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三十九章少年人論匈奴

第三十九章少年人論匈奴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三十九章少年人論匈奴

沒有努力就沒有收穫。

這句話在大部分時期是很有道理的,至少,梁翁努力之後就有了收穫,他跟他閨女以及多病的老婆從今天起就變成了雲琅的部曲,同時被開革出卓氏的還有胖丫鬟丑庸。

至於別的匠奴,卓姬一個字沒提,平叟也好像忘記了雲琅的要求,霍去病根本就沒把這事當做一件可以擺上檯面說的事情。

於是,雲琅也只好選擇性忘記。

炒鋼的工藝,在卓姬,平叟親眼見證下,再一次獲得了成功。

剛剛獲得了一點獎勵的匠奴們工作的更加精心,同樣的一鍋鐵水,獲得的鋼料比上一鍋還要多一些。

這也證明了雲琅剛才說奴隸干不好活的論斷純屬屁話。

一個人做事說話一定要縝密。

看看卓姬,平叟看雲琅的眼神就知道,這兩人已經在嚴重懷疑他的人品。

至於卓蒙就遭罪了,雲琅的鐵羽箭又有一個名字叫做鐵羽狼牙箭。

因此,想把這種羽箭從腿上拔出來非常的受罪,因為所有的狼牙箭除過匈奴人用的真正狼牙箭之外,都是有倒刺的。

一邊是卓姬等人歡天喜地的慶祝新式冶鐵法的誕生,一邊是卓蒙被兩個殺豬匠模樣的大夫綁在案子上拔狼牙箭。

歡喜中帶著疼痛才是這個世界前進的本質,因此,雲琅也很快就忘記了自己造的孽,跟霍去病一起愉快的吃肉喝酒,順便商量一下應該把曲轅犁放在哪裡製造。

平叟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曲轅犁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卓姬也是清楚地,本來兩人還對曲轅犁有一些想法。

在霍去病避嫌不去看炒鋼過程之後,他們倆就非常知趣的忘記了曲轅犁。

他們相信,這時候絕對不能把霍去病當做一個小孩子看。

事實上他們的判斷是對的。

如果給霍去病換一套女人衣衫,他就立刻會變成偉大的長平公主。

因為他跟雲琅說的每一個字都是出自長平公主之口的,根本就沒有他的任何智慧在裡面。

看的出來,霍去病這個人很討厭當別人的傳話筒。

「曲轅犁的真實效果如何?」

「是現在鐵犁效用的五倍,還能幫助農戶少一頭耕牛,如果家中無牛,兩個壯勞力也能拖著耕犁幹活,就是不如耕牛快而已。」

「曲轅犁一架造價如何?」

「不知道,不過,整架耕犁的費用大多在犁頭上,只要炒鋼工藝能夠得到大範圍的應用,耕犁的價格就能迅速的降下來。」

「曲轅犁從不見史冊記載,僅憑空想無濟於事,必須先製造出一架來,然後方能徐徐推進。」

「同意,可是我是一個窮光蛋,最近又被卓氏從冶鐵作坊攆出來了,手頭只有三個婦人,一個老漢,無力製造。」

「這部分的費用由大將軍府來出……」

「先給我一百萬錢……」

「你要這麼多錢做什麼?難道說一架曲轅犁需要這麼多才能做出來?」

「在一架完整的曲轅犁做出來之前,我至少製造十架以上的廢品,你沒見炒鋼法出現之前,我弄廢了多少鐵水嗎?」

「好吧,我如實稟報回去……」

一大堆沒有意思的談判話說完之後,兩人都懶懶的躺在床榻上,把腳擱在窗戶上,多餘的一句話都不想說。

有人陪著發獃是一種享受。

雲琅就是這麼認為的,還以為只有自己一個人喜歡沒事幹發獃,沒想到,霍去病也有這毛病。

直到丑庸端著瓦盆告訴雲琅麵糰已經醒好之後,兩人才算是活過來了。

「我一直不喜歡蒜頭!」

正在揉面準備扯麵的雲琅忽然聽到沉默了很久的霍去病說話了。

「蒜頭金貴著呢,沒聽說張騫剛剛帶回來的時候大家打破頭了爭,你好好的把蒜頭剝乾淨,馬上要用!」

「吃了之後嘴臭……」

「拌面味道很香……」

「我是說,這東西來大漢才四年,現在遍地都是了,就像匈奴人,以前從來不會出現在關中,現在,上林苑偶爾都會有匈奴的探子了。」

「這麼說,雲中一代豈不是滿世界都是騎馬的匈奴?」

「差不多了,我舅舅說匈奴人現在越發的猖狂了,他們已經不滿足我們送去的美女,開始自己來搶了。」

雲琅指著勤快的掃著院子的丑庸道:「我家裡的女人很安全。」

霍去病丟下蒜頭道:「我家裡的不安全!」

雲琅把麵糰翻了一個身,然後用瓦盆扣住,習慣性的抄起自己的茶壺嘴對嘴喝了一口道:「所以你舅舅該出征了?」

霍去病搖頭道:「有人不同意。」

雲琅長吸了一口氣道:「不同意算是老成謀國的看法。」

霍去病詫異的看著雲琅道:「你也不同意?」

雲琅笑道:「我不同意有個屁用,只是覺得沒商量好怎麼出征,就慌亂出征,即便是打贏了,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霍去病一拳砸在雲琅攤開放在案几上的手怒道:「外敵入侵,生靈塗炭,陷邊城百姓於水火之中,如何容得我們細細思量。」

雲琅的臉紅的如同秋日的晚霞,這不是感到羞愧,而是被霍去病榔頭一樣的拳頭砸在手上導致的疼痛引發的。

「愚蠢,匈奴人坐在馬背上來去如風,劫掠如火,絕不在同一個地方停留三天,等你去了雲中,匈奴人說不定早就跑去了晉陽,等你追到晉陽,人家說不定早就跑去了河西。

抓不住匈奴,只能把我們的將士肥的拖瘦,瘦的拖死,兵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