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四十三章萬事就怕認真

第四十三章萬事就怕認真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四十三章萬事就怕較真

「我家小郎要做官了!」

雲琅剛剛起床,就聽見丑庸依靠在門框上朝外面幾個丫鬟高聲道。

雲琅會心一笑,這確實是一件讓人歡喜的事情,既然是歡喜的事情,丑庸大聲宣揚也沒什麼錯。

人生在世,能有歡喜感覺的事情不多,升官發財自然算。

至少,這是一種能力得到肯定的標誌。

世上值得快樂的事情遠比悲傷的事情少,能多快活一點就快活一點。

雲琅發現自己好像有了很大的變化,以前的時候盡務實了,吃飯都撈乾的吃,現在不一樣了,居然關心起人們的精神生活了。

天使沒來,官服沒穿上,印綬沒有,自然不好自吹自擂,等這件事情落實了,雲琅打算大肆的操辦一下,讓大家一起樂個夠。

今天是個好天氣,事實上大漢的天空只要沒有陰雲,天空都是湛藍湛藍的。

偽帝劉徹沒工夫理睬雲琅那個芝麻大的一個小官,他正親自扶著犁頭在皇宮裡耕作呢。

很小的時候他就跟隨父親練習過耕作。

皇子皇孫要嘛是膏粱子弟,要嘛就是人裡面的尖子。

為了討好重視農耕的父親,劉徹可是在耕作上下過苦功的。

僅僅看筆直的犁溝,就知道他絕對是一個幹活的好把式。

二十八歲的劉徹已經登基十二年了,正是野心勃勃的好年紀。

僅僅從今年頒布的年號元朔,就能看出這個昔日的少年皇帝已經不滿意大漢國暮氣沉沉的狀態,準備有所作為了。

皇帝在後面扶犁,大將軍衛青干回了馬夫的老本行,在前面牽著牛。

不大功夫,一整塊地就已經犁完,泛黃的土塊暴露在陽光之下,散發著泥土特有的腥味。

劉徹放下耕犁,解開掛在絆臂上的衣袖,徑自走上田壟,坐在一張軟塌上,立刻就有宮人將備好的溫湯端過來,將皇帝的腳放進水盆細心地擦拭。

衛青牽著牛扛著耕犁也上了田壟,自有宮人牽走了牛,衛青自己扛著耕犁來到劉徹身邊,輕輕地把耕犁放下,對正在喝蜜水的劉徹道:「仆檢視過了,犁頭並未有損壞或者缺損之處。」

劉徹回頭看看那塊被翻耕過的土地道:「確實是好東西,長平這一百萬錢花的值。

詔,長平獻「元朔犁」有功,賜,黃金十鎰,蜀錦一千匹,珍珠一斗,白壁兩雙,榮,儀馬一雙,屏山一對。」

手捧簡牘伺立一側的尚書郎魏苟立即執筆記述,片刻而成,然後拿給皇帝過目。

劉徹掃了一眼就揮手示意存檔。

衛青從頭到尾都笑眯眯,既沒有太激動,也沒有什麼失望之色,靜靜的看著皇帝擬詔。

「是不是很失望?」劉徹看了一眼衛青問道。

衛青躬身道:「本就無所求,何來的失望?」

劉徹哈哈大笑道:「仲卿這句話說得好,一點散碎錢財就奪了造福農桑的大功,放在別人身上自然是不妥的。

放在你衛仲卿身上朕覺得很合適,你想要的只能用戰功來獲得。

去歲你走了一遭龍城,果敢冷靜,深入險境,直搗匈奴祭天聖地龍城,首虜七百人,雖然取得勝利。

然,另外三路,兩路失敗,一路無功而還,朕深以為恥。」

衛青俯首道:「主辱臣死,秋日後,請給臣三萬鐵騎,臣將出雁門,再探探匈奴右谷蠡王虛實。」

劉徹笑道:「這不是早就商量好的嗎?」

說完話,等宮人給他穿上鞋子,朝衛青揮揮手就徑直去了大殿。

衛青低頭看著跟前的曲轅犁,惋惜的看了一眼,在宦官的陪同下出了皇宮。

臨出門的時候,宦官隋越恭候在門口,笑眯眯的將一枚小巧的青銅印綬,以及一個木箱子獻給了衛青。

「這是長平公主要的,陛下已經准了。」

衛青曬然一笑,命僕從捧上,就上了戰馬一路慢跑回家。

回到家的時候,長平已經在欣賞滿屋子的賞賜,甚至取出一匹寶藍色的蜀錦放在剛剛進來的衛青身上比劃一下道:「不錯的蜀錦。」

衛青看著長平學著劉徹的樣子問道:「不覺得失望嗎?」

長平笑道:「得來的容易,自然不會失望,夫郎也不需要戰功之外的任何功勞。」

衛青搖搖頭道:「功勞倒在其次,而是這曲轅犁不,現在叫做元朔犁,不該這樣就被埋沒了。

陛下今日試用之後還說是一個好東西,卻不知為何會如此冷淡的對待。

在我看來,製造此物的功勞不比為夫探龍城的功勞差。

探龍城,為夫進爵關內侯,雲琅製造元朔犁,卻只有一個小小的羽林郎。」

長平看著自己的丈夫笑道:「十二三歲的孩子,要那麼高的官爵做什麼?

夫郎也宦海沉浮這麼些年了,難道還不知道官爵必須與實力相匹配的道理嗎?

沒有足夠的實力,卻身居高位,這不是在賞賜他,而是在戕害他。

羽林郎多好啊,就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雲琅雖然怪心思多謝,終究年幼,只要在公孫敖的麾下磨練幾年,長大之後,陛下自然會記得他的功勞。

畢竟嗎,元朔犁是要頒行天下的,這可不是一年兩年能做到的。

等到元朔犁的效用真正發揮出來了,那時候再另行封賞,就沒有現在這些麻煩了。」

衛青笑道:「去病兒昨夜找我,說雲琅不適合羽林。」

長平大笑道:「就因為那是一個刁滑的小子,我才特意讓她進了羽林,換了別的地方,天知道他會闖出什麼禍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