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七十二章雨落無聲

第七十二章雨落無聲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丑庸莫名其妙的憤怒了起來,舉起背簍重重的砸在老虎頭上。

背簍里的糜子面弄了老虎一腦袋,老虎忍不住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爪子不由得一松,褚狼趁機從老虎爪子下滾了出來,一把抓住背簍,趁著老虎晃腦袋的功夫牢牢地扣在老虎的頭上。

老虎跳了起來,它的後背甚至碰到了山洞頂部,爪子里的尖刺猛然彈出,兩把就把背簍撕的粉碎。

褚狼抱起那個靠牆傻坐著的兄弟,拉著丑庸就向外跑,同一時間,醒過來的小蟲已經爬到了洞口。

山洞並不大,老虎被人用背簍扣住腦袋,真的生氣了,顧不上腦袋上的糜子面,一個虎躍就凌空飛了過來。

褚狼只來得及大力推了丑庸一把,就被老虎尖利的爪子扣住肩膀倒拖了回去。

「老虎啊……」

小蟲從山洞裡爬出來,看到外面的陽光,第一反應就是大聲的叫喚。

丑庸被褚狼大力的一推,雖然出了山洞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巴。見小蟲像一隻沒頭的蒼蠅胡亂跑,大聲喊道:「快去找小郎--」

雲琅躲在大樹後面,瞅著家裡的兩個蠢丫頭無奈的拍拍額頭。

見小蟲馬上就要勇猛的衝進一片荊棘林,嘆了口氣,裝作路過的樣子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

小蟲看見了雲琅,尖叫一聲就撲了過來,卻被地上的藤蔓絆了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往前挪動兩步,抱著雲琅的腿嚎啕大哭。

「有老虎!」

雲琅低下身子拍拍小蟲的腦袋對丑庸道:「帶她回去,我去看看。」

說完話,就鑽進了山洞。

在小蟲的眼中,自家小郎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存在,眼看著雲琅走進了山洞,歡喜的對獃滯的丑庸道:「這下好了。」

丑庸打了一個激靈,立刻就發瘋一般的向山洞跑,一邊跑,一邊喊:「小郎快回來,真的有老虎,真的有老虎。」

不等她跑到山洞,就看見一頭斑斕猛虎從山洞裡竄了出來,而他家小郎,正騎在老虎的身上,用力的掐著老虎的脖子。

老虎胡蹦亂跳,想要把雲琅從背上掀下來,雲琅卻抓緊了老虎的頂瓜皮,無論老虎怎麼蹦躂,他都騎的穩穩地。

一群小少年從山洞裡發一聲喊就沖了出來,老虎見勢不妙,馱著雲琅一頭鑽進樹林,幾個閃躍之後就不見了。

「小郎--」

丑庸尖叫一聲,就踉踉蹌蹌的向老虎跑掉的地方追了過去。

褚狼一把抱住丑庸艱難的道:「你別去,我去!」

丑庸看著褚狼被鮮血染紅的肩膀,來不及說話,就看見褚狼跳過灌木叢,勇猛的向松林深處奔去。

丑庸淚眼朦朧的瞅著面前的一群孩子,捶著胸口大哭道:「是我害了小郎啊--」

老虎馱著雲琅熟門熟路的穿過松林,越過峽谷,攀上驪山,最後重新來到了溫泉池子邊上。

現在的老虎很難容忍自己骯髒,滿身的糜子面讓他的毛髮髒亂不堪,見到溫泉池子,毫不猶豫的一頭扎進水裡。

太宰靠在大樹上似乎剛剛醒過來,瞅著正在洗手的雲琅道:「幹嘛要這麼麻煩?」

雲琅笑道:「我現在學會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不要相信任何無緣無故的幫助,更不要相信任何無緣無故的忠誠。

這世上的每一樣東西都需要我們自己去爭取,我只相信自己爭取來的,不相信憑空得到的。」

「所以,你就讓老虎去抄那些孩子的底,然後你以上位者的姿勢出現,讓他們感恩戴德是不是?」

雲琅抖著衣服上的糜子面無奈的道:「不要說得這麼難聽。

這件事其實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我可是豁出命才把他們救了出來,他們至少知道我是重視他們的。

另一方面,就是你說的施恩與人。」

「還不是一樣?」

「我承認,我有些害怕了,被那些人坑過之後,我就擔心被任何人坑,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不能跟人論感情,一旦上升到論感情的地步,就很難拒絕他,我知道這是一個缺陷,可我總是不想彌補上這個漏洞。

因為這樣,讓我感覺我自己還活著。」

太宰笑道:「隨你怎麼做吧,反正你的目的與我是一致的,我就裝著沒看見過程。

你不是說過只有壞蛋才能長命百歲嗎?既然如此,你就不要總是當好人。」

與太宰的一番話,讓雲琅覺得渾身燥熱,他乾脆再一次跳進了溫泉池子里,在水底下停留了很久,直到快要被淹死了才抬起頭。

無力地把腦袋耷拉在岩石上,瞅著湛藍湛藍的天空覺得很沒意思。

太宰把一顆栗子塞老虎嘴裡讓他咬開,然後剝出一顆黃澄澄的栗子肉,隨手塞雲琅嘴裡道:「知道不,這段時間是我此生最快活,最輕鬆的日子,每天坐在斷崖上看腳下的莊園一點點的起來,我就快活的想要大叫。」

雲琅吃著香甜的栗子道:「我們以後的每一天,每一刻都該如此快活才對。

你今年才三十七,至少能活三十年,過三十年快活的日子再死不遲。」

太宰瞅著遠處的始皇陵,笑容漸漸地褪去逐漸變得堅毅起來。

「我想要更長久的快活!」

雲琅沒有看見太宰的臉,更沒有聽明白他話里的意思,絮絮叨叨的一邊跟老虎嬉戲,一邊向太宰訴說自己接下來的打算,他不僅僅要自己過幸福快活的日子,也要讓身邊的人,一起幸福的活到老死。

褚狼帶著滿身的傷痕回到了山洞口,早就哭得沒了生氣的丑庸立刻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