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漢鄉 >第一七九章溫柔鄉攔不住劉徹

第一七九章溫柔鄉攔不住劉徹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歷史軍事

第一七九章溫柔鄉攔不住劉徹

雲琅很希望劉徹聽到《少年中國說》殘篇能夠震動一下的,結果就像一顆石頭丟大海里,一點反應都沒有。

據大長秋說,阿嬌特意念了,皇帝也聽了,然後……他就不說了。

雲琅瞅著大長秋道:「阿嬌莫非是在熱水池裡念給陛下聽的?」

大長秋喝了一口茶點頭道:「然也!」

雲琅抽抽鼻子,心中瞭然,阿嬌的臉沒有太多的特色,可是她的身材……雲琅幻想一下都會流鼻血,穿著游泳衣的阿嬌有多魅惑人,雲琅能想像的到,可憐梁先生的《少年中國說》變成了人家的助興之物。

阿嬌辦事就不靠譜!

雲琅多少有些憤怒。

騎都尉如今正在泥沼里掙扎,八百多人連居住之所都沒有,只能擠在雲家苟延殘喘。

想找皇帝開點特例,已經走奸佞之徒的路子了,還被阿嬌辦砸了。

劉徹起來的很早,這是他不多的一點優點,披著裘衣在暖道上散步,看著腳下的青菜非常的稀奇。

大長秋不敢離開左右,見皇帝停下腳步就連忙上前介紹道:「陛下,這是菘菜,最是耐寒。」

劉徹拔了一棵菜瞅瞅道:「比溫湯監種植的大一些。」

大長秋掩著嘴吃吃笑道:「長門宮的鄰居雲琅說,這東西將來有可能長到嬰兒大小,一顆最終有十幾斤不成問題。」

劉徹也跟著笑了,隨意道:「胡說八道!」

「可是雲琅跟阿嬌貴人打賭,說給他三年,他就會種出七八斤重的白菜,賭注可是一個溫泉水口呢。」

劉徹哈哈一笑,覺得很有趣,雲琅這種送禮的方式倒是新鮮。

外面是冰天雪地,棚子底下卻是綠油油的蔬菜,尤其以菠薐菜跟甜菜長勢最好,韭菜被一層厚厚的土埋起來,只露出一星半點芽苗,煞是好看。

白菜,韭菜也就罷了,劉徹常見,只是這菠薐菜跟甜菜他還是頭一次得見。

大長秋何許人也,吃的就是看皇帝臉色飯的人,見皇帝面露思索之色連忙道:「這是博望侯給的種子種出來的,開始以為是雜草,雲琅覺得這是皇家御賜之物,就沒有拔掉,結果,長成之後,葉脈肥厚,居然美味可口,方知,博望侯從西域帶回來的種子,沒有一顆是無用的。

至於這種大葉子的菜蔬,名曰甜菜,雲琅說甜菜的葉子可以食用,根莖卻能熬糖,不比嶺南進獻的蔗漿遜色。」

「嗯,嗯?蔗漿?拔一棵來!」

大長秋連忙走進甜菜地里,找了一顆最大的甜菜拔了出來,只是根莖尚未長成,沒什麼看頭。

大長秋在旁邊的溪水中把甜菜洗乾淨,才拿給劉徹。

劉徹撕扯下一片葉子遞給大長秋,大長秋接過來就大嚼了起來,吞咽下去之後笑道:「葉子不甜。」

劉徹見大長秋沒有被毒死,這才撕扯了一小片放嘴裡嚼一下然後吐掉道:「沒甚味道!」

至於甜菜塊莖,他是不願意吃的,天知道這東西會不會有毒。

「陛下,這種菜蔬雲氏已經吃了半年,不論是大人還是幼童吃了之後都安泰得很,孟家的兩個傻兒子,最喜歡吃蒸熟的甜菜根,一日不吃就要鬧騰。」

聽大長秋說起孟家的兩個傻兒子,劉徹的嘴角不由得浮起一絲笑意,指著遠處的水塘道:「那兩個憨貨不是就在那裡嗎?」

大長秋看了一眼滿水塘的鴨子,跟穿的跟熊一樣放鴨子的孟家哥倆苦笑道:「也就是這兩個憨貨,才能出入長門宮如無物,阿嬌貴人憐憫他兩人有殘疾,就由得他們胡鬧。」

劉徹笑道:「阿嬌就該跟這種心思質樸之人多來往才好,至於雲琅,哼!刁滑之輩耳!」

大長秋陪著笑臉道:「還不是陛下手心裡的猴子,再跳彈也跳彈不出陛下的手掌心。」

「嗯?這話是個什麼典故?」

「這是雲琅跟老奴喝茶的時候,講的一個故事,說是天地初開之時,有一顆靈石天生地孕了一隻猴子,而後破石而生,這隻猴子以天為父,以地為母,不知人間禮法,不曉人世尊卑,仰仗從奇人之處學來的一身本事在人間胡作非為,最終被天帝收服,從而造福人間。」

大長秋一面看劉徹的臉色,一面講述故事,見劉徹的臉色沒有變化,這才用最快的速度把這個故事複述了一遍。

劉徹還在回味故事,大長秋卻瞅著雲家地界,暗暗發狠:「老子幫你幫到了這個地步,若是再敢對紅袖兒不好,看老夫會不會剝了你的皮!」

故事是雲琅說的沒錯,至於不知人間禮法,不曉人世尊卑的話卻是大長秋自己加上去的,故事原本只是講述一隻猴子的反抗精神,被大長秋轉述之後,就變成了——被天帝收服,造福人間的主旋律故事。

可見,人嘴兩張皮,正反可以兩說,主要看說故事的環境。

劉徹聽完故事,回味了片刻,啞然失笑道:「告訴雲琅,好好的為國效力,他以前的事情,朕當做沒看見。」

大長秋大喜,連忙口誦陛下英明。

劉徹背著手悶哼一聲道:「也不知道你這個老貨到底收了人家多少好處,如此賣力的幫一隻猴子解說。

也罷,朕沒有查出他的來歷,就當他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往事不論,且看今朝!」

孟大,孟二,早就看見了劉徹,卻不敢過來,劉徹帶給這兄弟兩的回憶不太好,他們沒少挨劉徹的揍。

只是趕著鴨子走的很慢,眼看就要脫離劉徹的視線了,就聽劉徹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