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五十一章定計

第五十一章定計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披上羽林郎的紅斗篷,就該縱馬狂奔,這不關囂張不囂張的事,而是唯有狂奔才能讓斗篷飄起來,如此才能彰顯羽林郎之威。

游春馬自然是跑不起來的,雲琅的披風就只能有氣無力的耷拉在身上。

大路上從來就沒有不囂張的羽林郎!

因此,守規矩的雲琅就非常的刺眼。

一匹高頭大馬從雲琅身邊昂嘶一聲就過去了,踢起來塵土籠罩著他,等游春馬從塵土裡出來之後,他早就變得灰頭土臉。

「窩囊!」

一個羽林騎從雲琅身邊走過,鄙視的眼神差點把雲琅從馬背上弄下去。

他回頭一看,身後全是羽林騎,看鎧甲的樣式都是些小卒,鎧甲遠沒有雲琅身上的好看。

羽林的前身乃是建章宮騎,最重上下尊卑,雲琅這個羽林郎在前面不願意快走,他們也只好跟在後面慢慢走。

游春馬是馬匹中最好看的一種馬,肥碩健壯,整潔,再加上剛剛被丑庸跟小蟲整理過鬃毛,那些羽林軍雖然心有不滿,卻不敢上前打擾。

只是剛剛被駐紮在細柳營的北營軍超越,才讓一個脾氣爆燥的羽林爆發了。

雲琅笑道:「有緊急公務的就趕緊滾,沒有緊急公務的就一起走走。」

一個年齡看起來二十來歲已經是人群中最大的一個羽林拱手道:「不知郎官身屬那一營,卑職在羽林已經三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您。」

雲琅取出印信丟給那個羽林道:「我叫雲琅,剛剛加入羽林,還沒有去公孫校尉那裡點名,你看著眼生很正常。」

看過印信的羽林恭敬地將印信還給雲琅,拱手道:「原來是擊敗了霍去病的雲郎官,孫沖見過郎官。」

雲琅笑道:「還沒有在校尉那裡報名入帳,還算不得羽林,孫兄客氣了。」

孫沖有些苦澀的道:「未曾報名,已經官至羽林郎,雲兄好運氣。」

雲琅見孫沖說的苦澀,噗嗤一聲笑道:「沾了長平公主的光,否則我沒資格入羽林。」

聽雲琅這麼說,孫沖臉上的晦暗之色頓時就消失了,在馬上坐直了腰身,點點頭道:「原來如此!既然郎官喜歡慢慢觀賞美景,我等就不打擾了,日後營中再會。」

說罷就隨便拱拱手,帶著一群羽林沿著大路狂奔而去,又給雲琅留下了大片的灰塵。

這一次,雲琅是有準備的,灰塵剛起,他就用斗篷包住頭臉,等灰塵散去之後,才掀開斗篷,那些羽林已經跑得不見蹤影。

這就是雲琅想要達到的目的。

沒必要跟這群人過於親近,按照史冊記載,最早的一批羽林戰死的概率大於九成九,萬一跟他們成朋友了,以後會非常的傷心。

對於那些為國戰死的英靈,雲琅總來都是報以最大的尊敬來對待的。

只是,他非常的不願意自己身邊的人成為英靈,他不敢想像那是一種怎麼樣的痛惜……

說明自己是依靠長平公主的威勢進的羽林軍,一來可以讓那些經過千錘百鍊之後才成為合格羽林的將士心理平衡一些。

二來,關係戶的名聲出去之後,將會減少非常多的麻煩,同時獲得一部人的理解,很顯然,孫沖就很理解雲琅,一個沒本事的關係戶而已,或許能佔一時的先機,卻對他們這些想要從軍中撈取戰功光宗耀祖的人沒有威脅。

就雲琅騎游春馬的樣子,都不可能被選中送上戰場。

有了長平公主的名頭,即便是公孫敖都不會對雲琅太過分。

最多視而不見……恰恰,這是雲琅最喜歡的一種存在方式。

聽霍去病說,羽林會把最好的戰士送去軍中,然後,最好的戰士會在軍中衝鋒陷陣,所向披靡。

冷兵器時代里,最勇猛的戰士往往是人家重點照顧的對象,尤其是狼牙箭照顧的對象。

羽林赫赫威名都是前人用血來書寫成的。

雲琅期望羽林軍成為大漢的中流砥柱,因為這是他心中謀劃最重要的一環,也是他唯一能讓皇帝忌憚並且永遠關注他,卻不會傷害他。

關中的麥子五月就熟透了,因此,田野里如同癩子的頭皮。

沒毛的地方是已經收割的麥田,沒有收割的是糜子田地,穀子地里的穀子,正在被收割,沉甸甸的谷穗快要垂在地上,讓人看著就歡喜。

這一次,雲琅沒有走進糜子田采火穗吃,守衛在田地邊上的宮奴眼睛瞪的好大,警惕的看著每一個路人,防止他們走進田地里偷穀子。

農忙時節,山林里的獵夫們不見了蹤影,再加上雲琅的紅披風有鬼神辟易的效果,總之,他一個獵夫都沒有遇到。

傷害羽林的後果是可怕的,不論是國法還是羽林中別人的都不會放過兇手。

而羽林中人處置這種事情的時候,一般都是以事發地為圓心畫一個圓圈,然後把圓圈裡的所有生物統統幹掉。

襲擊建章宮騎與謀反同罪!

游春馬很聰明,走到山林位置之後,就不願意往前多走一步,老虎的尿液對它有著天然的威懾力。

不過,這種馬也非常的死心眼,當雲琅跳下馬牽著它前進的時候,它就非常乖巧的跟著走,雖然很驚慌,每一步卻踩得很穩。

雲琅沒有直接上山,而是在弄死三個獵夫的小屋裡準備停留一夜再走,他不是很確定身後有沒有人追蹤。

這座死過人的木屋,很顯然被獵夫們拋棄了,裡面再也沒有準備好的食物,以及柴火,火塘里的柴灰冰冷,甚至吸收了太多水分凝結成塊。

雲琅拖來了一顆枯樹,用寶劍砍成柴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