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四十一章不容拒絕的女魔頭

第四十一章不容拒絕的女魔頭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如何銷毀的?」

長平公主的眼睛非常的漂亮,即便是已經三十歲的人了,長長的眼睫毛依舊很彎,很翹,眨巴起眼睛來如同兩把小刷子。

「自然是丟進爐子里燒了!」

雲琅大大方方的攤開手表示自己問心無愧。

「少掉的鋼料呢?這個總燒不掉吧?」

「燒不掉,不過,我們為了能讓鋼料更加的耐磨,有的添加了一些石灰,有的添加了礦料,有的還往裡面添加了磨碎的瓷器……最後,都變成了廢渣,只好丟掉。」

「廢渣呢?」

「被卓氏撿走了重新冶鐵了……」

雲琅總覺得長平公主是在撿芝麻丟西瓜,這麼大一架曲轅犁不看,偏偏在一些枝節問題上糾纏很沒意思,他總不能說,她給的一百萬錢其實只用了二十萬,剩下的都被他通過霍去病換成了黃金,打算過兩天送去驪山?

長平公主不知道為什麼莞爾一笑,轉身就開始仔細觀察面前的這架曲轅犁。

不得不承認,在雲琅的指導下,這架曲轅犁充滿了工業時代的流線美感,尤其是暗青色的犁頭呈一個美妙的弧形,且被雲琅分成三塊,最後拼裝上去。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最容易損壞的犁頭,可以多次更換,有效的減少了損耗,僅僅這一項發明,雲琅覺得自己拿走八十萬錢一點都不多。

「試驗過了嗎?」

「公主不在,我等不敢輕易將這東西展現於人前。」

貪污人家的錢歸貪污錢,該給人家的尊重以及為人家考慮這兩點是不能丟的。

有了這兩點,人家最後最多說一句貪婪,卻不會說你辦事不靠譜。

這樣一來,以後還有合作的機會,了不起他們下次把錢看緊些就是了。

果然,聽到雲琅這樣說,長平公主的臉色好了很多。

親自撫摸著這架製作的非常精良的曲轅犁輕嘆一口氣道:「如果此物真的能夠為百姓節省一頭牛,一百萬錢也算是花的千值萬值了。」

雲琅點點頭表示理解。

在這個破時代里,飼養一匹馬,一年的飼料價值相當於中戶人家六口一年食物的價值。

一家飼養一頭牛的耗費也價值三口人的食物價值。

在很多中戶人家,牛的地位比人重要。

對雲琅來說,製造這樣的一架耕犁,對他來說基本上難度不大,如果不是材料壁障,給他一群木匠,他能一天生產出一百架來,畢竟,曲轅犁是唐代的產物,工藝不可能太過精細。

拔一毛而利天下的事情,雲琅還是很喜歡做的,當然,如果這個時代就開始重視專利權,並且給專利費的話,雲琅是不會想到貪污這回事的。

陽陵邑城裡就有很多的農田,這是這個時代城池的特點。

一旦被大軍圍困,城裡的人至少還有一點土地可以耕種,不至於被活活餓死。

一頭牛拖拽著曲轅犁在土地上滑行,鋒利的犁鏵劈開了黃色的土地,健壯的耕牛隨著農人的吆喝聲,一道筆直的犁道出現在土地上。

曲轅犁與以往的犁鏵完全不同,它在翻開土地的同時還能藉助犁鏵上的弧面將土地翻倒在一邊,相當於將原來的土地轉移了近一尺的距離。

別看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挪動,卻對農作物保墒進氣殺死蟲卵有極大的作用。

霍去病剛才差點被嚇死,他很擔心雲琅扛不住將兩人貪污錢財的事情招出來,因為他也拿來五萬錢。

雖然雲琅很鎮定的化解了,他依舊心頭惴惴不安。

直到曲轅犁展現出它強大的威力之後,心頭的不安才轉變為驕傲。

長平公主顧不得自己華麗的衣裙,站在犁道里親自比量了翻耕的深度,還赤手捏碎了一小塊黃土,轉過頭對一個宦官模樣的人道:「隋越!滾過來看清楚,仔細看清楚了,這將是我大漢農耕的無雙利器!」

戴著黑色高帽的宦官隋越連忙跑進地里,學著長平公主的樣子,測量了翻耕的深度,又點了一柱香記錄了一柱香里耕地的數目。

好一通忙活之後才諂媚的朝長平公主施禮道:「仆,記下了。」

長平公主傲然一笑道:「記下了,就把這架耕犁帶進皇宮,給陛下看看,我等著明年秋日聽到莊稼豐收的消息。

出嫁的公主,就不進皇宮了。

我從未向陛下要過官職給別人,這一次,你稟報陛下,就說我要一個羽林郎的職位賞賜功臣。」

隋越大有深意的瞅瞅雲琅,然後笑著躬身道:「仆,一併記下了。」

霍去病得意的用肩膀撞撞雲琅小聲道:「看樣子我們要多一個夥伴了。」

雲琅嚴肅的瞅著霍去病道:「先說清楚,我當羽林郎沒問題,可是我不上戰場!」

霍去病怒道:「羽林,羽林,為國羽翼,如林之盛,為皇帝之護衛,如何能不上陣殺敵?」

雲琅也跟著怒道:「我這種人百年都出不了一個,一旦上陣戰死了,你不覺得可惜嗎?」

「不上陣你為什麼一定要我舅母為你謀一個羽林郎的職位?

你以為羽林郎是什麼人都能擔任的嗎?」

「第一,我要羽林郎的職位,純粹是為了在上林苑要一塊地研究種地!

第二,曲轅犁一旦在全國得到運用,大漢一年可多收一兩成的糧食,至於節省的糧食,耕牛不算在內。

我立了這麼大的功勞,要一個羽林郎來玩玩很過分嗎?「

「你可以當文官啊,不要羞辱羽林之名。」霍去病大怒之下強忍著揍雲琅一頓的心思轉過身去,不再理睬雲琅。

雲琅跟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