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四十二章不能跟古人比

第四十二章不能跟古人比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真不知道我舅母看中你什麼了,居然會把你當子侄對待。

對我都沒有這麼好過。」

霍去病跨坐在窗戶上,兩條腿不斷地晃啊晃的,如同弔死鬼隨風飄蕩的腿。

雲琅躺在軟塌上,接受丑庸殷勤的按摩,隨手指指左腿示意丑庸換一條,不要老是按右腿。

「我也不知道啊,或許是我的長相比較出眾的緣故?」

「你貪生怕死,你陰險狡詐,你還滿嘴謊話,你還卑鄙無恥的貪污錢,這樣的人在長安一般都會被五馬分屍,偏偏你活的好好地,現在還比大部分的人活的好。

真是沒天理啊!」

霍去病將腦袋靠在牆上無力地又道:「我軍中有很多的好兄弟,他們都是孤兒,個個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

每日里沒完沒了的騎射訓練,哪怕被羽林郎用棒子抽也一聲不吭。

論起騎射,他們比你強一萬倍,論起膽氣,他們也比你強一萬倍。

他們每日里夜思夢想的就是能夠成為一個羽林郎。

可是啊,你卻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快的成為了羽林郎。」

丑庸跟雲琅霍去病混熟了,很不服氣的幫自家主人分辨道:「我家小郎也很辛苦啊,這些天沒日沒夜的在絹帛上畫圖形,還要盯著木匠打造農具,有時候半夜都要爬起來去看鐵匠們有沒有偷懶。

你看,你看,小郎的胳膊都晒黑了。」

雲琅欣慰的拍拍丑庸的胖手,他真的覺得自己最近過的很辛苦。

霍去病把他這樣的人跟羽林裡面那些玩命打熬力氣的傢伙放在一起比,本身就沒有什麼可比性。

「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這本身就是一個顛撲不破的道理,去病,你以後也要向勞心者的方向前進,我很怕你到時候練的連腦袋裡都是硬邦邦的肌肉。

那樣的話,你還想封侯?做夢去吧。」

霍去病點點頭道:「我說這些話的目的就是想要說服我自己去看一些兵書。

我以前只要拿起兵書就頭痛,看樣子還是要堅持看下去啊。」

雲琅笑道:「看不進去書就不要死看,有些人呢,看書能長進,有些人呢看書只會越看越糊塗,更有些人呢,天生就不用看書,他們是上天的寵兒,天生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希望你能分清楚自己是哪一種人。」

霍去病笑著朝雲琅拱手道:「羽林霍去病見過郎將。」

雲琅抬抬手道:「免禮,下次先從窗戶上下來兩條腿並齊,正過衣冠再行禮不遲。」

霍去病笑道:「郎將說的極是,標下這就依律行事。」

說著話兩條長腿往回一收,踩在窗欞上腰間發力,張開雙臂,老鷹撲食一般就朝雲琅飛過來。

早就有準備的雲琅翻身下了床榻,隨後就把茶壺丟在床榻上……

霍去病一聲慘叫,砰的一聲鋪在床榻上,又觸電一般的跳起來,捂著胯下呼呼喝痛。

雲琅惋惜的看著被弄碎的瓦壺,覺得這東西一點都不好,喝起茶來一股子土腥味,還非常容易被弄碎。

「我霍家就我一根獨苗……」

「你如果再算計我幾次,你霍家就真的只剩下你這一棵獨苗了。」

「我心裡很不痛快!」

「我知道啊,像我這種人進了羽林,該是羽林的大不幸。」

「你不能不進嗎?」

「不能,我還準備加緊再弄點功勞好跟陛下要驪山底下的那塊地,明年開春還要種穀子,農時不等人,哪有功夫磨磨唧唧。」

「你進羽林純粹就是為了要地?換一塊成不成?我舅舅家有很多地。」

「你知道個屁啊,你舅舅家的地全是熟地,看起來不錯,實際上一塌糊塗。

知不知道啊?種地也需要大學問,你看看驪山那塊地,背山面水,陽光普照,山澗又有無數溪流可供我圈成水庫,只需連上水渠就是上好的水田,再來一把大火燒山,燒山的灰燼立刻就能肥地,不用怎麼耕作,就能有三年的好收成。

再說了,在皇家園林裡面蓋一座莊園,沒事幹去山中狩獵,空閑時在山澗釣魚,沒勞力了就請獵夫去幫我在園子里抓野人,你覺得這日子過的有滋味不?」

「你就想種地?」霍去病的兩隻眼珠子快要掉出來了「成為了羽林郎你竟然要種地?」

雲琅弄乾凈了床榻上的碎陶片,重新選了一個舒適的位置躺了下去,打著哈欠道:「誰告訴你羽林郎就不能種地了?

誰告訴你種地的天生就比人矮一頭了?

沒了種地的,你們吃什麼,餓不死你們!」

霍去病喟嘆一聲道:「我是為你好,羽林中郎將公孫敖那一關你不好過。

只要是羽林中人,即便是伙夫,馬夫,也避免不了練習陣法。知曉軍中避諱,一日都不得閑,稍有忤逆,就軍法從事,輕則軍棍,重則斬首從不寬貸。

你散漫慣了,如何能夠受得了約束?」

雲琅大笑道:「說到底,你就是不希望我進羽林是吧?」

霍去病認真的道:「你會成為羽林之恥的,知道不?你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能力,那就是把人帶壞。

我不敢想軍中那些直爽的漢子遇到你會是一個什麼結果!

我以前什麼東西都能吃,自從跟你吃了幾頓飯之後,家裡的飯菜已經無法下咽,軍中看來更不用想了,以前我決計干不出貪污這種事……現在居然貪污家裡的……」

「好吧,好吧,我進羽林之後別人不問話,我絕對不主動跟別人說話成不成?」

霍去病鬆了一口氣點點頭道:「這還差不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