼啦啦湧進來一群卓氏家奴,七八把長矛對準了雲琅,只要主人一聲令下,雲琅身體上立刻就會多出七八個血洞來。

平叟的眼珠子轉的如同走馬燈,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才要喝止家奴,就聽雲琅大聲道:「霍去病,你要是再不出來,老子就死定了。」

卓姬吃了一驚,霍然站起四處觀望,平叟卻一臉的死灰,再無精神。

「沒事,你死不了,繼續啊,再殺兩個我就出來了,你剛才用弩箭傷人的模樣很果斷啊。」

一扇窗戶被推開了,霍去病那對可笑的眉毛就重新出現在雲琅的視線中。

他把短弩收進後腰,大笑道:「我說過十五天,就是十五天,不會有錯。」

霍去病無視面色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