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四十八章夢境與現實

第四十八章夢境與現實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孤兒院的那棟白色的三層小樓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如同神殿。

神殿前面有一棵巨大的柳樹,柳樹的枝葉繁茂,硬是在清朗的天氣里遮出一片蔭涼。

雲琅搖著小磨盤讓它轉的飛快,雲婆婆用大勺子往磨眼裡放泡漲的黃豆,一勺子黃豆下去,石磨周圍就有白色的豆漿流淌出來,最後沿著石磨的凹槽流進石磨下的一個鐵皮桶里。

磨豆漿是雲琅每天要做的工作,誰叫他是所有孩子中年齡最大的那個呢。

胖嘟嘟的小朵把手指含在嘴裡,痴痴的瞅著鐵皮桶里的豆漿,怎麼攆都不願意離開。

她最喜歡喝豆漿了,當然,如果有剩餘的豆漿能做成豆花,她就更加喜歡了。

只是雲婆婆手裡的笸籮已經空了,裡面並沒有多餘的豆子,也就是說,今天大家只能喝豆漿,卻不能吃到美味的豆花了。

「婆婆,我想回去修飛機。」雲琅把最後一點豆子磨完之後就急不可耐的對婆婆道。

雲婆婆的眼珠有些渾濁,不如以前那麼清澈,這是白內障的前兆,不過,雲琅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依舊不敢直視婆婆的眼睛。

「行啊,累了就換一種活法,沒必要總是綳的緊緊的,你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不會跟女人打交道,這都是命啊。」

「婆婆,不是我不好,主要是滿世界都是王八蛋,你的小琅被人坑的很慘。」

雲婆婆笑了,只是牙床上缺少了兩顆牙齒,讓她的笑容顯得有些滑稽。

「你呀,如果肯心黑一點,就不會被人家坑了,孩子,你是孤兒院里最聰明的孩子。」

「您也笑話我,我比小朵兒他們聰明我知道,因為現在除了我之外,別的弟弟妹妹都有殘疾,我跟他們唯一的區別就是我不會尿褲子。」

「胡說!」雲婆婆探出濕漉漉的手在雲琅腦門上寵溺的拍了一巴掌。

「都是婆婆沒本事啊,你本來有更加遠大的前程,卻因為我這個老婆子跟一群傻子弟弟妹妹,就近選了一個什麼狗屁學校啊,出來之後最好的前程就是修飛機,唉……說了你也不聽。」

雲琅掏出手帕把靠在他腿上的小朵兒嘴角的口水擦乾淨,然後笑道:「修飛機沒什麼不好啊,至少薪水高,一個月能多買不少黃豆呢。」

「屁話!你選擇修飛機只能給我們多買點黃豆,如果你能有更大的出息,豈不是可以給孩子們買花生,磨花生奶喝?

如果能再出息一些,不就能把這座小樓給推倒重建一座?

如果有大出息,婆婆還想去梵蒂岡朝聖呢。」

「去啊,我不是剛剛給了您二十萬嗎?去義大利足夠了。」

「混賬,那是你貪污來的錢,怎麼能用這錢去朝聖?用在孩子們的身上,還能化解你的罪孽,放在上帝的面前,只會讓地獄之門打開。」

「哈哈哈,婆婆,我覺得我更喜歡地獄一些……」

雲婆婆凝重的看著雲琅,沉重的道:「這是褻瀆!」

「我覺得用地獄的手段解決問題更容易一些……婆婆你要去哪?」

雲婆婆轉身走了,她走到哪裡,她的身後就變成了黑暗,走到哪裡,那裡的光明就會崩塌……

雲琅驚恐的抱緊了小朵兒,小朵兒小小的身體卻如沙子一般從他的懷裡散碎,最後流的涓滴不剩。

「婆婆——」雲琅撕心裂肺的大吼一聲,翻身坐起。

冷汗濕透了重衣,額頭的汗水小溪一般涔涔的往下流淌,雙目恐懼的盯著面前的磚牆,身體抖動的如同秋日的落葉。

「小郎,您怎麼了,您別嚇我……」丑庸驚恐的聲音把雲琅從無邊的恐懼中拖拽了回來。

他的眼珠子重新恢復了靈動,低聲道:「給我煮一碗薑湯,多放姜,三碗水煎成一碗,再給我多準備一些涼開水,涼開水裡加一點鹽,讓我再睡一覺,身體就會恢復。」

丑庸慌亂的出去了,雲琅就看到了騎坐在窗欞上孤獨的喝著酒的霍去病。

「我小的時候疾病纏身,非常的麻煩,我母親就給我起了去病這個名字,可能真的起作用了,從那以後我就很少生病。愉快的活到了現在。」

霍去病的聲音聽起來淡淡的,似乎還有一點冰冷,他所謂的愉快,絕對不像他描述的那麼讓人歡喜。

「沒那麼愉快吧?」

「去你妹的,私生子能他娘的愉快到那裡去?」霍去病學說別人語言的天賦非常的強大。

雲琅笑了,指指霍去病,再指指自己道:「差不多啊,我一直很奇怪,像你我這麼優秀的人,為什麼我們的父母好像都不太喜歡我們。」

霍去病在確定雲琅不是在笑話他之後,點點頭道:「衛伉今天早上還說我是野種來著。」

「我不是挑事啊,要是我絕對不會忍的。」

「我沒忍啊,我把他的肋骨打斷了一根,看在我舅舅的份上,我要他記住,以後再敢說我一句,我就打斷他一根肋骨,聽仵作說人有二十四根肋骨,所以,他還有罵我二十三次的機會。」

「你舅舅怎麼說?」

「什麼話都沒說,他一般不管這些小事情的,只要別打死打殘。」

「我能動手揍他嗎?」

「為何?」

「因為你舅母正在坑我。」

「那你就揍錯人了,你該去揍平陽侯曹襄,那才是我舅母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那人好揍不?」

霍去病嘆口氣道:「不好揍,主要是因為這傢伙病的海枯石爛的,估計你一拳頭就能活活打死他,死掉一個關內侯,還是曹參的後人,不抵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