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五十四章我想有個美麗的家

第五十四章我想有個美麗的家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五十四章我想有一個美麗的家

「我想有個家,

一個只需要三千畝的家,

在我疲倦的時候,

我會想到它。

我想要有個家,

一個只需要三千畝的地方,

在我受驚嚇的時候,

我才不會害怕……」

雲琅是唱著歌回陽陵邑的。

游春馬在老虎的威脅下,徹底釋放了奔跑的天性,現在,不讓它跑,它都不幹。

或許是這匹馬被訓練過,舞步走的很漂亮,哪怕是揚起前蹄昂嘶,也會呈現出最美的一面。

跑起來不但快,而且穩當,最重要的是人家見識過老虎這種大場面,在路上遇到耕牛,驢子一類的動物,沒有絲毫的畏懼之心。

哪怕是在集市上突然聽到鑼鼓聲,它也巋然不驚,甚至都懶得看聲音的來源。

雲琅覺得這樣的寶馬很難得,決定有空的時候跟霍去病再要兩匹。

至於不會跑這種事對他來說已經不是事,只要讓它們多見見老虎就好了。

馬頭才出現在大槐里,就聽見梁翁扯著嗓子大呼:「小郎回來了,小郎回來了,丑庸快去準備熱水,小蟲準備飯食……小郎回來了。」

他自己一個箭步衝過來,拉住游春馬的韁繩,淚眼婆娑的沖著雲琅流淚。

「被人欺負了?」

梁翁搖頭。

「錢丟了?」

梁翁繼續搖頭。

「小郎你不在,老奴這心裡空落落的。」

雲琅理解的點點頭,主人家要是不在,如果超過一定的時日還杳無音信,官府會把僕人抓去問話的,一般來說,沒什麼好下場,被重新發賣已經是最好的下場了。

被丑庸跟小蟲一人一隻胳膊拉著進了家,雲琅全身都感到舒暢,就是這個院子實在是小了點,霍去病兩個縱越就翻牆過來了。

「我見豆腐作坊都已經開始出豆腐了,先拿兩百斤過來讓我大補一下,這四天,可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霍去病不理睬雲琅要豆腐吃的屁話,張嘴就道:「你真的去看地了?」

雲琅得意的從懷裡掏出一卷子絹帛丟給霍去病道:「好好看看,這才是人住的地方。」

霍去病看地圖沒有阻礙,事實上這個時代的地圖就是看圖說話,有樓閣的地方自然是莊園,有草木,水池的地方自然就是花園,有墓碑的地方自然就是墓園,被分成方方正正格子的自然就是農田。

看的出來,整座莊園處在一個緩緩地斜坡之上,從渭水之濱一直延伸到驪山腳下,背山面水,左高右低,正是難得的好地方。

「你看啊,我在這裡發現了一道山泉,泉水豐盛,可以在山谷里修建大壩,留住這些泉水,讓泉水池子里的水面升高,然後在這裡放置水車。

讓水車自動把低處的水引往高處,這樣一來,高處的這片荒原就會變成水澆地。

一般大水車可灌溉農田六、七百畝,小的也可灌溉一、二百畝。

你別看我,我不會告訴你水車是什麼樣子的,除非你舅母快點把地弄給我,否則我打死都不說……

水流從高處傾瀉而下,在帶動水車將水提到高處之餘,下游還可以安裝水磨……

你不用問,水磨是什麼我也不告訴你,想要知道就催……好了,好了,再掐就掐死了。」

霍去病終於鬆開了手,瞅著雲琅道:「你怎麼會這麼多的機關消息之術,莫非你老師是墨家矩子?」

雲琅木然的瞅著霍去病道:「跟我在一起是不是總覺得腦子--啊不,心思不夠用?」

霍去病搖頭道:「沒有……」

「真的?」

「好像有一點,只要你不說水磨,水車之類的東西就沒有問題。」

「好吧,我以後再也不說這些東西了。」

霍去病高興的道:「這樣好,這樣好,明天我帶你認識一些人,岸頭侯家的張自你知道吧?」

「這人沒被他耶耶打死?」

「快了,不過啊,他終於通過羽林測試了,雖然檢校校尉沒了,變成羽林郎,他還是決定在長相思宴請眾位兄弟。

你以前不是羽林的人,不能去,現在是郎官了,有資格去。」

雲琅想想那個叫做張自的可憐鬼,吞咽了一口口水道:「你其實是想讓我看了張自的慘狀之後打退堂鼓吧?」

霍去病哈哈大笑,拍著雲琅的肩膀道:「沒有的事情,只是讓你看看好漢子是什麼樣子的。」

雲琅笑道:「你怎麼就知道我在羽林混不下去?現在想看我笑話還早了點。」

說著話探出身子對院子里的梁翁道:「今天不要吃高粱米,你們也不準吃黑豆糜子,全吃稻米,不準是糙米!」

霍去病撓撓頭髮道:「你不過日子了。」

雲琅白了霍去病一眼道:「你舅母會幫我出買地的錢!」

「為何?」

「因為你會告訴你舅母,水車跟水磨這兩個事情,然後她們就願意為我出錢了。

先說明,這筆錢我是不還的,同樣,我的水車,水磨做好之後,你舅母拿去幹什麼我也不問。」

「這兩樣東西價值兩千萬錢?」

「我只能說,一兩架可能不值,放眼全大漢就千值萬值。

如果你舅母嫌貴,我可以把這東西賣給別人,我相信,丞相薛澤應該很有興趣。」

霍去病滿意的拍拍雲琅的肩膀道:「這個忙我幫了。」

「你越來越無恥了。」

「跟你在一起,我如果不無恥一點,可能活不下去,你看,我甚至打算多讀一些簡牘,好讓我變得更加無恥一些。」

霍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