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九十六章悲慘的李敢

第九十六章悲慘的李敢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九十六章悲慘的李敢

皇帝是一種生物。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皇帝總說自己是龍。

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對龍的評價都不是很好。

在東方的神話體系中,龍高興的時候可以興雲布雨,不高興的時候就會掀風鼓浪造成無邊災害。

善惡只在一念間。

西方神話體系里的龍,除了喜歡金幣之外,就是喜歡抓一個漂亮的公主關在塔樓里,公主對他來說是沒什麼用處的,他之所以這樣做,唯一的原因就是很無聊,搞點事情讓人間忙亂。

秦皇,漢武,是兩個功標千秋的兩頭龍。

一頭正躺在雲琅腳下的墳墓里等待起死回生,另一頭正在人間掀風鼓浪,意氣滿滿的準備絞殺匈奴。

對與錯不要緊,反正都是萬世功業。

山陰處的野蔥長得正好,雲琅收割的不亦樂乎,太宰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剛剛才說完進入皇陵的法子,這個人怎麼沒有半點心動的表現,居然能愉快的挖野蔥?

難道說偉大的始皇帝在他眼中還比不上一頓白水煮羊肉?

老虎回來了,沒有發現附近有人,這讓雲琅非常的開心。

他不相信有誰能在小小的山林里避開老虎的搜索。

「你真的不想進去看看?」太宰第一百零八次問道。

「皇陵的事情只適合在皇陵裡面說,在外面就不要再提了。」

「哼,我要是不提,你打算一輩子都不提是不是?」

說完話,就怒氣沖沖的徑自走了。

雲琅跟老虎就眼看著他強橫的穿過灌木林走遠了。

雲琅抓著老虎耳朵道:「老傢伙的身子骨好像還不錯。」

回頭看一眼始皇陵,雲琅就想把這事給忘掉。

他打死都不信始皇帝會對太宰以及守衛們毫不保留的持信任態度,從皇帝的角度,從一個走一步看八步的英雄角度看,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每一次進皇陵,其實就跟把腦袋塞進老虎嘴沒有區別……

寧教我負天下人,休讓天下人負我,這兩句話是一種境界,能說出這種話的人一般都對自己有著清醒的認識。

曹操是梟雄中的梟雄,所以他把這句話說出來了,始皇帝是一個陰損的英雄,所以他不說,只做!

雲琅當然很想去始皇陵看看,而且是非常的想,在後世已經參觀完畢了兵馬俑,即便都是些破破爛爛的泥人,也把雲琅看的血脈賁張,恨不能化作泥人跟那些遠古的精靈站在一起組成無敵的戰陣。

當然啦,那是在確定沒有流沙掩埋,沒有亂箭飛出,沒有亂石砸下來,沒有翻板,沒有陷阱,沒有殭屍,沒有鬼魂,沒有亂七八糟的吃人蟲子的情況下,他才有那樣的感覺。

前面站著可以勾搭的漂亮導遊,旁邊站著衣著性感的美女,後面站著一群虎視眈眈的保安,耳朵里聽著特意製作的遼遠雄渾的古音,自然可以肆意的幻想,瘋狂的迷醉。

就算是想成神經病了,也確定會有人把你拖去精神病院,總之來說,安全第一。

至於現在的始皇陵……雲琅只要想想這些天那些羽林孤兒們在他家打造的各種奇奇怪怪的兵刃,他就不想進始皇陵,一點都不想進去。

只有太宰這種把殉葬始皇陵當成畢生追求的人才會不顧那裡面暗藏的殺機,一次次的把自己送進虎口。

雲琅把手探進老虎嘴,撫摸著老虎的兩顆巨大的犬齒……只要老虎閉嘴,他的手就會從手腕處斷掉,老虎的牙齒比鍘刀都他娘的鋒利!

下了山,就是一片一望無垠的麻籽地,老虎吼了一聲,麻籽地里頓時就會跑出幾個光屁股男人出來,而家裡的婦人們,卻會用麻籽樹遮掩著自己的身體,瞅著雲琅吃吃發笑……越發的無法無天了。

光屁股男人被老虎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跑不動了就裝死狗往地上一躺隨老虎幹什麼。

通過這麼長的時間交往,他們也知道雲家的老虎不吃人,大王現在確實不吃人,只是探出大爪子按住男人的腦袋,在地上用力的摩擦幾下,就算是懲罰過了。

這對他們來說不算事,有些不要臉的還敢遠遠的問雲琅,家裡要不要男僕,有些還挺胸腆肚的向雲琅誇耀他們強壯的身軀。

一個光屁股男人沖著另一個男人擺姿勢,這他娘的實在是太噁心了,於是,雲琅就讓老虎再懲罰他們一次。

老虎一年只發情兩個月,人卻一年四季都在發情……或許這就是人類之所以能成為萬物之靈長的原因所在。

一個憂鬱的年輕人騎著馬走在田間小路上,他的戰馬屁股後面還拖著一輛兩輪的輕便小車,小車上裝著一個巨大的包裹。

老虎突然出現,戰馬被嚇得好慘,扭身就要跑,卻被馬背上的年輕人生生的給控制住了。只能在原地打轉子。

年輕人見老虎並未攻擊他,而是橫卧在小路上,就跳下馬揚聲喊道:「雲司馬可在?」

雲琅從路邊的桑田裡穿過來笑道:「去修整兵刃?」

年輕人拱手道:「羽林郎李敢見過司馬!」

雲琅笑道:「算了吧,我現在都成羽林之恥了,就別來這一套,將軍給你休沐時間了?」

李敢也是一個痛快的漢子,拱手道:「七日!」

雲琅攆走了老虎,讓它自己回家,李敢的戰馬這才安靜了下來。

他羨慕的瞅著老虎道:「如此靈獸,羨煞旁人。」

「你要是有空去捉一隻月子里的老虎,親自養上三五年,這樣的靈獸你也有。」

李敢聞言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